写一个人。

若你真想看一个人请继续。

行色杂乱。

不嫌烦请往下看。

2010年2月23日星期二

述雨狂想

现在屋檐嗒嗒响。云层终于受够了,放下收藏已久的水气,让雨点畅快跃下。雨滴一个接一个地打在叶上,顺势滑下。他们看着远方的朋友,有的重新投入水池子的怀抱,有的在屋顶上蹦跳嬉戏,有的学着敢死队,直接往泊油路扑去。

雨滴‘哎哟!’一声。原来,他光顾着眺望远处其他的的雨珠,而忘了站稳脚步。自树叶尖端滑落后,一屁股跌坐在土壤上。树根爷爷轻轻地扶了他一把,嘱道:‘小心哪,孩子!你要是又摔个粉身碎骨,我就老实不客气地把你一口喝下!’雨滴心里打了个寒颤,却忘了自己的使命。他来到这世界上,就是为干涸的土地解渴,给渴极了的树木滋润,让干燥的空气漂有一些水的味道。

跌入河川、大海的雨,在母亲怀中畅游。他们轻抚海滩,掠过鱼仔身旁;厌倦了,躺在水面乘凉,回应热的呼唤,一跃----又化为水分子,在空气之间翻腾玩耍够了,就牵起同伴的手,作为空中的一朵云。
雨后阳光特别透亮
空气净透了,阳光也清澈了。

那点点水滴,是不是被遗忘的雨点?
只有彼此陪伴,接受阳光带给他们的热,默默化身为水气,穿过层层空气,在一个比谁都还要高的地方俯瞰整个世界。
你不会知道云心里的落寞。
当你以为你经历了别人所不曾的经历,却不知他们就在比你更高、更远的地方,静静看着一切的变化。
你不懂,只因为你不是他。

2010年2月19日星期五

人是生来活的,活的是自己的命,命是娘生父母给的,给的是那个灵魂。那个灵魂的那个人的那条命,是属于他自己的,谁也没条件管,谁也没资格理,更没资格评。给意见归给意见,不必用什么冠冕堂皇名义来包装风凉话。自己不是当事人,无论再怎么感同身受,再怎么关心和同情,你的评头论足都没有办法给对方带来帮助。你毕竟不是当事人,体会不了他的感受,也不会知道他的想法。

肉是长来保护自己的,所以不用秀。不是我没有而妒忌,而是我我看不顺那种虚假。你说世风日下,我也没话驳。



若你愿意,请对号入座。

碎碎念

逛了好多地方,回头一看,自己这张网干净是干净,却太单调了。无奈他的懒虫主人还是不肯动工,替她物色漂亮点的衣服。可这主人再怎么网虫都好,终究还是电脑白痴,拙手弄不好小网的衣装。

放眼时下部落格,博主都替他们扮得美美的。有的秀气,有的恬静,有的摇滚,有的时尚。自己从不被归纳入其中任何一派,连自我、随性或自然都不是。特色就是平凡没特色,个性就是装平凡隐藏个性。若是你有朝一日见到我着装中性、 酷帅或甜美,也不用讶异,那未必是我厌倦平凡。偶尔,我会厌倦目光,厌倦那种视我为异类的目光。我企图隐藏自己的空荡,修饰我身上的休闲。




一直不满意cheesedale的口感,还好弄热后他还会有软又嫩,否则就只能被葬在冰厨里的冰柜子,孤独终老。







 若有机会,
细数漫天星光
看你有没有办法发掘
哪个是你。
若有机会

若有机会,我吟
夏 雨 诗
          我当
梦 想 家

连我都怀疑自己的开博目的,上来不是碎碎念就是发懒砸,还不时po一些有的没的,占不上微言大义的边,要文采没文采要经历没经历,连通俗人人看得懂也做不到;干什么都半上不下达不到标准,连发帖也显得神经质;时不时一天发出好几篇,一下子又一个月只写一章。

泡面

或许我累了
厌倦了
不想照顾身体了
出去了
宁愿回家吃泡面,也不愿点一份午餐吃
宁可吃快熟面配味精,也不肯加一个蛋
不知哪一天,身体会受不了我的糟踏而罢工
不知哪个人,才能让我重拾希望,面对阳光。

只有那碗汤,能够唤起我那仅存的幸福感。
就算它只是味精加水,谁在乎呢?

2010年2月18日星期四

insomniaaaaaaaaaaaaaaaa!!!!!!!

