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一个人。

若你真想看一个人请继续。

行色杂乱。

不嫌烦请往下看。

2013年12月28日星期六

气味远近

远方捎来的风景明信片在这个时代算不算是奢侈品?
我若走到远方,又会把那一纸卡片交托于什么人?
而又有谁家住址, 能让我带着走到天边?

那缕缥缈的气味究竟如何系上相匹的两端?
究竟是世间面积过大, 以致气味浓度淡化, 还是原因有它?
是辨识之度极其高,
还是容纳空间极其小?

2013年12月23日星期一

毋张机

行人立马意迟迟
深心未忍轻分付, 
回头一笑,
花间归去,
只恐被花知?

何谓聚欢离恨
何谓两心相知
谁懵谁瞭
恁寄相思?

是易是难无人知,
欢苦相织亦难滋,
离多聚少,
孜孜常思,
隐抹如藏丝。


2013年12月10日星期二

包场体验

静静坐在灯台下,在长桌木椅上翻阅数百年前作就的小说,以现代海外华侨有限的中文理解力尽力揣摩词意。
在空空的咖啡厅里坐,徦装包场

望向窗外, 看那看了一百遍的景, 由密密雨珠打下。每串水滴似乎相仿, 又又好像完全不同。

雨串突然变急, 打下得多么用力, 不知道车辆马路会不会痛?

2013年12月1日星期日

手边的咖啡

现今也是多雨的季节。

此刻夕阳斜照,懒懒撒在窗帘。我披着微干湿发,打着打着发现这是尾月首篇。
我之前说过,听见节庆的脚步声,可在今日醒着时倒也为此一惊。
最近事不多,闲闲散散懒懒地隔几天往实验室跑一趟,到咖啡快餐店小坐,到不远不近的国民学校打几趟拳当运动,深夜方归却还不算最尽兴。
也罢,算不上事事遂意,不算很糟就是好。

这或许是个闲常星期天。
记下的事太琐碎,琐碎至无法独立成篇,可大家也应明暸,若是真要,不存无法。
手边一杯咖啡,赏戏闻味,足矣。
望那长词留下不止琴与笛,
否则只剩悲戚无尽。

2013年11月24日星期日

大众清仓 2013 nov

这一次的大众清仓很有节制地只挑五本书, 一本给了表弟, 统共二十大元有找。

从来没在清仓看见过村上作品, 却不能分辨这是好事还是坏事呢。


2013年11月15日星期五

磨 辫

其实每一次辫织都不肯老实。
都想用缕空的方式设计有的没的图案,大多是简单且稍为单调甚至略为枯燥的样式,可我偏爱。
或说懒得学习和紧跟稿子也相当贴切。

反正这是第一次老老实实,不花俏,不取巧,不偷懶,不搞花样,辩织一个朴实到不行的布块给自己。可当小杯垫, 亦可作杯茶之盖,全取之于我。

握于掌心,有是道不尽的扎实。
同样的喜爱,若你也曾拥有或得到,必能读懂我心思。

做完这一件, 必得休息一阵。手腕的伤, 隐约在酸。
倒是要控制得住对成品的瘾才行。
谁是让我重燃爱火的罪魁祸首, 报上名来, 自首减刑。

2013年10月23日星期三

失踪是

一丶红信封
众所周知是钱财。
几乎全无访客,却是离奇失踪。
我该怀疑吧。

二丶麻袋
不曾有过交代。
由缘交托传递而至,
是否又由缘携远去?

2013年10月20日星期日

优格

平凡不过的食品,优格

嚼字细读,似乎与优雅和格调有那么一点字面上的联系
然而实际上应该没有吧, 笑~

也不算是从小爱吃
也不算是冰箱必备
然而逛百货商场时总会自然而然地摆上手推车

也不知吃了多少银两
这些天 总算肯动手
心知也没有多大的难度
只不过习惯了买回家,又习惯了吃光
而那天就顺手带进一瓶高温杀菌奶
牵一罇窄身果酱玻璃瓶
注了九分满的鲜奶
混进二茶匙优格

我猜大概是发酵时间不足兼温度太低
优格成品香喷喷却口感太韧
也罢 吃了无大碍吧 自己混着黑仑汁喝了大半
今天又手痒起来了。

于是乎,决定提高发酵温度与牛奶浓度
把高钙奶粉泡进热水里 再混上一半冷的存鲜奶 和一茶匙半的商卖优格
搅均后 效仿实验室里保温做法
让他们呆在装着温水的大钢杯里
纯粹提高温度  偶尔换进较热的水
希望发出美美优格吧  不要再发酵不全喝得我提心吊胆了
可是一切还是很随性
连煮牛奶杀菌都懒惰

