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一个人。

若你真想看一个人请继续。

行色杂乱。

不嫌烦请往下看。

2014年5月24日星期六

人间最美

“如果,
我们愿意把自己交给诗歌,
也许可以循着美丽诗思,
一路寻访自己心灵。

少年飞扬时,
我们谁不曾向往长剑狂歌的豪侠倜傥?”

字句之美甚盛,
自非出自我手。

我必须抓紧飞扬狂飙的尾巴,
舞长剑,
学狂歌。

2014年5月19日星期一

又是信,又是空。

行行停停,我跟着他的脚步,一个人来到了鹿野苑,
他把它标作 “洁净的起点”。
你说那是神圣的,我信了。
你说那是不灭的,我信了。
你说那是真实的,只是现实太难太多,我全信了。

行行停停,我跟着他的脚步,一个人到达最初的起点。
没有香烟缭绕,没有钟磬交鸣,没有佛像佛殿,没有信徒如云。

树丛后面已没有鹿群,
空空如也。

2014年5月5日星期一

冷眼话长

她文静寡言,他倾心。
他婉转周全,她无言。
她明朗清艳,他抓紧,
她投情满溢,他逃避。
他暖朗博情,她远观,
她快言青语,他开畅。

她婉转柔顺,
他嘴角上扬,
他毅然转身,
唯她黯然神伤。


2014年5月4日星期日

窒息的感觉与所谓的bad hair day

避开洗头已有多日。
嗅觉一如既往的好,自然更不耐得这段时日。
习惯多时的习惯被迫改变,个人再不愿意也强求不来。
庆幸的是我依然是我,曾做出的调整也慢慢回归原型。

嗅觉一如既往的好,记忆也在。
味道既已紧刻脑海,
想抹去也强求不来。
缘来缘去起灭无奈,
欢承满载也仅遗尘埃。

无奈。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关注者

月语簿

20/5/2012

没有书房的人, 没有独立空间的人啊何其可悲。
只能索求他人睡下之后的时间。
有健康交换, 目前还算有的唯一资产, 给你吧。
给你当消遣, 给你当娱乐。
我只能不介意, 我拥有的唯一选择。
若稍想护己, 就坐等挨受千夫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