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一个人。

若你真想看一个人请继续。

行色杂乱。

不嫌烦请往下看。

2010年9月26日星期日

家中闲胜天

悠悠闲闲散散,一个让人称羡的家居生活。
在躺椅上竟然就这样昏睡。
好几个小时,不愿起身。

一直都在避免午睡这个恶习。
有了夜晚的睡眠,一天只剩16小时,还要花在睡觉上? 浪费!
迷迷糊糊中,我浪费了好几个小时。

起不来,醒不来,不想醒来。
这就是为什么我爱呆在家,只喜欢家里只有简简单单家人。
你让我复杂麻烦?
我在心里把你碎碎念念到你烦。

家里有很多很多很多垃圾和杂物、杂货、食物。
常常笑曰:被关在家三个月也饿不死、饿不瘦。
我家的活得自在就好。
可是也还真拥挤呀。。
要狠心不手软哟。

2010年9月24日星期五

续 火车

一路上总觉得那些是新鲜的景色,是不是因为自己太少留意?
还是纯粹因为鲜少坐在那一侧而已呀。

到站了。
一下火车,呆了呆
奇怪。。~~??
真的真得很奇怪。
为什么我面前是铁路的?
为什么还要过天桥的?
管它的,过去再说。

一边走,一边想。 
原来这列车停在platform3,我一直都是在p2上车p1下车,不觉得奇怪才怪。 

短短的长途火车

对呀,我几乎天天都搭乘KTM, 且不论是上课或回家。候车时也常常看到一辆辆飙着走的长途火车,又嗅到回忆里的感觉,很细、很淡,不会浓烈。就是有一种对长长列车的痴,是儿时留在我记忆里的礼物。
常常在清晨时分遇见停站的长途火车,却只能眼睁睁地望,不能上。
因为那是辆稍作停留就开往吉隆坡总站的车。
乘上它,离我的目的地就太远了;路途上的我仍跟着火车向前行,我该下的站却会落在后头。
轰隆轰隆的火车,领先的当然是火车头,接着一厢空荡荡的食堂,其他是经济座、VIP座、睡位厢,今天还见到鲜少出现的厢房,一个火车厢隔成一格格小房间,每个房间有个门,门外自然是窄窄的走道。
今天等车回家时,那繁忙的车站竟然停下一辆长途火车!
好惊奇。
看得一脸迷茫的人,有个走上前去:‘encik,kereta api ini ada henti di stesen apa
?’
‘encik’答道:‘semua ada berhenti selepas kajang.’
好啊!
喜滋滋的冲上去,挑个后坐没人的位子,熟练地把椅背调去最低。
火车开了,窗外的景色慢慢移。
咦。。 
咦。。 。。????
有问题!




景色向前移~
我身边是壁,不是窗~!

不必多想,马上起身,物色‘风水位’。
然后调好椅背,合眼享受去~ 

矫揉做作你走开

不要认为我是你想得那样,因为你不是我。不要为我发言,因为我有嘴巴。不要一直对我怎样怎样,因为我不是你的谁。这不是关心,你不要黏着我。不要对我说我说过的话,不要有事没事缠着我。对号入座是你的事!
什么是适当的尺度?不要连这都问我!

没几个人喜欢负面情绪,更不是人人都爱把那一面现出来。
累积累积和累积,结果只是爆炸。
受够了。
走开。

2010年9月22日星期三

城里月

城里的月光把梦照亮
一个翻新复旧的奇怪年代,很多人都活得好好的,至少花还有香味。时间跟着滚轴推向前,大家还是会回忆,回忆曾经的美好。
年年过中秋,还好 习俗还在。
我居住的地方算不上城市,但也还是小镇,一个首都和乡村间、范围不大不小的镇。孩子们有空闲就往城里钻,大人们腾得出时间也会举家入城。

来去穿梭的有人、有车、有鸟儿飞在空中,更明显的还有‘人物’们的思路、学说、发表、评论、承诺、投诉,真相还是假象?隔着重重雾!
反射着太阳光的月,照不明、照不清,不怪谁。  

这还是奇怪的世界。年轻的人虚华不实,天天爱寂寞,装emo;白天爱玩爱闹,夜晚在面书吵着孤单,说彷徨,道遗憾。还有,喊思念。。

城里月在自己最饱满之际,俯瞰城里的世界,对偶尔望向自己的人类微微笑。
今天生日的她,有没有嫦娥、玉兔、吴刚庆生?
还是任孤零零的旗子飘啊飘,跟地球人说:我这是寂寞,是高处不胜寒。

不对劲,人类月恋恋在月圆中秋、自己家里 不应该胡说月亮的八道啊。
自以为不会强说愁,常常无意间发现自己文中有不对劲的味道,很明白自己写得没有深度,没有想法。差的未必是年龄和历练,年代呢?环境呢?
布料是什么颜色取决于染缸,后代是什么素质取决于先长。

