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一个人。

若你真想看一个人请继续。

行色杂乱。

不嫌烦请往下看。

2014年11月24日星期一

啰嗦的雨,如夜。

雨夜归家,狠狠一宠整幅皮䑋。

我最喜欢思波绮的头皮护理系列,从深层洁净到护发素到最后的头皮滋润和放松。
接着是香薰沐浴露,和浴间润肤乳;
最终自然以我最喜欢味道的乳液结尾。

每隔不久总会有个人出现对我说:你真宠/太宠自己啦。
而我若不如此,谁会做呢。
也有人悻悻地说: 我的钱是拿来生存的, 你却是拿来享受。
我只好笑。

前天扛了一下午的相机(不轻), 隔天舞了一上午的刀,晚间捧书,几近残废。
过度兴奋到深夜,因而今日拖住一幅丧尸身巡厂,还做化学实验。
验罢,厂也不巡,报告表也不填,只一屁股坐下饮茶聊天直至放行,
为久违的热闹暗暗欢喜。

至此,还在为新得小爱暗雀跃,
虽不过几件小小银饰而已。

2014年11月18日星期二

每一场生命, 都是主角。



试镜时分,成果惊人。
柔光器自然归功于大安,甚至连镜头都是买自于他名下。

其他主题我难以掌握,唯一的解释可能只是摄影如做人,我独霸一切因而图里也容不得第二焦点。
只有枯枝绿叶,所有一切只能是柔淡背景,
主角,有我。

2014年11月14日星期五

不仅哆嗦

听着听着,不知是否冷的关系,我哆嗦一阵。

渐渐的,我也回到了一个人的生活,不倚谁,也不在乎。
渐渐的,时间都慢慢地挤成型,就连咖啡的味道,也慢慢煮上轨道。
喜欢的剧与书,都隔天隔天的追看;聊天也好写字也罢,都在各自的时间空隙尘埃落定。

打自清晨起,一天十小时的盲目走行。虽然仍旧一塌糊涂,这也勉强算是安身之处。
这种比下有余,不就是我吗?
就像突如其来的想吃个橘子,手边没有,却有人削好芒果果肉往我嘴里一塞,
就这样的,不爱也甜。

-----《我不祝福》中年女子温婉微痛却自强的嗓音,多美。
定拍定拍的鼓乐节奏,多稳当。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关注者

月语簿

20/5/2012

没有书房的人, 没有独立空间的人啊何其可悲。
只能索求他人睡下之后的时间。
有健康交换, 目前还算有的唯一资产, 给你吧。
给你当消遣, 给你当娱乐。
我只能不介意, 我拥有的唯一选择。
若稍想护己, 就坐等挨受千夫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