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一个人。

若你真想看一个人请继续。

行色杂乱。

不嫌烦请往下看。

2012年4月28日星期六

下个星期去英国。

到它了,两分半而已,短短的歌。
犹豫了颜色很久最后决定把指甲剪掉。原是想修掉亚健康边边,最后和以往一样越剪越开心,舒服。
梁文音这样唱过:如果用一把指甲剪简单剪掉你的讨厌/我可以多些时间/和自己相处好一点。
于是我说出来了,我喜欢剪指甲。

甲上横纹越来越多,如上所说,亚建康。
书里这么说过:营养师老是觉得人们处在亚建康状态,我再大大声地说:我不是营养师,所以说亚健康的人是我自己。
做了越来越多不属于我的事,可是又那么地自然,似乎原原本本属于我。
‘你说我已改变太多’。
轮着播都是她的声,希望她不投诉累。

2012年4月23日星期一

DOUBLE MOCHA

一切从鞋子说起。
他喊着‘小姐,小姐!’冲上去,她不回头笔直前走,在她三十岁生日当天。
他递上她买咖啡时漏提的袋子,她有了很美好的早晨作开始。
“小姐,你的高跟鞋很漂亮,我一直盯着瞧所以看见你留在地上的袋子。”

原来这是她新来的助理,体贴又得力。
后来知道他是GAY, 她哭惨了。

‘这是最后一杯DOUBLE MOCHA了。’
‘如果我喜欢女生,那一定是你。’
后来她推荐他升任中区区长,离台北远远的。
离她远远的,如他所愿的职位。
她知道自己不算垫脚的,因为清楚他的实力。

没有DOUBLE MOCHA.
我给自己泡个小杯浓美禄,别再说我了,我只用个小杯还不泡满。
这个下着雨的傍晚,休假。

2012年4月18日星期三

没了, 还是太迟?

自己烘的蒜茸牛油面包, 好咸,和昨天买的不一样。
楼上又倒水了,滴滴答答啪啪一直不会停,好想催眠自己说这是场雨。
新换的紫蓝色指甲有块小伤口,在纳闷是不是昨天剥扁豆纤维时刮伤。
想到昨晚的剧情,想到昨晚泡了杯咸咸的黑咖啡,想到电脑软体读不到最后三集。
起身给自己泡一大杯红茶觉得好淡,确信早餐店里的更香醇。
没多少人懂我喝茶吧?除非和我是极度相熟。
要和S开头的她说,我会陪你的。
下一碗的烧仙草,我会和谁一起吃呀?

下楼去,看见摊子空荡荡的。

2012年4月16日星期一

用啃半个苹果的时间煮麦片

瞧,下雨了,生活多美好。
我想边吃边写却一口接一口的,停不下来。

没错,又是起司麦片,差别在于这次是午餐,而我也没有睡到中午才起身。
才把头发洗好就急着离开浴室,因为是在太冷。看到热水器,想到她每次说我们:神经病,大热天开到酱鬼烫,烫死人咩。
又想到今天早上在朋友的朋友部落里看到这么一句话:我是个大热天也要冲热水的笨蛋 顿时觉得好认同。
“只有水是热的才能把毛孔里的肮脏释放出来”我这么想的。
洗了热水澡,一身舒畅的放松。
所以我更是急着要一碗热热的麦片粥让自己暖和。

一样先搁着直到能直接入口,里面起司也完全软化。先放两口入嘴也都再也不能停口。
想起刚才自己的手指又闹了笑话:搅拌锅里的麦片时觉得指梢特别热烫,再想想也就明暸那是它黑黑的缘故。
想一想,这事只有自己才会觉得好笑吧。
长长了,一些边边角角也开始剥落,很难看。
我不喜欢卸甲油,不喜欢卸妆,尤其是深色的指甲油。

硬 蝶飞舞

一连看几部电影不是我的作风。
可只要我喜欢这样的感觉,再多的又有谁在乎呢?