又失眠,气死我了。
不过是傍晚时喝了半杯剩的何人可凉茶。。。。。。。。
我感冒咧。。。需要休息。。。。
结果一夜没睡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啃葵花子,我饮蜂蜜,5.40am了我不信我睡不着~~!!!!
气死了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2010年2月17日星期三

饿晕了

原来饿真的会眼冒金星喏。
一早只吃了一片面包,接下来就胡乱用些干粮水果饮料搪塞自己的肚子。
最近都睡到中午,一天只吃两餐,所以瘦了伟大的一公斤,暗爽中XD
今天意外地感冒了。
昨夜不好睡,鼻子定时打开水龙头,所以不到早上十点我就投降了。
昨天明明喝了近四公斤的水啊~~~~


起床
喝一杯白开水
煮水。
泡了两大杯何人可凉茶,只希望自己能快快痊愈。
喝下一杯茶后,又喝一杯酸柑汁。
吃一片果酱面包。
继续喝茶



饿了
吃一口干粮



饿扁了。
然后饿晕了。
眼冒金星,手脚发抖。
弄了被米糊来喝。
撑不了多久,又来了。。。
我忍

忍!
投降。。。。
泡了碗即食蘑菇汤,撕碎一片芝士丢进汤里,再沾着两片面包吃。
有了那碗汤,总会有决堤前及时受到关怀的感觉。可能它有温度,又能慰籍味蕾,还冒着幸福的烟雾。
咕噜下了肚,还是觉得不踏实。胃里还像是空荡荡的感觉,近半个小时后才有一点点的饱。

后来的后来,一家三口到士毛月解决晚餐,我才点了碗鱼丸粉。‘过饥勿饱’是对的,我根本吃不完。辘辘饥肠终于松了一口气。
45分钟后肚子好像不对劲,应该是胃风吧。空了那么久,肚里除了空气,还会有什么?

耳朵关门

上网时听自己喜欢的歌很惬意。
我迷恋的嗓音、感动的词和旋律在耳边响起,就觉得心事、烦恼都能轻易抛开。
虽然说,我开电脑的目的不是听歌。

有时候,潜到吸引力够强的部落格,或是脑袋被文字吸过去的时候,耳朵却会奇迹关门。
有时候,我希望自己有如博主般绚丽精彩的人生。他们有的过得惬意、淡泊,有的充实、紧凑,有的富裕却朴实。我的呢,憧憬未来?计划将来?未知数,难预料。

无论我怎么看、怎么想、怎么读,那些终究是别人的人生。在这张大网上相逢,靠的也是缘分。虽然这是虚拟空间,有时候却能给人更实在的感觉和悸动。文字与文字的撞击,连激出的火花也只存在心里。可能这儿有张屏幕遮住了脸,人人只能将感觉透指尖输入共享的世界,它穿过心灵窗户,直接迸向最真切的对方。

现实世界是不是太真实?真实得让人排斥。身边的人唠叨,我们听不进。在线上读了篇文章,却如醍醐灌顶,似乎被一棒敲醒。身边人人口喊节能环保,人不在场电源却不关,撒泡尿就冲掉一大片清水。网络发起的关电一小时却人人响应??卫生?明亮?凉快?盛起废水再使用,嫌脏?用较小桶的水冲马桶,嫌烦?多走几步去切断电源,嫌累?电器设于待机,有比较方便吗?地球毁了,会比任何状况方便吧。

好沉重。
于是,塞上耳塞,摇头晃脑乱哼唱歌单里的词曲。
我甚至觉得,打扰人家听歌很缺德
耳朵关门,转攻眼睛
有效吗

2010年2月12日星期五

淋浴中

拜一搭了半顺风的车去了ss2夜市,满载而归。
拜二学人家清理家里油漆洗新衣,准备过新年。
拜三白天莫名地跟着跑进跑出的,办年货?傍晚又跟同一辆‘半顺风’车去了康乐夜市,包包凄惨沐浴。
远观伞群,就像一座座山,会移动的小山。可是当他们走近了,自己的伞和其他陌生伞擦肩时,那少得可怜的乐趣马上散了。雨滴打在伞上,碎了。它们顺着伞骨滑下,扑向我曝露在伞外的背包。躲到K老檐下避雨时,心底微叹,身边有的人,不是笑笑的小龙,也不是秋月的大黑,还有百灵的小石头。情字扰人,该不该庆幸自己学过那篇《采莲曲》呢。想太多了。

我等到今天了。虽然不是个怎么特别的一天,却一定会成为我生命中很重要的一部分。
今天,和ApAeROplaNe,ChineseNewyear,傻阿表 和 麽么(想不到的可以来问我)出去玩,唱了今年的第一麦,牛年的最后一K。这是我生命中的第二条牛,目前最为深刻的一年。沉沉的轮子碾过前额,将他深深的烙入脑中。深陷的记忆,却很难唱出。。
碎碎念,怎么看都像强说愁。
high 到不行的笑声,你们三个有点失败的恶搞,想起来总会会心一笑。可爱的小黄群,我真的很想问:玩了五年丝毫不会厌倦?真是的。。
从澄清,到无奈。发生什么事,大家都心照不宣,莞尔。可爱的你们,真的看不出,什么都没有吗。。?
一阵春雨,吹净心境,清新才能开出花季。