已过了三小时
还没决定好发酵时间
大概 让谜底于睡前揭晓吧
好好发呀 小红盖瓶优酪乳。

2013年9月22日星期日

中秋 · 挪威的森林 · 诱

这就是一个什么也不想做哪里也不想去的星期天的午后。
没有不想见人,没有特别想见谁;没有人约,也没有想约谁。
就似命运使然那般,自己把自己留在屋内。
也只有有着这样的时间、这样的时段、这样子半闲不闷的时候,
人才会悠悠地煮一杯咖啡,
悠悠地塞上耳机,
悠悠拾起一贯不爱的散文,
坐到落地窗边斜阳下的地板上,
向没有人处索回一篇散文长属于自己的时间。

是一篇余秋雨的《中秋》,叙说一段没有秋凉的秋季。
就似命运使然那一般应景。
吃了两片女巫月饼,怕甜的舌头腻到不行,摄上普洱时书意正趁势悄爬上心。
甲虫唱起森林,我正读到女诗人自拟的讣告中的小木屋,心底底呼“真巧”!
可张爱玲的死讯骤然而至,她的上海、热闹和自制的寂寥首次曝于眼前。
我从以前的金庸、红楼、二月河甚至最近甄环传无一不追阅得天昏地暗,却没读过张爱玲。
也罢,就直接看她在别人的叙述中悄悄的或者,看他们脑中的上海热闹着,
看且想象文里叙述那种敏感灵魂、精致生态、永存风韵,
路人般地看文中说的凄楚、选择、生活、辞世与姿态,
我不了解呀。
都是秋天,都在秋节。

看他们说着太空、秋凉和冷月、秋鸣,我知道我们身边只有夏。
耳里有宥嘉的诱,
似乎隐隐暗合了这文里两位女性的韵。

2013年9月18日星期三

咖啡口味

而我终于意识到咖啡所属的感觉, 和自己执着于他的原因。

曾经烦躁得没有咖啡不行
低落得没有咖啡不行
不能提神
铁定失眠
却能让我稍微静下来
放松。

当快要失去某事时, 对于咖啡的索取骤然消失
而某物稍微落下时, 我回到了曾经钟爱的黑咖啡,
一样苦的咖啡。

此站下车, 虽非终站。

漫漫等待, 遥遥长途;
等到了列车开启, 终站依然还在最遥远那方。
我一个人在转站下了车, 走到轨道旁等待, 记挂着逝去的时间, 和没有尽头的测试和作业。
"这点生涯就快结束。" 是吗?
"这是你真正想要的吗?"
我不需要你的怀疑, 不需要你的质问, 可真切的关注劝慰我自然记住, 适时用上。

我知道你了解, 你却不懂那些微改善有多好
可以不在乎是不是浪费,
可你吞噬去的, 我注定要不回。

2013年9月13日星期五

斜举咖啡杯

下午其实相当炎热。
百无聊赖地坐在自己不爱的咖啡店,有一口没一口咬着不爱的包点,喝已经很久不点的咖啡冰。
呆在那角落,斜眼望去都是花甲男士。
我喜欢悠闲举杯和自己相处的时刻,却打从心底不爱这家店

一个人的习惯
和自己相处的习惯
根深蒂固。
你和我的距离,
不会改变。

2013年8月20日星期二

装杂货的布杂货


不入流的不织布

缝成不起眼的小东西

装着有些碍人眼的小杂货

出奇的搭

甜甜却极淡的橘白色

最适合女生专属的小东西




男生,止步。

2013年8月9日星期五

那部电影。

 photo 20130809_170922_zps3fb98cf8.jpg

看似高雅,实着血腥。
看完一部电影就把片名忘却,是我这阵子最常做的事。
当下享受尔后忘却,只有淡淡美好被当成记忆妥帖收藏。
谁能否定我的快活?

淡白花瓣,鹅黄花蕊
漂亮而渺小着绽放
自顾而清丽地发光。

‘真相被埋在墙后’
世人所见永远只有表面,而表面的呈现与真相和原委往往不一。
经父亲阻挠,两人再见已然恍若隔世,间中百般曲折与变化无人能料及,唯一不变的只有其悲剧性。‘如果’当时两人成功离开,伯爵夫人自然不胡想、不嗜血、不滥杀,悲意无可萌发。那随从即刻接口:一切只是如果,而一切已然发生。

