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一个人。

若你真想看一个人请继续。

行色杂乱。

不嫌烦请往下看。

2011年8月28日星期日

薄荷 狼

肥硕挺拔的叶子被折腾成这等模样,无语了..
完美漂亮沦落到这等地步,还要我费工区分好坏叶
是,功成之后手掌沾满薄荷香气
我还是会把少得可怜的耐性丢弃.
 
<3它
自家能栽种成功那多好
植物们似乎不太愿意屈居于这等条件的屋檐下
此处根本得不到腾格里的眷顾
没雾又没露
我硬硬要把它说成 这和在原始游牧条件下根本不可能养狼一样
是一种无奈
小狼果真离世了
迁居时拼死倔强顽强抵抗
死抵住牵着自己的项上铁链 喉咙扯破 皮开肉绽
把钝牙咬坏 咬疼 咬出血 也要破笼下车
都是因为人
优秀的小狼活得委屈 死得悲戚 过早魂归腾格里...
都是因为人
睿智的狼王退得狼狈 似逃犯
阿爸不知能不能成功被天葬..

2011年8月27日星期六

互怕

晚餐回来时。
在楼梯间时遇见对面那户人家,那时也拍得够了,所以转身跑回家。
那家人虽然没有很有善,没有招呼也不曾微笑,但也不是恶人。一群离乡打拼的年轻人,白天在俱乐部工作,夜晚在这宿舍自寻消遣。
晚归时经常听见他们刷着吉他唱着歌,有时旋律熟悉,歌词却是不懂。
反正就算碰头都是直接进家门,快速闪进去然后关上。


我们并不惧怕,这或许是人类过于保卫自己\避免伤害的途径.

爱我@@恨我@随便你
我喜欢他的力道,至于其他方面就自己忽略掉吧,他的唱法不是合我耳朵.

2011年8月25日星期四

轻磕顷刻

偶尔跨出门其实不错。
出门找人
找人讲话
?

好像装着不同分量和口味的饮料,
碰撞时会把这一杯的水洒到另一边去
会相互交替。
虽然,可能只是一点点,
杯里的水还是起了微妙的变化。
肉眼看不到的话
也罢
水自己知道。

两块金属相碰撞
迸出的火花没有烟花绚丽
那瞬间还是很亮。
一闪即逝不长久
自会留在有缘瞧见的人心中。
那颗火星子会久待
还是瞬间消灭?
我不知道。


2011年8月22日星期一

心脏开始跳

心脏开始跳呀跳
浓厚,很土很香啊
是不是

太阳还是那么亮,风吹得很尽责
这叫作和勋的海风。
对啊,这是个海边。
有森林有海边。
刚才到沙滩上发呆 拍照
吹风。
当然要在树荫下
海的声音在耳边。
不过如此的生活,就开心
至少惬意。
慵懒啊,我是大懒人。
是啊,我好久没到海边来
原来那是踏在沙上的感觉。
如果可以,好想带着热热的黑咖啡
斜卧在滩上躺椅树荫下
海风吹来
暖暖加上一点点的咸。
听说这里还有咖啡园
他们自己晒炒磨
难怪味道这么土苦厚实在。
踏实。
那杯咖啡把我喝醉了。

2011年8月17日星期三

Ice Kacang.

就是那股淡淡的味道在盘旋
说不上来
抓不住 又飘走了。
尝的 是那股味道
留恋的 却是那次次盘旋
别说要挥走
谁舍得 挥开自己旧时的回忆呀

就是舌尖那稍纵即逝的甜
不属任何派系
却是大口大口 一匙匙往嘴里送
不舍得让他融化 却无能为力。


和现实一样
拿掉了电池
地球还是停不下。




2011年8月16日星期二

匕昂

死脑筋,除了固执外我还真想不到形容词,可似乎也不是太坏的事。先是从左边梯级下楼,然后顺时钟绕着矮层栋跑,水瓶一定放在车尾右手边。

一个不怎么样,在等待的下午。事情的进展和预期的有了出入,干脆找个日光照射但不热的地方,看我的书等我的人~
不好在友族面前嚼糖果所以把袋子拿开了,谁知道一大碗燕麦消化得这么快,很庆幸还能在包包里翻出那么一小包饼干。
饼干~ 饼干~ 饼干真好 XD

