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一个人。

若你真想看一个人请继续。

行色杂乱。

不嫌烦请往下看。

2013年2月4日星期一

我想偶遇新朋友

再吃一组汉堡薯条的时间里,
我的拿铁降达今日最美温度。
今天味道不淡不苦,乃近期最理想的麦卡菲吧。饱餐后的短小暖啡,咽下之后另有一种满足。

无视喉头那块痰,
大口咬下鱼柳包和薯条,自是痛快。
我不就贪那暖软包、脆香鱼和滑起司才到此消费么。
暖啡薯条是顺道。

捧着暖手的玻璃杯,缩在快餐厅的单人座,突然好想邂逅新友,一个背景从未交错之人。
你说太危险啊?
好吧。这绵绵的雨,灰灰的阴;凉凉的天,香香的啡,还有这轻松的氛围和歌曲节奏,或许让人有身置台北的错觉。
看似空荡却实着吵杂的空间呵。
啊,咖啡凉了,有点冷呢。
最近又不爱外套了。
今天立春,明天测试,后天之后逛街备年。


-----写于 McCafe, 4/2/2013--------

2013年2月3日星期日

晶莹滑落

每件事的发生都未必一定要极富意义。
我转身离开,抑或徐徐坐下,俱是起于一时之兴;
仅此而已。

电话铃声响起,中断心中随她嗓音升落那种律动,一股不满在蔓延。
难平息。
美好铺陈的平静,难以再续。

想在单独的时候拔开电话线,
那样该会被骂到臭头吧,我想。
一个随机附送的耳塞式耳机一插,我可以对它不挑剔,但你别烦我。

舌尖上的首泡虽已凉掉,依然香。
想起电话那头病恹恹的嗓音,不寒而栗。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关注者

月语簿

20/5/2012

没有书房的人, 没有独立空间的人啊何其可悲。
只能索求他人睡下之后的时间。
有健康交换, 目前还算有的唯一资产, 给你吧。
给你当消遣, 给你当娱乐。
我只能不介意, 我拥有的唯一选择。
若稍想护己, 就坐等挨受千夫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