‘历史的记载与真相往往有距离’
历史有文可见,真相无从可知。
由剧始,至剧终,一线型地完整贯穿其悲。





2013年7月21日星期日

夜半

日落灯盛墙角锥,
 幽夜独坐怜影微; 
遥见月娥孤婧苦, 
絮絮轻叨不知谁。

2013年6月16日星期日

暖茶之香

茶种有暖有凉。
手边一杯是偶然得手的普洱,
且不问来源,不看品种色泽等繁琐之事,
只用舌头感受,只用心情品尝。

闭上眼,感受汤里醇暖相伴再荡入鼻腔的茶香,
感觉因随手冲泡至久搁而出的微涩,
再因为过于随性造成的小浪费摇头。

让人因不起眼的奢侈而快乐着,
这茶就算够暖了。

2013年6月4日星期二

阿镁历卡諾

似苦涩,
亦是摄魂之魔鬼。

谁知道我多爱那纯净无比的余颊香。
倘若那味不再甘醇,
我想我会离去不回头。

拿铁卡布其诺

这是暖暖的香, 充满疗愈的味道。
浓浓的奶脂配上乳糖的微甜, 搭着豆子魔鬼般的气味,
摄魂呀。

微微的苦涩早被鲜奶融合, 混搭成让人无法抗衡的力量, 是地狱亦是天堂。

草莓巧克力

甜得随心所欲, 什么后顾之忧都去他的抛进泳池里, 现在的香甜美味就是一切。

嘴角沾上黑黑的甜酱, 用舌尖轻轻一勾, 依然是巧克力的浓浓滋味。
好像回到那遥远的嗜甜时代, 带着点微酸的草莓香。

甜腻的滋味偶尔让人回味, 却不能隽永。

2013年5月24日星期五

阳光, 麦菲, 萨克斯风。

忘了带泳衣
忘了带耳机。

有暖暖的咖啡
有热热的阳光。

于是便让随身听遮盖自己
于是让听觉世界摇摆自己。

2013年5月7日星期二

秋季茶汤。

窗外景物由后往前, 我甚少选择这类位置。
除非别无选择。
可座位夹缝间由上一乘客留下的塑料袋里的辣椒酱发出的气味才是真正让人受不了的因素。
还有一撮染色长发。
谁想碰它呀。
粉蓝天下铺着厚厚白云, 隐隐夹着一层浅灰。想必今晚也会是个舒服的雨夜。
一雨成秋之国在着风波层层之季, 有人恰恰对我说这是个多事之秋。

于我, 秋可漂亮呢。
慵懒的颜色, 慵懒的温度, 正衬雍正爷那杯八分烫的茶水。
我比较中意七分五。

太阳晒时把窗帘拉上。

我就不爱把包包从身边的空位拿开。
以前曾在心里咒骂包包占座位的人, 可现在早已物是人非。
我喜欢空旷无拘自有我的缘由。若你对我的生活状况了解充足, 自然知晓其中原委。
反正空置座位多着呢。

已经不记得自己多久没这样看书。
只手捧书, 只手撑颚, 世间只存方块字与自己。什么杂物, 什么现实全然不复存在。
于这个时刻。

汽笛响得响亮, 移动骤然停下。
有些事总会停止。
很多事总会继续。

2013年4月30日星期二

鼓声渐行远

这不是在写村上呵, 虽然想着标题时一度联想到他。
倒是因为陈昇而让人写下这一个标题, 并且十分想写出一篇幅文章给它。他唱的歌常有淡淡忧愁, 总是恰当的合上经常一个人的我。有一点点老老的味道, 一点点深夜的感觉, 一点点的粗犷不爱受管制却无奈于世间纲纪。
我喜欢。

至于村上, 总是逃不开与着标题的联系吧我想。 别管你是不是村上粉丝, 对他作品略知一二的人总会将他与类似标题系连在一块。

村上, 鼓声, 远方。。。
你看挪威的森林, 小说第一章不就说着那披头四的歌和那渐渐远去的鼓声?
而恰好我如今正在机舱打下这些文。
还有那本游记也正是这样书名。我把它要了回家, 却久久不曾翻阅。别说原因了, 对他的作品我有莫名的信心。
一点一点的, 我相信自己总会看完。

至于陈昇的歌嘛。。 我只想说各人喜欢有所差异。虽然未曾留心, 我想身边亲友未必喜爱这一位。
年轻人, 喜爱的事物一向新奇。
自己偏好的口味总与他人不相干。就算被说那是黯淡褪色或脱伍, 一笑置之正让自己无处可伤。
我倒不爱随伍流, 人们上下相争是他们家的事, 最好的是在远远的角落喝咖啡, 看人潮也罢, 躲近自我的世界更好。
北京一夜, 我自然偏爱他的多于信的风格, 还有那个台味十足的鼓声若响喲。。。。

2013年4月18日星期四

盘腿抱膝

在各个不同场合的里, 总有许多警卫般的人警告喝止, 让我把盘腿放下, 说着这是什么什么场合啦, 什么什么形象啦, 什么什么尊重不尊重的话。

依我说, 这不过是一般到不能再一般的购物广场, 休闲得不能再休闲的随性空间, 我把腿放到桌上那么另当别论, 只不过让小腿亲近大腿而已你凭什么喝止。
凭你那副嘴脸哟。

我再怎么着也比那些衣不遮体的端正得体。

自己觉得懒病无需医, 我人不见三个话不说三句文不写多于三行三段, 既省去自己麻烦, 也不耽误他人时间。
爱耗在一起的自会偎来, 不投缘者甚至毋须挥手。天涯自有留人处, 何处无芳草?