喜欢让自己喜欢的地方多加几个,喜欢自己喜欢的风景环境多加几幅,喜欢自己的憧憬多加几个待定。
好美。

升级硬碟,然后和所有没备份的资料影片说掰,在不知情的情况下。
你来问我吧,我会告诉你硬碟里装着什么。
都是回忆,说不再见了。
我像阿镔在《遗憾》中唱的那样爱让往事跟随怕过去白费吗?
我的确不会删除丢弃任何过往记忆。
可是知道时,也只‘噢’这么一个反应。

突然才想到:啊啊啊啊啊啊我的照片!
心痛的只有自己的拍的照片


惨~

突然闻到咖啡香

睡很饱所以起了个大早,先是把小维尼抱很紧很紧舍不得放开,起来再到沙发上捏着四方枕的边角角继续放空,才甘愿起身,望了望时钟,拾起几个银角下楼买两包椰浆饭。
庆幸到了那个时间她还没收摊。
后来我说不要塑料袋,她眼大口圆地看我小心捧着两个角形包,还顾着紫白色的钥匙袋,偶尔用大肚腩顶一顶饭包,越过停车场越过游乐园很慢地冲上梯级,还看不到下楼时遇见的小白猫。
Moi dah habis belajar ah?
ehhhkm..haha
小白猫在两户人家的厨房窗户间仓惶失措,不安地跳动,我瞄见她项上圈个银色铃铛,相当别致。
或许走道昏暗,光线不足,她瞳孔睁得很圆很远,很精灵却显得不安。
我把饭包凑近让她闻闻气味,她还是没打算放下戒心让人接近。
一贯地我转身走了,这一切只发生在几秒钟的刹那之间。

吃饱了,感觉到口里欠一份滋味,却没动力没打算开煤气沾湿手。
回来电脑前查电邮箱,里面静静躺了封我等着的邮件,心里一阵喜悦。
期望那还是趟快乐行,那么花多了时间也算值得。
行程确定,就该记入笔记里。我看过这么一句话:善用笔记,别老依赖你的脑袋。
我尽可能照做吧。
一打开看见笔卡在钢圈中不上也不下,顿时气笑不得。
不过在角落搁了一星期而已哦。
谁叫我买了便宜笔,笔盖会分家,又没什么其他好用的笔纤细得能容身于钢圈之中,才造就了这副局面。

Photobucket

就像那伯伯说的,颜色卖相不怎么样,可香气很够味道很足。
看起来真的不开胃。
很赞的本地味哦~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不知道学了谁,弄好手边的饮料或食物都没有马上入口。
就是要先搁在那边几分钟。
一直觉得他们那样被冷落,如果有感受,一定不好受。
每一次刚完成时迫不及待地入口,十中有九次让唇、舌或牙龈烫伤。
更可笑的,莫过于每天早上让给麦片烫痛,我又偏爱煮得滚热热的rolled oat,加片芝士,绝赞。
我就是喜欢咬粗纤维,虽然一样讨厌地瓜中粗粗的丝。
用完加个苹果或香蕉,我暗暗满足于这样的配搭,有均衡有可口。
最喜欢溶得牵丝阳光般暖洋香滑的芝士,纵使知道它钠含量高啦,含有大量脂肪啦之类的。
我满足。
要求的就是个满足。
而已
不多
对吗?
它还蕴着香,虽然口感已冰凉。

*浇好沸水从厨房出来,在电脑桌上摸下找也看不到相机,很不犹豫地就冲到电视桌上的笔记旁牵上手机回去。
手指离开快门按键又一年了吧?


草草记下这一次的程序,加上没什么构图的心情,背景也随便,将就将就吧。

Photobucket
(1)一匙半的粉末

Photobucket
(2)热水灌满

Photobucket
(3)滤开

哎 忘了奶精,又倒回钢杯里把瓷杯洗干净重倒重滤。
这也好,少一些沉淀粉碎末。

Photobucket
喏,加了奶精再拌匀,颜色不诱人,香气很实在很真诚。

Photobucket
然后搁着,放凉着。

这一位口味是重的。
只属于闲暇早晨,象征着没有负担。


2012年4月7日星期六

属于自己的极品

阔别部落好久的时间,这次回来,难得的转变是我能够先找到想要的标题再叙述,而不是胡诌半天再歪着脑袋想标题。
之前参与的客座讲座里这么提过:女性面试时倾歪脑袋很容易让人觉得有勾引的意图。
哦~

