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一个人。

若你真想看一个人请继续。

行色杂乱。

不嫌烦请往下看。

2011年12月31日星期六

晚安部落格。

这算11年最后一天,不过在30号时脸上更多人在告别今年,我不知是怎么一回事。
噢,你过得有意义。
噢,你学得新知识。
噢,你认错也忏悔。
滚下再滚下,却一直看见近日出现又出现的石碑。
最近这是怎么一回事。

告别的一天告别的年代,这一一年最后一午夜下起告别的小雨。
淅沥沥沥的雨声说我再怎么落下也回不来壹壹年身,云悄悄地说你不再是雨,而是真真切切的水了。
或许水养树,或许雨润草。
一丝一丝成帘,一滴一滴成线,或卡入石堆或陷进泥馅都只往下,往下。。
流进川河湖海,流尽天泪天水。

这年有一个写成六个一的日期,买上六张戏票坐进电影院。
陈珊妮唱过她有十六个硬币,
也打起电话找人一起看电影;
然而雨停时她留了六块寂寞。

而我们那天,去淋了场海水。
再后来,我们欢庆拾酒。

哦,我只是想用个晚安作句点。

2011年12月27日星期二

终于都结束了脸书。

这个下午我也终于关掉了脸书窗口,现在才想到忘记通知正聊着的朋友。
最近放了场很难得、或许又是唯一一场长假,也用得非常充实;满满的,透气的缝隙有却少,也很小;窄窄的不够纤瘦一定过不去。

人说的光纤实在是项超无敌巨大的伟大的发明,人隔得远远的那样还能够联系。
身在汪汪洋海中央,人一半像头顶上的星星高挂,一半像摊海面上的舟子船夫正无聊,手臂当枕,脚架船艄,背脊顺顺地贴在船板上,跟着潮浪一晃一荡。
不用说,不用说。
只要小小声提醒自己:你在放假,在放假。。
有时候,要酌量让自己健忘
(嘿嘿嘿)
就空它个几天还不是照样回到我们的平陆地~
预料之外的是茫茫千多人海中居然遇见一位苹果小学妹,原计划中的颓废邋遢旅又要顾少少形象了。比较奇特的还是每一次用餐都会碰面,更奇特的时次次餐桌都很意外的选在附近,是星星叫她来警惕我照顾形象?!古怪。


这个钟点还没洗脸,多几天我又要准备治疗痘痘去。

这里有了要下雨的预兆=')
果然它滴滴答答起晶莹雨滴来。
很久没见,我相信它依然不会变得浑浊。
雨滴圆润,我不会知道它有多少切面,也不会去问它汇了多少地的水。
我看的见她晶亮晶亮地美着,就够了。
细细牵着她的纤长链子是真银,一圈一圈环环绕着彼此。
挂着,躺着?嘀。。嗒。。嘀。。嗒。。。

天,挂着的是星,是月;
地,接住的是雨,是尘。
和老友有一搭没一搭聊了几个留言,
突然又想起小燕子那个“鼻子鼻子?我还眼睛眼睛呢!”
又想到鼻子眼睛会挂着什么?又会接着什么?
啊哈~~~

雨停了。

正走向歪说的两张没得找,过程难忘,更期待将迎面来的精彩。

2011年12月15日星期四

拳先拳后

在本地打了两场,然后又是东去又是南下的,自己什么时候变成了打手?
阿哈。
好像很活跃,又好像不活跃,我一贯如此,不是吗?
原本安安分分一年只参与一项比赛,以为去年已经是突破,先到最南州比个两国交流赛,再到‘同宗’办的赛场凑热闹。
原来今年更疯了。
变得更忙,反而更疯。
尽量说我不知分寸吧~
目前,暂时有少少时间,而以后
以后。。。
我想仅此而已吧。

东去丹州,看到自己喜欢的小镇慢活方式。
纵然有滚滚灾水,它依然朴实恬静。
(吓人的只是黑黑蝇灾),那以外,尚有什么可嫌?
忽又想起那源源九龙江水,有九曲之势,看得我昏头昏脑的《天机大师》传奇。
丹州不是什么龙地,没什么龙脉龙穴藏龙气之说吧。哈哈
最是记得,自己在黄昏时坐在坐佛塔前,看看高佛,也看小狗嬉闹。
他们都入内看壁画、高僧像座吧?
塔前还有水池阿什么的,中央直立的是悉达多太子还是他儿子了?
就坐在这小池子前,云层很厚很白,太阳不烈,也还没下雨。
忽然他问:你很喜欢小动物?
看到有人因为长草一惊一乍,偷偷笑了一下,被发现后有点尴尬。
很难得的丹水缘,开心、平淡、短暂、奇特。
第二座让人倾心的大学学园,又一个让人想“能在这里读书多好”的地方。
最难得的还是全场都是青年男女吧?
不然其他赛场上,居多的选手都是乐龄、壮年,还有少年。

