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一个人。

若你真想看一个人请继续。

行色杂乱。

不嫌烦请往下看。

2014年3月21日星期五

雨嘀嗒

“噫,下雨了!” 她说。

手上的远方鼓声正奏到希腊最后一篇,说的正是雨。
暴风雨。
他说了希腊雨季,却不曾预料遇雨。
结果客厅成泽地,差点短水粮。

夫妻二人依然悠闲闲待在岛,他小饮一口威士忌继续写作。

前天整天的大雨,催开马樱花季。
紫粉白三色一字排开在本地可是头一遭,
平时都零零落落这棵开满那棵谢。

2014年3月18日星期二

澡堂 赌社 地底 天堂

八点半迷迷糊糊睡饱睁眼,关了冷气顺着余冷又迷迷糊糊睡下去。
这次我走入了一个梦境。

我忘了前段怎么着,好像是离奇荒谬又极意想不到的吧。
总之从我有记忆的片段开始,它好像是一座极豪华的地底温泉馆,日式。
人来来往往的很多,说的不是日语就是卡卡的英语。
而我完全记不得自己怎会进去,只觉得那地方其怪又可怕,消费很高,而我身无分文。
(有点千与千寻神仙泡汤屋的感觉)

啊对,梦境本来在一座非常热闹又非场阔大的购物广场,我走到卖食和餐厅区,琳琅满目不同商店多的很,有肯德基也有台湾餐。而我似乎与同伴走散,从这一区一拐就到了另一个陌生区域,却怎么样也回不去。

然而人有三急,我拐进了厕所。
一进之下不得了,那是与购物广场完全不同的另一片天。
好像都是木铺的墙阿地阿门阿,好大好大。有不同的厕所,沐浴室,储物柜,洗手盆。。
很多围着毛巾的人走来走去,沟通语言居然是日语。

无奈,我小心翼翼找到厕所解急然后迅速里开,却又因为占地过大,我找不到先前进来的那个如口。
惨了。
而这时候,肚子突然绞痛,我又偏偏四处寻不着厕纸。
终于找到而扯了自认足够份量再冲进如厕间解手时,怎么发现门不能关紧?
终于关上、蹲下、方便,身侧得墙板突然像办公室的百叶帘一半,让人轻易转开了,问需不需要服务之类的话。
阿?

后来怎知道还解决得不干净,弄污了衣物,还要折返那个鬼地方,又不知怎的我身上也只围了一条毛巾。
这一下,我依然找不到对的出口,硬着头皮随便出一个。

谁有能够预料得到,我这下出去的不是购物场,那居然是一座金灿堂皇的大赌场!
还隐约觉得这赌场处在地底之下。
不远处有好几个穿着西装的年轻工作人员,我望过去时不远处正又走进一个,大家抿嘴小声讨论什么。
隐约听见什么‘我最受不了这样嗲声嗲气。。。。’这样的东西,又听不全。

我只能走上前,问回家的路。
这东西确实处在地底,要去到某个出口,朝着一个尽头尽是黑雾的地方行去就到达地面,听起来极简单。
我拉一拉围着的毛巾,低声讨了水,再上一次厕所,就由他领着前往通道出口,还看着地图地型再三确认。

离开了,我心里暖暖的。
谁知走道岔口前(之前从未提到),我愣了,两边都似乎自己才是对的路,四周摆满算命档铺,摊主都似笑非笑地拉客,让人上前,他们会指点迷津。
我默默回走,看到两个阿姨似乎蹲在自己摊前,应该不会骗人,就问了。

结果一直走一直走,又黑又闷,又渴。。。
她们说两边其实都能到?
然后就诡异地醒了,正午十二点。

2014年3月17日星期一

初老

初老。
懒于一条条核对,只知道过半都中枪。
极度耐人寻味的一部电视剧,让人破天荒再次重看,却还是莞尔频频。
真的看得到那么多自己的影子吗?
听说一个人喜欢一部剧很大的原因可以是看见自己。 反正程又青就是那么有魅力。
初老都好,就是喜欢。

 photo 20140317_211053_zps52ea175c.jpg
踏足台湾不忘的其中一件事就是寻找绿油精。
除了广告效应,又青何尝不是其中一项重要原因?

 photo 20140317_211101_zpsd22b9333.jpg
至于朋友,从小到大自己都抱着该来则来该去则去的态度,去着不留,来者不迎。
也不是不把他们放心上,但就是缺少主动与热忱。
对过去的朋友几乎不曾主动联络,而新来的则越来越淡。
就这样注定要彼此遗忘吗?

 photo 20140317_211119_zps3902b04b.jpg
而温水壶一事,我已随身带了一年多。
除了因为天气过热,我把它放下的原因也包括尺寸不合,充水不便。
若是能一直待在便于重装温水的地方,这壶真的会不离身吧。
入手了不止一个,还在物色新品中。
谁让我是女生,女子爱买嘛。

 photo 20140317_211126_zps2fd9fe5c.jpg
书籍一事,一贯如此。
难不成我该说自己打从认识字就成了初老一族?
对此,我可骄傲了。
可这也让我从来没有与人换书阅的资本,没人要看我的书,
而我也不屑入手爱情小说或是其他此类书。

 photo 20140317_211138_zps3571bcec.jpg
最近的失眠,难道就此得到解答?
不对吧。





最后来一图剧里第二的重点:熟女魅力。


 photo 20140317_211144_zpsfdb15765.jpg
能不能用原当着自己的书签、读者自己这本书?
我不会厌倦,就如这部一看再看还看的电视剧。

2014年3月14日星期五

白色记。

在指甲画上千鸟纹,
套上刷色牛仔直筒裤,
和一件素到发光的白恤。

带上深灰口罩,
架一幅粗框镜,
和一大块黑带手表。

及腰的厚发不削薄,
束成马尾不肯散掉,
轻含一口拿铁再回到字行间里。

你在哪儿?
我看不见。
依稀瞄见远处林间
有一抹暗紫长香。

打喷嚏

我望着从薄纱透入的斜阳,幻想着自己撒了一身玫瑰的芬芳;
信步走在金光之下,再刻意避开遥远的那一注目光。

女生嘛,谁不爱香。
自己眼、耳、鼻、肤全数过敏,再爱也只能远远地、淡淡的。
稍加靠近,便是喷嚏、泪水、鼻涕齐降。

自打《那些年》以后,听悉刀大再拍电影,难免留意。
最期待的还是那咖啡童话,
遇上拉子传奇,
烟气袅袅,
逆着光。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关注者

月语簿

20/5/2012

没有书房的人, 没有独立空间的人啊何其可悲。
只能索求他人睡下之后的时间。
有健康交换, 目前还算有的唯一资产, 给你吧。
给你当消遣, 给你当娱乐。
我只能不介意, 我拥有的唯一选择。
若稍想护己, 就坐等挨受千夫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