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一个人。

若你真想看一个人请继续。

行色杂乱。

不嫌烦请往下看。

2009年12月29日星期二

那一天之后。

我离键盘的敲击声似乎远了些,可一沾--却比牛皮糖还更粘,久久不能分开。就像染上毒瘾,不碰则已,一碰则甩不脱、丢不下。

懒散也像只跟尾狗般死粘着我,书,不看了;记录,不写了。生活乱了节奏,跟不上规律的步伐。网志,还能坚持多久?我给不了准确的答案。

抱了吉他,刷了几下,学习按弦后指尖是疼的。萌生退意?不行,不准。
得好好照顾,毕竟不是自己的。借了那么贵重的东西回家,不免心挂挂。
有望来日六弦琴声飘,佳人歌声袅。微风飘载着的不再是沉重。

2009年12月23日星期三

09回忆

09是很深刻的一年,除了是中学生涯中的最后一年,也经历了很多事,解除了很多和以往不同的朋友,与身边的朋友有了更深厚的友谊。绝对不会忘记这一年所发生的事和所遇到的人。虽然结束了SPM大考,可是这意味着前方有更漫长、更艰难的路等着我去走,有更复杂的事等着我去面对。
与网友们的关系,应该是越来越好吧。我去年才接触武术网,然后慢慢的,大家一起玩、一起闹,虽然我不能够参与‘网聚’出去和大家见面,可是我相信未来会有这一天。
现实中的朋友们,你们都还是那年轻的老样子。不同的是,我们熟悉对方的时间变长了,希望感情与双方之间的了解也越来越深、越来越厚,越来越密不可分。
年轻的老样子,将会时未来我们最珍贵、最深刻的回忆。至于你我的秘密,则放入我们心中的盒子,锁上,沉入深处。到时候,那盒记忆成熟时,轻轻摘下,细细品藏;笑与泪,吾自知。

2009年12月16日星期三

闲逛

解冻程序进行中,无意间失手将SPIRIT收进了冰窟。那考试也未必是主因。难道是自己无法分神吗?不尽然吧。

昨天谷中城的JUSCO有个会员日(15-16/12/2009)男女老幼都加入血拚。塞爆篮子和袋的大有人在,也不差我俩,所以自愿退出了。看见那蜂拥的状态,又想起逝去的文章。人性的贪,真是赚钱者的工具。可那还不是大贪赚小贪?顾客如飞蛾扑火,明知商家的阴谋还自投虎口,双手奉上花白银两。

我是俗人,自不能免俗。在那种罐头环境消磨了大半日,也怀上几分战利品,却算不上凯旋归来。是心淡了,还是意识到金钱的重要性了?

2009年12月2日星期三

突然回到这个宁静的空间

突然回到这个宁静的空间


或许能用这儿的静,反衬内心的骚乱?

淡灰空间,悄然存在,藏于尘芥中,处于喧扰外

空旷,成了代名词。

愤泄的出走,无需理由。

狂妄的任性,不在乎你我。



我越境,驻站,稍息。

困了,倦了,睡了。

不顺遂

放了最高的期望在文学科,爬得很高,估计会跌得好重。

有个人,说我追戏有错?你有有想法的权利,何必向我陪不是?又向我责怪自己不对?
误解由你。没什么大不了。我继续的只会是我的生活。

我承认自己与生活周遭格格不入。

今晚我失眠,也胃痛。
百感忧心。

分享快乐,好似奢望。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关注者

月语簿

20/5/2012

没有书房的人, 没有独立空间的人啊何其可悲。
只能索求他人睡下之后的时间。
有健康交换, 目前还算有的唯一资产, 给你吧。
给你当消遣, 给你当娱乐。
我只能不介意, 我拥有的唯一选择。
若稍想护己, 就坐等挨受千夫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