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一个人。

若你真想看一个人请继续。

行色杂乱。

不嫌烦请往下看。

2012年9月28日星期五

猫咪害怕陌生人

决定了,选好鞋子就下楼。
戴上手表,才方便控制时间。



我下楼,向左跑了半圈,
又向右走了半圈,却走不成一个圆。
绕到对面的双层屋花园,走走看看之际突然兴起
一下仰起了头,才惊觉自己好久不曾望天。
望向前方时目光扫过铺上白棉的蔚蓝底不算,
你只是随便瞄过,并不是正眼看着她。
你要定睛,屏息,把自己视框当成广角镜,
细看各框角圈起的朵云。
你自己知道他有否在你心中脑里逗留片刻,
或许十分之一秒也不到。



一小团黑影,在翠绿树下有对灵动眼睛。
项下挂着闪亮铃铛,两颊和大尾巴上的毛柔蓬柔蓬的。
缓缓凑前,他一如所料般跳起,
往自家跑去的身手比预期矫健得太多太多了。

2012年9月13日星期四

麦卡菲

今早  心情
像期待的天气
虽不致望眼欲穿
却有着很重的期盼

脚步已刻意放缓
一步 一步的才像M字并肩
相伴。


醇醇香香
解我的渴
和活在台湾那种
能随手得杯好咖啡相伴的盼。


*之前kota damansara McCafe开张时送的杯子哪儿去了呢?
 我只想要那个迷你size, expresso的容量就好。



来把指甲刷上卡布奇诺色吧!!

2012年9月6日星期四

Moment, 声音和我事


关上花洒,我想说说今早不洗脸的事。
想说我闻见茶香的事。
想说我的脚和尼娜的事。
想说草莓的事。
想说“我想学”之事。
关上花洒前,我想写很多很多发生在我身上的事。

然而,我倒清有很多蚂蚁尸的水杯把它给空去,泡上不导致失眠(希望)的金枣茶,坐下。
那声没间断。
就在那忽然之间脑里只有一片空白,
想过的字字句句丝毫无剩。
我恼火了。

你大可说要是分量够自然会逗留在脑直到最后,
但我会告诉你草莓也说每个人生活(和人相处)都有自己的模式,你的模式我不可能跟,
只要我不认同。
对,我是魔羯你无须懂,我不可理喻,我这个那个。

属于那分秒片刻的事无论欲望或需求,
只能永远属于那时那秒那分。
毫秒的差异可缪至两个极端的情绪。
人是情绪动物,很多时候不关理性的事。
理性不是情感操控器,那宝贵毫分的粗糙拥有远胜于精致千万倍巧思安排的delay.
没有这种种所谓的“惊喜”,否则又青怎会强调和重提“moment”一词。
逝去的moment等于死去。


----------------------------------------------------------------------------------------


不管我前一秒有过多赞的灵感,撞上生活杂事之连续不断碎碎念之声全然跟随大江离去远走不回头。
寂静不受打扰的个人空间是生活之必需,请保留。
你要知道连续不中断无可回避的人声是多么的多么的..
不说了。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关注者

月语簿

20/5/2012

没有书房的人, 没有独立空间的人啊何其可悲。
只能索求他人睡下之后的时间。
有健康交换, 目前还算有的唯一资产, 给你吧。
给你当消遣, 给你当娱乐。
我只能不介意, 我拥有的唯一选择。
若稍想护己, 就坐等挨受千夫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