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一个人。

若你真想看一个人请继续。

行色杂乱。

不嫌烦请往下看。

2012年7月29日星期日

连接

中学和现在相隔久也不久。
大家相别的时光久也不久。
当时的感情其实近也不近,
牵连至今可说变近也不近。

我们以前以为会一直这样走下去,
后来发现好像不是。
我们觉得彼此距离已经越行越远,
站坐在彼此身旁,
却发现
仿佛昨日才相别。

看似已改变,
其实丝毫未变。

看似从未改变,
许久之前已行之甚远。

2012年7月27日星期五

塔罗女皇

总觉得这图标有莫名的吸引力。
常接触我的人都知道如果我是杰利老鼠,会把我引开的会是咖啡味而未必是起司香。多年以前,每每路过她家连锁店,都会由潜意识地放慢脚步大吸几口气。近年作了稍些改动,变为停靠在她家店员看不见的墙边连接连接无线网,尤其是等人如厕时,大解网瘾。

至于我称为流行冰的飞乐冰,我对于甜奶咖啡冰并没多大的瘾,就是甜甜碎冰饮。
虽然逢周五还是买半价买得不亦乐乎。
实在难以理解吼。
黑摩卡,黑摩卡,黑摩卡到很腻了,居然能够接受摩卡朴若莱倪这种自己一贯没好感的榛果饮料。
就是有种奇怪特殊的味道,我记得第一次喝时自己不能接受。
昨天第一次点 《叁·法兰西斯可》 热饮,手痒点杯大美式,不止烫痛舌尖、同行投诉,还尝到变凉时的酸苦味。
啊啊啊啊啊,顿时觉得咖啡味道好可怕。
不细细尝的话,还真的觉得他和快餐咖啡相去不远。

早上聚餐,照列和店伙解释‘不甜的热咖啡’,表姐夫还说:还好你没可怕到喝kopi-O.
呃。。
知道真相后他第一就问:那你是不是会去星巴克叫那些americano?
还来不及笑,就有人大声答到:她会,她会,她跟本就会!
在国际连锁咖啡店里,本小姐只点过一次美式咖啡。
很贵你懂不懂。


2012年7月24日星期二

深夜

墙钟之间划上笔直一线,笔记腰间也挺挺。
一盏灯,一把扇;我抱着褪成粉系的朱红色,捏着枕沿掐成角角。

我想吃豆花
想吃夕阳橙色芝士圈
想买浑圆鼓鼓的番茄口味玉米膨化饼
还有自己不吃的薯片。

我等着秒针跑,分针滚,时针慢吞吞,
舍不得
舍不得隔天是闲的日子。
我是月亮,由星追
还是自己在茫空乱跑?

蒲公英
轻轻荡
漫漫游
草涧去
水面浮
风起也在空中定
美美的。

还有那一楂抹不去的红。


六月二一一块三


记得那一天告诉她:kopi tak mau gula.

他问:你要kopi-C?

不是。

我要kopi不要糖。

还是有甜的哦

嗯。

嗯。

是近来喝到最好喝的一杯。

她问:最近喜好变甜了?

嗯。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关注者

月语簿

20/5/2012

没有书房的人, 没有独立空间的人啊何其可悲。
只能索求他人睡下之后的时间。
有健康交换, 目前还算有的唯一资产, 给你吧。
给你当消遣, 给你当娱乐。
我只能不介意, 我拥有的唯一选择。
若稍想护己, 就坐等挨受千夫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