前天还真是刺激的一晚,一碗在电视下口口慢嚼的辣汤板面其实有点咽不下。
输赢,背负,期望?
一觉醒来,收到那样的讯息,就像比昂一声--空白。
不该
太不该了。
人太优秀遭天忌。
走好。。

2011年8月14日星期日

七月中旬。

跟钐荻说了七月十四不宜出门,听到点香我想起它。妈咪说点了对天拜一拜保佑成绩好, 我说早都过了。斜躺椅上闻到好香,原来我忘了把盒子盖上。原本只想拿一圈香环,点燃​搁在香炉上。

早一点点,狠下心跟安蒂说我要一杯老咖啡。记忆里她的味道比较轻,我胡乱瞎猜这杯可能是第二泡泡得久带点酸,自己舌头变薄了觉得有一些些过甜,香和甜没有缠绕在一块。
其实是嗅到她厨房散出来的味道很香,不是什么浓郁的味道,就是咖啡店茶水间热水冲过茶袋的味道,够传统、坐得近才有吧。大脑里有个小角落是属于这一块的记忆,一股很弱却强韧的味道,抹不掉。
那时候,我一直记得那时候,一踏进店门就在犹豫要不要点杯咖啡,因为一碟面下肚已经够饱了。那个早上因为筷子握法决定当日午餐一定要吃面,然后我骄傲了。

在脸书上贴过不知多少张这样的照片,还是照样贴个不停。
我看书有贴照片这样勤就好了,排在长长书龙队里的书本们不用这么委屈。
变成自己不齿的‘只买不看懒书虫’咯。

喏,中学校园里的阳光早晨。
经常会有群群人穿着完善装备在踢球,我看来看去目光很容易停留在长长的袜管上。
喜欢这架机拍出扁长的照片尺寸,有广角的错觉。
想太多噜~


昨天下雨,今天也下雨,开心哟~
所以(明明就不是原因,但就是莫名其妙被扯在一起)放开手让鸽子飞 //.\\
眼睛 看到暗太阳
鼻子 闻到空气有重重的雨味
所以说 快下雨了
所以 一段时间后 下雨了。

今早肚子没有饿,太阳怎么晒我就是不起床(反正天不烫,就因为太阳不烫)。
刚刚的status: 雨停 凉爽 泡网 热茶 偶尔电脑 偶尔线捆 偶尔各式各样的书 睡到自然醒 还过了午餐时间才醒 想吃什么吃什么 前晚熬夜 这个礼拜天 很对.

注:很喜欢这两张......

2011年8月12日星期五

隆隆雷。

把盛水碗儿打翻,顺手把今天傍晚的跑步浸在汤汁里,顺便连猫儿相片打湿。
那一场有不太好的结尾,由一般般的梗铺在前头,
那个主人说,管他什么颜色的云彩,飘走风吹开之后会还你一个晴太阳;
大晒时太热了赶来为你挡紫线,已经是恩典。
雨飘飘风儿挂着嘀嗒嘀嗒落地窗门走进来,门推开
跟你说我的表哥光临欢迎你进来。

想要大字躺,没有优势时只有蜷曲横卧睡床上
如果籍着这个颜色的光 读者的读者的招子不会再明亮。

2011年8月11日星期四

发长发短

点点积

日日延


用大大把的剪刀
大大力剪下
谁怕?