南走新国,看一个进步齐整安全广阔的小国,小大国?
仅一海之隔,国风截然不同。
她说:深夜走在街道上,依然不会心惶惶。
这才叫安全感吧?
这也是刘大军师说的人心、民心。
他说民乃国之根源。
走了这一趟,才知道什么叫‘适合居住的国家/城市’。
公交便利,治安良好,居民活动空间广阔充足,餐饮方便价格公道,一切规划整齐良好。
让人倾心的还有公共图书馆的普遍和方便,不难看见捷运搭客人手一本书,再细看还发现骨梁封底有个‘Public Library’的贴纸。
看着笔直街道,望着广阔草地,楼栋整齐竖立,大楼编号、指标清晰,街道、楼墙干净,谁想到这是弹丸小国?
随便一睹行人手袋,看得到新人生活素质吧?
脑里想了不知多少次:赚新币花新币真舒服。。
对于新国‘拳话’,只字未提。=/

2011年12月8日星期四

粉红妆

其实...
我久不久都会做些小东西给自己,只是没有上载。
人太懒惰,没办法。
终于是把这袋子弄好了,随身匙不必再赤裸出门。

很喜欢这搭飞机回来的汤匙,很别致。
也很精致。
尺寸刚好入口的头加上长长的柄,比例特别可爱。
当然好多人看着我这样皱眉:柄那么长,还带出门?很阻碍。随身物品就是要方便轻巧。
我知道,知道方便和累赘之间的差别。选择了她自然有我的原因,特钟爱她被大家嫌弃的长柄。大家都说这样的东西只适合居家使用,带着她到处走并不适合。
总觉得,这是我自己的物品;用的是我,带的是我。
所以还在乎什么?
呵。
对了,这匙只是个一半,而她的另一半一直都只呆在橱柜里。
他是对筷子。
金属制的长筷子,末端和她一样有个小小四叶草图案。
他们不曾共同外出,因为没有适合的掩护。
嗯?他们的外套。。。难产中 -.-
所以将就将就吧,带上她,和一对塑料迷你环保筷,满街跑。
别理登对不登对了。

2011年12月7日星期三

如火撕裂

挣扎着起身,给自己倒杯清水,慢慢喝下,左手打开电脑。
觉得不适感没有消除,再到厨房洒了小半匙盐进马克杯,再一瞧,怎么不对劲?杯里有个橙红色小点,我记得自己有把杯子洗干净,还喝了一杯,怎么可能还有前晚茶渍。
洗掉再重新撒盐。

再倒进些蜜糖,让自己喝下。给甜一点一点侵占,它必须占去痛的位置,要解开干涩的结,要通顺畅流没有负累。我记得,初中课堂上学过这么一句:通则久。又想起:通则顺,顺则达,达则成。想起的这一句不过是自己乱掰而出,可我想没人在意它出处典故吧。如果这句不是出自记忆中,那就是‘摘录于《月恋恋·极小事》中一词’;若有,倒请来说说,最多摘掉这前半句,我可无心考究于他。

写着写着转到隔壁部落频道,说起期望与失望。随着年龄增长历事多,面向落空的期待反应会是一个‘噢’。只看了这一句,还没作任何反应,右手反射性从键盘上拿下,端起手边清水,很小心嗫一口,生怕又痛起来,却清楚这无可避免。
避无可避,逃无可逃;做了怕疼,不做又不甘。
若真有甘霖,那真是观音娘应验?她可在我项上住了十数年哦。
实在复杂矛盾,可为什么偏偏这时候出现。本小姐我有重大人生事件要做,怕死这样的事造成负面影响。

随手往天灵盖一撮一夹,再往后脑门一扎,就这样似睡似醒在家晃一天。发不梳,脸不洗,如斯邋遢。说到这一词,倒想起沈佳‘宜’走在火车轨道上和柯腾说的话。

咽喉撕裂如火疼。水淹不灭的火该用什么浇熄?
我的行装一样没装备好,望望手背猫牙痕,不语。

2011年12月2日星期五

无可自拔。

风扇就在转,我依然迷迷蒙蒙的。
摊着卧着卷曲着。微微凉凉宁宁静静,全无炎阳高挂的声音。
时过中午,依然不想拔身而出。
明知不该为而为之是什么?
我并不喜欢孔孟之道,曾经知道得稍多的只是礼运之大同与小康,为备考而背。

出门前往嘴里塞片薄荷巧克力,为今天第一嘴。肚里饥饿可满嘴清凉,一边脑袋想着即将入口的午餐,另一头脑回味那口甜美清新。
其实黑的部分没有甜味,只有含蓄可可香。
傍晚回到家,尸骨全无。

它还在嘀嗒嘀嗒,
案前一杯暖暖奶茶麦片,足矣。
捧着热热的,让温度从手传进身 。

断不想饮那碗黑汤,闻起来是压力的香,绝不想让那股浓涩入口啊。
我可不可以只喝炖苹果就好。。?虽然这碗不甜,特酸。。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关注者

月语簿

20/5/2012

没有书房的人, 没有独立空间的人啊何其可悲。
只能索求他人睡下之后的时间。
有健康交换, 目前还算有的唯一资产, 给你吧。
给你当消遣, 给你当娱乐。
我只能不介意, 我拥有的唯一选择。
若稍想护己, 就坐等挨受千夫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