城里的圆月不该躲在方格之后;出来透透气吧,人。
看看月亮,你忽略了她,她还望着你呢。
连着你忘了的梦,就算密在层层钢骨林中,依然避不开月儿明亮的眼。 

2010年9月16日星期四

尊重便意

<便秘要人命>
一个台湾保健 X 电视节目某一天早晨的标题。
便秘很普遍,而便秘的原因、解决方法也不比这问题陌生!
刚刚进脑了一些些,如下:
- 多吃高纤食物*废话*,一天至少25克,例如 秋葵、菇、薯 等等。。(其实是我想不起了)
- 多喝水
- 多运动
- 减少油脂摄取(却不是完全拒绝,一点点的油脂能让排便更顺畅,一点点 !)
- 不求助于药物(如泻药、灌肠等)
- 定时排便
- 放松心情,在觉得心情放松时如厕(?)
- 尊重便意!
  我:“噗...”
  其意不过是说不要我们忍住便欲,该如厕时就如厕,而不是因为场合、时间而“忍便”。。
哈哈。。这时候我应该在‘忍俊’。。!


这个时候,那个节目还在播出当中。

2010年9月14日星期二

部落格标题

从一开始的SPIRIT, 到上一个《我活 道》

现在我第二次更换,第三个部落格标题:轻轻奔跑

原这个网络界的小角落有个更适合自己的标题。

2010年年9月14日, 17时26分,月恋恋的部落格改名了:轻轻奔跑。

我的新世界,新思想,新作为,
只有旧的人,旧的感觉
新的固然好,但旧的也妙!



笑~ 

2010年9月13日星期一

13092010

我会消极 不是突然造成的
所有事情 都有原因。

清粥

昨天下午,两个人到外去找mamak, 却都是不成。。
没办法,谁叫白目的我竟然在开斋节时想吃印度煎饼?
无奈。
一块KFC炸鸡让我连晚餐都没胃口。

刚从一个热闹的美食中心回来,一个阴暗拥挤的地方,却又闷热,不舒服。
又是一个呆坐在各个档口间的位子,很难下决定的时候。
结果却选了个从未试过的花生肉碎粥,打安全牌。
满桌都是口味重的美食,我竟然下不了口,我不是一直说‘民以食为天’么。 

最近的我,排斥吃肉,却仍然不得不吃。
就像我们明知不该、也不想餐餐高油、盐、糖 却低纤维和营养,也知道名贵高档餐是浪费的享受与奢华,还是一样愿当飞蛾扑向火。

就算贪恋一时的享受与快乐,还是该为未来着想不是吗?
长远的健康快乐才是最永久、有保证的。

现在不把资本、条件准备、筹备好,以后用什么? 

想想我自己,只有在独处的时候才能放下、静心。
在他人面前我都还是偏向火爆的呀
再不然,就是冷漠和自闭
若又是不投缘(我单方面的感觉),你大可说我不近人情~

 一碗热辣滚烫的粥 需要时间,才会很慢、很慢地降温,才会顺喉,才很温暖。
你有没有耐心等待清粥降到最美丽的温度?
如果没有,被烫伤的嘴会是你得到的回应;
而你若忽略而错过那瞬间,她的口感不再厚实、味道也不再饱满。

胡椒的呛香、姜丝的刺激、葱末的青脆
配料的香浓淳厚 米粒、白粥的和顺
结合组成那碗粥。

食物的姿势,我在乎。

2010年9月12日星期日

一个人的楼梯间

卟卟脚步声,在楼梯间更响亮
嗒嗒加叽喳,是与麻吉作伴时的喧哗
人们一步一步上上下下
都踩在它肚肠。

一个人,会害怕墙角阴暗处伸出个头颅吗
一个人上下,更能有自己的节奏与想法。
四大的思大的楼梯间彩色明亮,
愿他打亮丰富我头壳里的 想象。

踏下好几格,不会回头。
不会回头望闲聊慢走的伴。 

不匆不缓 摇头晃脑。
可以随心翻看回忆相簿 

这会归属于我,一个人的楼梯间。       

2010年9月11日星期六

想找个让我心动的理由

心里那一潭应该还不是死水
生活里还有让我心动的理由吧?

逛到博友的地盘,看见‘handmade’的字样,旁边还有些秀气的小图案,心底还是静悄悄的动了一下。可喜呀!

嘴里一口一口咬着遍布巧克力的面包,是浓香、也是甜腻。对于书市也已意兴阑珊,怕人潮,也没有了当年的激动。

悄悄的,悄悄地,我的生命就溜走了。。 

在看电视的妈咪忽然就原地跳起一击掌:哎呀我的水!
冲进厨房,关水喉,满地是水。

我有个朋友,叫哈秋;他每一天都来找我,是我一辈子的朋友。

911星洲大都会:
莫扎特写了一首‘谁也弹不了’的难度曲子:
弹该曲时,双手都在琴键两边,而却忽然有一个在中间的音符。所有人都说:这根本就弹不了啊!
莫扎特淡定地坐到钢琴前面,演奏起来。弹到该段时,只见莫扎特俯下头,用鼻子弹出了那个音。
-----------------
先天的条件很重要吧!聪颖之外,也得拥有良好的身体条件。换作让一个又塌又大的鼻子,岂不连按好几个琴键而坏了曲子? 又再说一个年事已高的钢琴家在弹的话,他要怎么灵活快速地俯身用鼻子弹琴?