滚轴没停过。

2011年8月9日星期二

对,这时段快过了。

不管多么不舍,还是把最后一口咖啡吞下,还要是一口饮尽。这段时候喝得太凶,脚趾间似乎有小虫子在咬。
想想,这时段快过了。
我期待着。
后来,觉得晚睡应该不是太坏的习惯
很享受夜,
享受孤静和凉爽。

其实身体抗议的声量很大很大。

2011年8月5日星期五

无境

我拿掉镜框, 到楼下找太阳。
明明就是因为肚子鼓出来。

花不少时间力气把那东西裱上眼球,我不会喜欢它的存在但有时还是觉得需要,就算只是一个人到楼下跑步。和走来往去的人都不认识,偶尔闪开目光偶尔对上,笑笑就好。从头到尾,眼球没有遇上一个相熟的人。
谁在意?我只要流汗喘息 ,汗滴滑过鼻梁没有障碍,朦胧又如何。

一圈、 一圈的,面着夕阳想起没有抹防晒,颊上干干痒痒在骂人了。现在是斋戒月,那个时间一直看见信徒们下楼出门,或是捧着塑料袋回来。我跑得渴了还是照样到放置水瓶子的地方背对大众吞一口开水。其实楼下很多漂亮植物,还有那群青春洋溢的猫咪。哪一天,要把相机带下楼,美美的景那么多不可以浪费。

坐在电视机前看甜甜的燕,口碑如何我还真不知道。皇后欺负了紫薇,跳出来阻挡的尔康被训斥‘姓福的怎么有资格代替皇上’,永琪后来站出,按耐着怒气坚定地问:那么,姓 [爱新觉罗] 的呢

以后去配幅全黑粗框眼镜好像不错。

2011年8月4日星期四

下雨了

下雨了
找个地方避一避

只是想看场电影
穿一件很久没穿的新衣
放下手边的事情
有人陪我 坐在一起
看场电影
而已


看场电影
陈珊妮
一首很棒的歌曲

卡兹卡兹

睡得迟了 在半小时内搞定所有然后冲下楼,手里捧着一大堆东西:有四瓣苹果、擦了牛油的面包、文件夹、钥匙、水瓶子。开了门把东西摆好,卡兹卡兹的我终于嚼起苹果早餐。

当天夜里,我收到一个可爱视频。西施小狗卡兹卡兹地大嚼虾饼,纵然很小一块也有滋有味,眼珠子一样黑得见底。
今早我又喝了三分之一杯三合一咖啡,很想踩很慢的脚步,细读副刊/或任何书刊。
一个字一个字嚼,卡兹卡兹。
还想即刻去泡上一杯黑黑咖啡,加一包奶精,当然不要糖了。

最近话不多,字很少,图。。
settle全部,下个周末拍照去........
只是我确定花朵不会等我..
至少最茂密旺盛漂亮迷人树绝对会自顾自谢去
要留影 要自己抓时机 要赶快。

盛 已不再
凋 要赶快
时 还是一样逝去不再来。
要?等明年吧!!

 这未必是张很精致的脸,可有一种形容 叫韵味。

4/8/2011

现在是马樱季。
马来西亚樱花的开放。
这应该是个美好的季节才对。
有一群到处吃到处癫到处跑的朋友很重要
虽然这段时间明明是应该忙碌的时候。

现在是果王季。
水果国王盛产的季节。
这股重到不行的味道不是每个人都接受
就像个性强烈的人不是每个地方都混得下
很正常。
刚听到有人在电话里说想要苦苦的榴莲。
苦得皱皱眉。

有意无意
让手上链子多了个伴侣。
我喜欢自己调整属于自己的物品
就像拆开一小截上图里的链。
何必假手于人?
他的主人会确保他不受伤。
没错,左边那支是工具...........

昨夜凌晨,耳里听着啪啪声
地上昆虫很用力的拍打羽翼
而今早
它 走了。。。

可可一定会留下的。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关注者

月语簿

20/5/2012

没有书房的人, 没有独立空间的人啊何其可悲。
只能索求他人睡下之后的时间。
有健康交换, 目前还算有的唯一资产, 给你吧。
给你当消遣, 给你当娱乐。
我只能不介意, 我拥有的唯一选择。
若稍想护己, 就坐等挨受千夫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