2010年2月8日星期一

闲闲北上

从前周二到上周六,已在哪北端火炉呆了近二个星期。

可算难得,我终于见识了瑜珈课程。更清楚自己身体结构特性了,教练大人说我是natural back-bander,轻松作出向后弯曲动作的傻蛋,向前弯时却是牛皮筋,难折>< 出一身汗让全身松下的享受,其实不只在太极拳里能得到。

从大山脚的丽山花园回到儿时成长的地方,熟悉又陌生的感觉,我说不清。悠闲哉哉,身上热烘烘,心里暖呼呼。擦身而过的理大,我应该与他无缘。。kejuruteraan虾米咚咚,没兴趣。

日日晨运实在有些受不了,明明知道有益健康,之后还能慰藉挑剔的舌头。在这曾经的家饱吃饱睡,尝回记忆中的味道,味鲜无比甜。

儿时的玩伴已多年未见,那时的友好与熟悉,竟成了现今的陌生,还有那些需的不安。形影不离?那是过去。毕业了,她常和父母一起到处走,我也是。告别飘逸的长发,我也是!默契竟能延续到现在,超难得啊。。。她一样的活泼乖巧,白净可爱。面对我,看起来却不像我那样拘束不自在,还能突然冒出一句‘虹绫的手还像以前一样,小小个的很可爱’哇!反观我自己,从前的记忆,至今所剩无几。。这一次,她也在鼻梁上加了副眼镜。说话时微微向前噘的嘴型,一点点夸张的神情,是还留在我记忆里的。。

再次回到山脚,不该来的竟然来了。。又到周二时,照‘惯例’去诺大的空屋上课。曾经的辉煌现在却已人去楼空,只剩那大厅能得到人气的滋润。昔日奔跑过得大大花园草地,被官大人砍得只剩下四分一,丛丛杂草不堪入目。上课时,动作几乎都做得不好,当时状况不该做的也照做了。脑筋也不清楚,动作还跟错了。唉,浪费了好好的一堂课了。。

过了几天,又去了巴里文打。浑浑噩噩的抱着连续剧过了几天,傻傻爆笑的剧情实在无聊,现代用语的古装剧我竟然看得下去。可能,里面透出淡淡的爱情味道;可能,浓浓的友情拴紧我心。

带着结局,乘着稳稳的火车回家。回味十年前下坡的感觉,火车厢里都是回忆的味道。怡保一站上来了个黑黑的男生,被火车晃得有些踉跄,终于找到了自己的座位。这穿着暗蓝衬衫白腰带、的男生坐到了我前面的座位,头发抓得很正常,可是却喷上了青蓝色的染料,耳朵丁铃丁铃带了好些我认为夸张的‘钉子’。眼睛鼻子、脸型嘴巴都满俊俏,还有一点点卢学睿的味道。孤单的眼神一直望着窗外,还好我们是坐靠窗的位子。一路上,都和我妈嘀咕着他到底是友族还是华人,不知他若有听见,会想些什么呢。。

我们的右边坐了一对父女。看似两岁的女孩与父亲竟然没有任何交谈!?瞪得大大的眼睛,一路上看着我们吃吃喝喝。后来一转头,看见她父亲终于哄她睡了,父亲自己也闭目养神。终于吃饱的我闲着无事,只有趁着避开太阳时,转头望向窗外。一瞄前面的座客仍保持他的动作,长睫毛不时地眨。后来不知是厌倦了,还是累了,他拉上了窗帘。

肚子还没空,我又嘴馋了。吃着吃着,小妹妹睡醒了。臭妈妈噗哧的笑了:‘那小妹妹心里应该纳闷的很,她睡前我们不停地吃,醒了我们还在吃!’是啊,这安蒂和姐姐一路吃,怎么回事?哈哈!前面的他手机突然响了,很熟悉的旋律,他接了,讲了一串话,不是马来文!后来有首歌不停地响,熟悉的声音,是周定纬唱的预感。。。

我错了,我错了T_T 我打赌输了,算了吧。华人很少那样打扮啊。。后来快到的时候,他奇迹似地转过身来,问了我妈一堆问题,哪里下站啊的。原来他是怡保人,去了新加坡读书,最近才回国, 去看发show, 朋友接他。感觉上是第一次坐火车,不像我,老经验了 ^^

嗯。。。呵呵。。。
现在的我,回家了。觉得自己要记住路途上的经历,也觉得不是件容易的事。算了,我不想忘记。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关注者

月语簿

20/5/2012

没有书房的人, 没有独立空间的人啊何其可悲。
只能索求他人睡下之后的时间。
有健康交换, 目前还算有的唯一资产, 给你吧。
给你当消遣, 给你当娱乐。
我只能不介意, 我拥有的唯一选择。
若稍想护己, 就坐等挨受千夫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