有时候,那种条件不是人人都一样的。
你怎么去怪条件略差的人呢?
哪个人恨不得把所有优势往自己身上加?

2010年9月10日星期五

没有题目。

阿哈。我尤其喜欢呆在雨中高楼,现在就是。在某住宅区里的一栋高楼,望出去,隔着层层雨滴的是一片绿林,还有未完工的大厦。往下一看,规划得整齐的别墅还是在雨中稳稳地扎着。阳台的衣已收好了,地上的小熊还维持着倒立的姿势。

小孩已睡下,主人不在家,妈妈的女儿刚离开。桌上还有一包烧腊饭,中午泡的黑咖啡还在保温瓶里。切成八块的月饼,被吃了一片,还放置在塑料袋里。一丝一丝的雨飘进来,凉凉冷冷。

一个无聊的下午,得到一个投缘的新朋友,有淡有文,又和我一样:略带刺。
同样一天的早上,一只皮毛黑得发亮的猫咪被汽车碾过颈项。流到地上的鲜血和他的项圈一样,红得艳,艳得刺眼,刺眼得让人寒心,让人怜悯。曾经他是活泼可爱,一团戴着铃铛响的黑影到处冲。  

当一只只的猫咪都渐渐离去时,是不是在意味着什么?


打雷了。
闪电还夹杂着光呢。
还都电流,还有生命,还有惊吓。
太暗了,灯开了。
还好身边忙的人也找到时间看书。
以后,我要买个坐卧两得的沙发 

2010年9月9日星期四

一泡尿坏了事

*是有些粗俗的标题*

那时搭乘公交的不方便。
常常为了赶上最接近、省时的一班车而狂奔,就为了赚回即将遗失的半小时。还不包括误点的时间哩。。
然而人有三急。刚在一间冷气房里上完课,还要保证自己体内和表肤不致缺水,于是无顾虑畅饮。可别忘了毛孔闭住时,人体内多余的水分只有膀胱这个出路;万流入海,膀胱自满。
忍无可忍之余,我只得往净房冲。。

轰隆隆在耳边响起,我又只能在椅凳上呆坐半小时,傻傻相信那明知不准的钟。


p/s:
给不怎么准时的公交
在我没到前提早到达而离去
在我等待时却误点延迟。  

2010年9月2日星期四

念。。碎碎

对呀,有多久,我没更新了?
有多久,没认真了?
有多久,没阅读了?
有多久,没提笔写方块字了?毛笔也好,硬笔也罢,自己不知还记得四方的结构、平衡、力道和美感么。

似乎记不起文字与美文的姿势。
就算阅读,看的也是自己不喜欢、没好感的豆芽蝌蚪字,一个个符号,逼我麻木。
语法颠倒相反,就是尝不出那个味,你大可评我为不懂欣赏。
我不喜欢西方语言,倒是不排斥西方美食;因为我们的祖宗说过:民以食为天,而我不可能反对~呵~

就算阅读,看的也是娱乐八卦新闻、口语生活化的部落格、偶尔有些副刊那些新新民生。
就似以上说过:我记不起中文的姿态。。 

啊,本草!

四个月前的那些greenhorn already turns yellow?
谁说进到第二个学期,就要赶紧脱除‘青涩’的外衣?
没错,我上第二学期了。可是今天去了图书馆,想上顶楼打印课堂笔记,才发现通往顶楼的楼梯已被封住。很明显地,看得出、也听得到屋顶上在装修,顶楼加层,而且建了升降机(早就建了,只是摆在那边没完工,不开放)。
所以我转身下楼,还是乖乖去底楼找superviser请工作吧。还不是干回老本行~
午餐后,回去搬书排书弄得头昏脑胀时和遇见的朋友闲聊,她们说:可以啊!computer lab 哪里有关,只是要从另一个角落的楼梯上去就可以了!
ops! 从电脑室下来后,才发现原本的楼梯旁站了几个小告示,并指着那小楼梯间的方向。我这个迷糊大头虾!

不止呢,本草!
第一堂生物课,讲师就交待了assignment,指定的范围:herbs!
你说本草不本草?
手上翻着《本草纲目》,还是没有头绪。
那些‘治虚寒’、‘解燥热’怎么译去英文?
老师要的‘药效’、‘功用’,我怎么能写:主治‘病后虚汗’、‘虚损’ ??
啊哟,我是喜欢这类素材,但是我自己没有这种料。你以为这么容易和组员们讨论、决定题材? 他们不熟悉、不认识的草药,怎么去接受和赞同?
team work, team work, 那个team group members 要先投缘。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关注者

月语簿

20/5/2012

没有书房的人, 没有独立空间的人啊何其可悲。
只能索求他人睡下之后的时间。
有健康交换, 目前还算有的唯一资产, 给你吧。
给你当消遣, 给你当娱乐。
我只能不介意, 我拥有的唯一选择。
若稍想护己, 就坐等挨受千夫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