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一个人。

若你真想看一个人请继续。

行色杂乱。

不嫌烦请往下看。

2014年12月21日星期日

粿条米粉的无奈

表姐说她吃面从不将粿条米粉配作对只因口感不搭。
其实并非无人如此,只是极少数而已。

数年以后,点了同样面汤,
吃着之时我把上述对话告知,对方亦点头。

尔今,时隔太久,
我才又再点起这道面食,
再加一句少粉家菜。
不果腹,却自在。
加一点热炒摊子的参巴,
味蕾飘回小学食堂。

外加热茶一杯,快哉。

2014年12月16日星期二

无人知晓


抽屉深处住着一群精灵,
名叫回忆。
它们可能是我的过往,
也可能只是路栖,
尔后离去。

2014年12月14日星期日

千层。


我饮下最后一口甜醉,还是想稍稍记录最近之事。

昨儿外出先尝玫瑰甜茶配总汇面包,极丰盛、几满足,再观血腥恐怖的金字塔在院里掩眼尖叫离席跳,接着集体出动为友人庆生共晚餐加意外早吹了蜡烛。
这是最早的一次,也是最意外、惊喜的一次。

日前在同一家商场手滑给咖啡卡加储额单纯为了取得来年桌历,领咖啡时却意外多得一片水果蛋糕和杯子蛋糕,足足欢喜好几天。
说起来,前一阵子情绪稍低早已不足挂齿。自步入节庆月,心头好已入手不少,耳先挂上崭新纯银环,脚踝绕回一新一旧两条链,就算割人也是喜滋滋。
步入书香,以超值价捧回一叠好书,绕场数回再带回一组白瓷盖杯、一包米香普洱、两支奈米喷,还有一大块友人的陈年黑茶砖。期间脚滑溜进优衣库,又是几件衣物几条裤地走出来,再暗为严重过负的衣柜叹息,哭笑不得。

最爱的西餐馆就在一个周末里造访两次,这样的满足,我应该毕生难忘。
接连的星期里有一天公假,有一点的满足、有一点的忿恨,还有很多的慵懒和那么一点后半段的虚空。
谁知,谁知呢就是这么一丁点儿后半段的小小失落,造就了这个周末月的大大惊吓加上说不清的喜。
“那 预算”的吧里,加进了多少的点滴,我说不准会存留在谁的记忆里,又会保留多少时候,可我一定记得那晚我只能让酒液稍稍碰唇而已,开心却不解瘾 ~_~

粘骨好吃啊。
某一个不运动的礼拜日上午,我又重画了指甲。
几次的不满与厌倦后,我决定回归旧年设计,独独已粉蓝取代浅灰。
雪花飘的圣诞味,我爱这胜于红绿的夺目。
而这一支粉蓝色甲油在外出时的凉鞋间永远都会闪到我伪亲哥的眼,呵。
此趟为的是野狼探险,虽然最大真实目的很可能是为食而出啊。
实着不错,有尝上许留山,还有“那 花园”里不错的千层蛋糕和咖啡,有别于首次造访无网络与餐点差强人意的体验。
所以我总说,每家餐馆都该有至少两次的机会嘛。
若说主食我不予置评,若说晚餐间的氛围与甜点咖啡,我会说Le' Gardenz Cafe值得尝试。

差不多且夜已深,暂且po文吧。
节庆月记暂且打住,是否再续另看心情。

微醺夜,节庆月。


就算再免疫,认真挥霍两天后也还是担心心里的自己不愿接受隔日的星期一。
行程未定,乘机日子已迫在眉睫,我的周末依然风流快活得分秒必争。
凭着那张机票,至少我还能惬意逍遥喝着手头上唯一一支迷你版“花小枝”,以甜香微醺努力延长周末。

轻闻,已醉。
在这一个节庆月里,我要醉得完整。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关注者

月语簿

20/5/2012

没有书房的人, 没有独立空间的人啊何其可悲。
只能索求他人睡下之后的时间。
有健康交换, 目前还算有的唯一资产, 给你吧。
给你当消遣, 给你当娱乐。
我只能不介意, 我拥有的唯一选择。
若稍想护己, 就坐等挨受千夫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