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一个人。

若你真想看一个人请继续。

行色杂乱。

不嫌烦请往下看。

2012年2月24日星期五

打一遍部落格

[花忆前身] 繁体版, 电车站;
牛仔短裤 粗框镜,让座。
我很刻意瞄见她是新纪元中文系学生。曾经我以为自己会成为她同学,或学姐学妹。
BUM 包头鞋,长袖薄衫;
白、瘦、高;
短发;
好气质。
她的五官很精致,背一个大托特包,黑底色防水布料,上面满满英文字。

到站前,车窗出现雨点的痕迹,我又相信天公疼我这句话,可转头又想到待会路过的街道没有篷,还有去到要去的地方后如果下着大雨不仅不用出去买饮料,下车时还会淋湿。天公真的疼惜我?
上电火车前才抱怨天气太热阳太晒。
扎着马尾,家人们说的我的扫把下滴上好多凉雨珠,步行到候车站然后站定之后不只呼吸变急促,白袍上也慢慢感觉到蒸气。经过那片小竹林时故意走得很慢很慢很慢,给少得可怜的凉意自我放大。
我讨厌炎热,所以这种天气好美好美, 在家就好。
只有像昨天那样在冷气馆里冻得快结冰,我才会享受缓步行走于下午绝烈阳光下,到山上学生食堂点热饮。

Kopi-Kurang-Manis.
颜色不对。
她是不是觉得糖量放得少了怕失衡,所以多加炼乳,甜得想呕。
要不是皮夹很薄,我早坐进fraiche.
第一个下巴士的女生提个中型豹纹箱,还挂着长尾巴。

电光火石

很灿烂很灿烂过一会就消散.
我们都看过烟火.
我们都曾经感叹.

遗留满天烟弥漫
就算再来多少次灿烂,
夜也会往返黑暗.

不知道谁才是茶的那种香,
就只是悄悄走过
不经意留下了长长久久绵绵的淡香。

2012年2月21日星期二

殷红。

没戴眼镜我只看得见模糊影子
要不回不要紧 你拿去
我不想找你
不想让你找

只有够浓香的黑咖啡才够资格说早安
才叫得醒我,
其他神马的都是浮云。



我巴死了一只蚊子,手背上遗留一只脚。

2012年2月15日星期三

心型圈

等歌都旧了才去喜欢
是不是因为等到声音沉淀了
感觉才是最纯粹?

11.15 fraiche
这位瘦瘦的干练多了,
嗓音又厚沉实着。
要更改我来访时间?

2012年2月13日星期一

感觉 之二

原来我真的不信感觉,虽然事实一次次证明使我不得不相信。
它甚至让我觉得我不信任的唯一理由只是因为它是感觉,而感觉完全不可靠---无谱可靠。
每一次,每一次都准得太吓人,而我正好每一次都不相信。
我不曾相信,
太没有边际了。
依然不愿说服自己相信,
虽说它依旧如此强烈。
偏偏今天穿着只有黑与白,
太邪门。

[压低冠]

2012年2月12日星期日

缓缓。

是没有很会赏音乐,那也不怎么样。
已经不记得自己是多久以来从这里消失这么长时间,是几乎完全没有更新念头、题材灵感的那种。
想和自己说的话,没有吗?
呢呢喃南碎碎念的时候也不知道哪里去了。
还是有听耳机的时候
还是有独处的时光

噢 对
前阵子都让眼睛忙在改名成小百合的小千代身上,再看她冠上了‘新田’的姓氏,新田小百合。
想象镶着水蓝灰边迷人的瞳孔,追朔记忆里清晰精致的脸,翻找很模糊很模糊的剧情片断。
这种没日没夜的追逐,很享受却也很吓人。
把自己万全封锁着,环境再怎么开敞,是空旷的或是拥挤,我完全看不见。
一个和自己全然不同的情境。
这种疯狂后来也被迫停止,年假结束一切都滚回正常轨道上生活。

水珠子滑下,愣住了。
昨天傍晚,我在室内望着迷蒙的雨。
天知道最近多么蓝,望着离我远远的窗看到朦朦的灰,我看不清,不确定。
就这样晃啊走啊来到像两个我大字形展开双臂那么阔的落地窗前,看大大个的雨滴都打在我面前不算阔却空旷的‘地’上。
对阿,刚才那户远远的窗上挂着细细的水啊,这才确定天下雨了。
水珠子应该在肩头上打湿。
然后要像中三那年一样,浑身泥泞、赤着双脚,围在火边却没人身上是干的。
肩不宽但也受得住湿。
发尾虽然微微卷起,发梢仍挂着小珠。
在雨里欢呼奔腾跳舞,脚插在越来越混浊的草地,每个人脸上都有泥巴,眉头微皱可一下子就舒开,然后嘴角上翘。
湿就湿吧!
我会像以前一样,再点一碗暖胡椒汤。

和风、营火和刚才耳机里蓝又时《鱼的泪》的前奏带去的欧风街道,我又混淆了。
不舍得时光过得那么快又迫不及待。
要像旅游时漫步一样,走得缓缓的,把每一幕每个漂亮街角每股面包咖啡巧克力香牢牢记住。

2012年2月5日星期日

就凭感觉吗

自己觉得存在记忆里的是路线和画面,你问我怎么走,我说不知道。
知道也不告诉你。
我会自己走,按着印象走,岔路前停下环顾四周。

除非重复又重复,要不然死记什么都一样记不牢。

明明不信赖感觉,
还是彻底败给感觉。
不是吗?

就凭感觉,能行吗?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关注者

月语簿

20/5/2012

没有书房的人, 没有独立空间的人啊何其可悲。
只能索求他人睡下之后的时间。
有健康交换, 目前还算有的唯一资产, 给你吧。
给你当消遣, 给你当娱乐。
我只能不介意, 我拥有的唯一选择。
若稍想护己, 就坐等挨受千夫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