常常有人这么说我:
你都是先入为主,永远认为自己的最好;
吃的、喝的,总是最喜欢自己的选择和自己经手的,不管是DIY冲泡饮料,还是在外点餐。
我手里的,味道永远最好。

纯粹想纪录:
在一个懒周末的阴早晨,有事要忙还是睡得很迟。
起身刚煮好麦片,才来约我说要不要去吃板面。
洗好早餐的锅碗确定锅里没有剩热水,才着手冲泡咖啡,这次多加了半匙粉,还让一包奶精在另个杯里静静等待,再往另个装着茶叶的杯里冲热水。
滤的时候心里一直哎呀尖叫,惨了惨了太多水,一定满出来,下次不可以没有杯量这样泡得那么随性了。
不止还有漂浮的粉末渣,一整个颜色看起来很奇怪,超没信心的感觉。
无奈地搅拌均匀,洗好滤网,嗅一鼻,摄一口,咦。
咦。。?极品!
一个万全我喜欢的味道!
所以说,信自己的感觉照着走准没错。
这豆子不是多么高级的精品咖啡,只不过是我们西马海边小村落里的手炒南洋老咖啡,我坚持要买没加糖炒、颜色口味偏淡却更蕴香的那包。结果另一个她也坚持带回另一包和糖炒的,听说泡出来的咖啡颜色更深口味更浓厚,老板心酸地说:现在的人都不懂,都认为泡出来颜色厚厚的才是真的好咖啡,天知道他们看的其实是糖。炒的时候加越多糖泡的咖啡颜色越深,商家成本更低因为不需多量咖啡粉。这些饮客都不懂。
我也不懂,那一包还收在盒子里没开封。
没有多么讲究的选豆烘焙研磨,清晰得看得见粉末粗细不一,可感觉就是暖香。
一贯没有用糖。
和我喜欢的快餐咖啡口味有出入,可我更喜欢它,这是我家咖啡的味道。

她揶揄我,这么说:什么时候要去细沙蓝海边,吹着海风喝咖啡?
我心里补一句:还要翘个二郎腿扎马尾,还要把酒奉陪~


纯粹得就像台湾茶饮品牌那样:[纯粹·喝]。
最近很看上他们家新推出的产品:可可摩卡,瓶身是绝对的艳红色。
同期推出的另一款新口味,是深度烘焙奶茶。
谁能带给我?

饮料一直是我最爱的手信,尤其是来自中港台日澳韩。


2012年4月6日星期五

烟的点点圈圈

刻意选上三合一即饮,想要简单点的咖啡。
生活本来就该简单。

伍大叔口中喷出一光圈,他含着根长香烟。
瞬间我望向后面,
案前无香,可是燃香的味道我清晰闻见。

清香三柱,烟袅袅;
[圣杰]又在电视出现,不就让人想起[女王不下班]的木屋和枫红吗?
还是选择伍佰的《挪威》,不是中文我没法入脑。

眼睛涩涩的。


让我将你心儿摘下

她说

看看铁窗外路灯微光,感叹今晚窗帘没有拉上。
我拿下耳机,放下电话,起身出来厅上。
扎马尾、开笔电。

常会看着mv幻想自己在台湾,逛着便利商店选饮料,或是排队买咖啡。
现实中,手边每一杯热饮都由自己冲泡,牡丹印图的白瓷杯并不会由净白温暖的纸杯替代。
他那个深夜递咖啡的情境,在我的世界里不曾有过发生的机会。
茶饮、便当、灰外套,在这里都套不上。
苦苦香香的滋味,在这个夜里也用不上。
杂志、桌椅、关东煮,
那样的路灯、大树、街道我也行过走过。

想再选件针织素色外套裹住自己。
换副黑边粗框镜躲在后面,
剪一撮头发好让它遮盖住印堂。

她说,他说。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关注者

月语簿

20/5/2012

没有书房的人, 没有独立空间的人啊何其可悲。
只能索求他人睡下之后的时间。
有健康交换, 目前还算有的唯一资产, 给你吧。
给你当消遣, 给你当娱乐。
我只能不介意, 我拥有的唯一选择。
若稍想护己, 就坐等挨受千夫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