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一个人。

若你真想看一个人请继续。

行色杂乱。

不嫌烦请往下看。

2013年9月22日星期日

中秋 · 挪威的森林 · 诱

这就是一个什么也不想做哪里也不想去的星期天的午后。
没有不想见人,没有特别想见谁;没有人约,也没有想约谁。
就似命运使然那般,自己把自己留在屋内。
也只有有着这样的时间、这样的时段、这样子半闲不闷的时候,
人才会悠悠地煮一杯咖啡,
悠悠地塞上耳机,
悠悠拾起一贯不爱的散文,
坐到落地窗边斜阳下的地板上,
向没有人处索回一篇散文长属于自己的时间。

是一篇余秋雨的《中秋》,叙说一段没有秋凉的秋季。
就似命运使然那一般应景。
吃了两片女巫月饼,怕甜的舌头腻到不行,摄上普洱时书意正趁势悄爬上心。
甲虫唱起森林,我正读到女诗人自拟的讣告中的小木屋,心底底呼“真巧”!
可张爱玲的死讯骤然而至,她的上海、热闹和自制的寂寥首次曝于眼前。
我从以前的金庸、红楼、二月河甚至最近甄环传无一不追阅得天昏地暗,却没读过张爱玲。
也罢,就直接看她在别人的叙述中悄悄的或者,看他们脑中的上海热闹着,
看且想象文里叙述那种敏感灵魂、精致生态、永存风韵,
路人般地看文中说的凄楚、选择、生活、辞世与姿态,
我不了解呀。
都是秋天,都在秋节。

看他们说着太空、秋凉和冷月、秋鸣,我知道我们身边只有夏。
耳里有宥嘉的诱,
似乎隐隐暗合了这文里两位女性的韵。

2013年9月18日星期三

咖啡口味

而我终于意识到咖啡所属的感觉, 和自己执着于他的原因。

曾经烦躁得没有咖啡不行
低落得没有咖啡不行
不能提神
铁定失眠
却能让我稍微静下来
放松。

当快要失去某事时, 对于咖啡的索取骤然消失
而某物稍微落下时, 我回到了曾经钟爱的黑咖啡,
一样苦的咖啡。

此站下车, 虽非终站。

漫漫等待, 遥遥长途;
等到了列车开启, 终站依然还在最遥远那方。
我一个人在转站下了车, 走到轨道旁等待, 记挂着逝去的时间, 和没有尽头的测试和作业。
"这点生涯就快结束。" 是吗?
"这是你真正想要的吗?"
我不需要你的怀疑, 不需要你的质问, 可真切的关注劝慰我自然记住, 适时用上。

我知道你了解, 你却不懂那些微改善有多好
可以不在乎是不是浪费,
可你吞噬去的, 我注定要不回。

2013年9月13日星期五

斜举咖啡杯

下午其实相当炎热。
百无聊赖地坐在自己不爱的咖啡店,有一口没一口咬着不爱的包点,喝已经很久不点的咖啡冰。
呆在那角落,斜眼望去都是花甲男士。
我喜欢悠闲举杯和自己相处的时刻,却打从心底不爱这家店

一个人的习惯
和自己相处的习惯
根深蒂固。
你和我的距离,
不会改变。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关注者

月语簿

20/5/2012

没有书房的人, 没有独立空间的人啊何其可悲。
只能索求他人睡下之后的时间。
有健康交换, 目前还算有的唯一资产, 给你吧。
给你当消遣, 给你当娱乐。
我只能不介意, 我拥有的唯一选择。
若稍想护己, 就坐等挨受千夫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