2013年4月16日星期二

Last order

近期最爱
跟着他摇摇头, 咪上眼, 上翘嘴角
暖阳光 不似词中雨。

听着丛林中吉他刷
突然想起自己从前想好 近期要做的事
音乐戛然而止

其实
再浪漫的 或歌 或词
总敌不上个夏雨诗

2013年4月9日星期二

不尝苦。

味蕾喜好一再转变。
可受幅度逐渐扩大, 甜咸浓香虽不至爱上却不再敬而远之, 反而慢慢怕起咖啡苦。。。。

我还是我
却喝起了拿铁
更排斥起苦。

原本那香味常回旋于舌尖
原本我还爱着乌龙的凛冽
什么时候  说变就变?

2013年4月6日星期六

三个三*琐碎

一杯咖啡
一碟面
两个人

三个云吞
二张口
腿上各自一本书

一个是周易
一个是亦舒
他却为女作家疑惑。

2013年3月28日星期四

猫咪恨猫

她一个爪子提起数个按键, 我瞬间无言。
今早在列车箱里想写的句子早已无踪, 我只依稀记得说什么笑, 什么转身丢开, 如果我就此丢开, 有没有人会就此恨我?

这个月份已到了尾声, 这个季度也即将结束,我却不曾在此留下多少字句。
没有人会怪我, 只是自己将来回首时只能看见一片空白之页。
谁喜爱?

2013年2月4日星期一

我想偶遇新朋友

再吃一组汉堡薯条的时间里,
我的拿铁降达今日最美温度。
今天味道不淡不苦,乃近期最理想的麦卡菲吧。饱餐后的短小暖啡,咽下之后另有一种满足。

无视喉头那块痰,
大口咬下鱼柳包和薯条,自是痛快。
我不就贪那暖软包、脆香鱼和滑起司才到此消费么。
暖啡薯条是顺道。

捧着暖手的玻璃杯,缩在快餐厅的单人座,突然好想邂逅新友,一个背景从未交错之人。
你说太危险啊?
好吧。这绵绵的雨,灰灰的阴;凉凉的天,香香的啡,还有这轻松的氛围和歌曲节奏,或许让人有身置台北的错觉。
看似空荡却实着吵杂的空间呵。
啊,咖啡凉了,有点冷呢。
最近又不爱外套了。
今天立春,明天测试,后天之后逛街备年。


-----写于 McCafe, 4/2/2013--------

2013年2月3日星期日

晶莹滑落

每件事的发生都未必一定要极富意义。
我转身离开,抑或徐徐坐下,俱是起于一时之兴;
仅此而已。

电话铃声响起,中断心中随她嗓音升落那种律动,一股不满在蔓延。
难平息。
美好铺陈的平静,难以再续。

想在单独的时候拔开电话线,
那样该会被骂到臭头吧,我想。
一个随机附送的耳塞式耳机一插,我可以对它不挑剔,但你别烦我。

舌尖上的首泡虽已凉掉,依然香。
想起电话那头病恹恹的嗓音,不寒而栗。

2013年1月25日星期五

一满口踏实

尝尽奢华美食

刻意错过情绪不对的午餐

为了给杯差不多的咖啡省下预算时啃下的面包

我饿了。




他的温度最结实

漫出来的 是传统中、记忆里那一股弥满脑中的
那麻油、黄酒相混而成的气味。



想起那白色世界里,饿得不行时却尝上我们家大导游强荐的便利连锁商店肉包

不由得笑了。

只是夜太黑

<如果谁跌碎了酒杯 别理会>
<如果谁看来颓废 他只是太累>


我回到游荡三处的时间,又在半梦半醒朦胧之间跌落于地.

那遍地黄花 那喧满淡紫的牛儿野地

在肩胛奋力撞向门厢时苏醒。

2013年1月16日星期三

耳机与指甲油

一个偶然的机缘让我发现,这不失为个逃离现存世界的好方法。

隔绝杂音

专心致志




这时候,我有最自由的笑。


Photobucket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关注者

月语簿

20/5/2012

没有书房的人, 没有独立空间的人啊何其可悲。
只能索求他人睡下之后的时间。
有健康交换, 目前还算有的唯一资产, 给你吧。
给你当消遣, 给你当娱乐。
我只能不介意, 我拥有的唯一选择。
若稍想护己, 就坐等挨受千夫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