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一个人。

若你真想看一个人请继续。

行色杂乱。

不嫌烦请往下看。

2011年2月28日星期一

---

 其实这也算是张我不知该如何去拍的物品,
或者说不懂怎样才拍得好看

很美 

喜欢却不知该怎办


2011年2月25日星期五

停止复杂。

原来欠个人说话
原来少个想办法的脑袋
原来等只收废话的耳朵
原来少双看真理的眼

知道别人看我幸运
从什么角度看待都好
自己都要一天比一天增强察觉幸福的能力。

泡咖啡,浓郁多了份贴心温暖
点杯茶,和顺更清澈
倒杯水,平淡里隐隐很甘甜

我们的这段距离
和其他人之间总不会出现。

2011年2月24日星期四

字间好像有森林

明明把笔记课本摆在面前,还是要戴上耳机,翻开别一本书。
一本无意间发现被放置于墙边床脚的,日译的 《挪威的森林》。
 随便翻,有意无意翻到资料页,看见 出版不足三年,却是。。
第17次印刷



看得清吗?

第17次印刷


傻眼。
现在的我已经是个懒惰读小说的人,准确点是懒惰看书。没有input,我的文字output有点不胜负荷了。扫回来的旧书也没什么碰,只有一本薄薄的《流星》到处带着。
感觉上厚重的《森林》其实只有1厘米厚,还是找不到翻阅的冲动。。

无意间,歌曲轮播到萧闳仁的第一张专辑。咀嚼也好,随便听也罢,他的唱法都好听,词曲我都喜欢。那种不知是不是介于喉鼻之间的发声方式(我不懂声乐),可能有人会觉得不舒服。这专辑里几乎每首我都爱,台语歌也能跟着哼,但接下来的我下载了好久却都没听。
可能只有这一张和我搭上了对的频道
钟爱于他,不厌倦。



才被说,怎么上部落格不会累,而面对课业又很累
我该怎么回答?



我是很多人所不齿的青年,
是不关心国家、政治、经济、民生的年轻人。

叶草喊热。


回到家,脚板踩在瓷砖上,
有一股冰凉。

燃起香,
红火吞噬留灰样
碎粉飘落
人心一荡。

然而,炎焰周围
温暖伴着芬芳
不喝水的蒲公英竟然等着飞扬。


灰飞之下
是否有人一样迷惘
却盼望像远处的云一般流浪。

书桌上仍残余淡淡花香
案桌旁摆着缘于中原的布囊

偶又想起《图腾》里草原的狼
咆哮着 思念着远方。



中午在闷热得不得了的车站等火车,转头看见很强的太阳照出很深的树影。。 
回到家点了香 洗个澡 出来打三个响喷嚏
转身就用水滴把香熄去 

2011年2月22日星期二

两张照的简单

 最近的事都很郁闷烦心
上楼前摘几朵小花。随心摆置一番
再拿出照相机
“来,笑一个”




冉冉烟香向上升
花的芬芳,轻的重量
可惜一样不舒服。。
还是没有缘故的头昏脑胀?

2011年2月20日星期日

人间

恍如隔世。
回到家,听见小鸟正在吹口哨,伴我洗个透心凉。

毫无预警,收拾两个包包离开家。虽然早在计划和预料之中,但一样没告诉几个人。
餐餐定时餐餐素,餐餐让人无负担。是油了点,是甜了些,只要没有那些恼人的素味精味,我全面接受。

不知道为什么可誉为‘美’‘经典’的文学里,大都有着淡淡哀伤?或透露不少荏苒童趣?其实现在的时间不正该是最美的故事吗?
树人先生冷对千夫指的热血呐喊和彷徨因为国民的思想,在那段正确的岁月里在我脑里种下奇怪的树苗。我身上虽热血不满,但是会为方形有结构的字着迷。
一叠有一叠,一叠又一叠,家是满了,心里的洞却嚷着它不想满,不敢相瞒。

今早在书市展览的书籍里读到,但不确定是不是准确的这几个字,还是已经过我无意地改编了:摄影是时间在作画。 大致拍下《东禅之美》各个参赛作品,还有头顶上停歇着的燕子,颈酸得想要掉下,却不确定双手是否接得准。从人间里消失,变身移动到更峭直的人间,有点高、有点远,却那么亲切。经过时路边一间间的村店,明明就平凡不过却能最简单地敲进人心,很平和,没有复杂的纷扰,没有耸高气派却不近人情的味道。看上去就像一块块比邻的木板,互相了解、共生共长,不会因彼此的平凡而互相弃嫌或离开,平凡得安实却可爱。




 好一些《东禅之美》得奖作品,都放完这一篇就要长掉牙~


 参赛作品。
懒人一个的我还是没放完 @@

夕阳斜照是美的。


 透过竹帘, 茶几上有一小棵绿物
有没有很有武侠剧的味道?
呵呵


 这是不是白素妈妈的草堂?
哈~

 人像花苞,
长着长着就饱满了,过着过着就满足了。
时间一到,花就开了,不急。。
急不来的 =)

 荷叶上的水滴。
怎么就一颗?

 荷花下很多蝌蚪啊
有点恶心,青蛙的前身。。

 定和尚的字,就挂在女众寮房楼梯间。
就是有一种安定安舒安稳的感觉,朴实干净,比朴玉纯金更自然。
对,就是自然。。
啊啊啊啊~ 越看越喜欢!


 这也是摄影比赛参赛作品。
很美hor?
温馨~~ 我拍不到这样的画面==

 燕子~ 啄泥? XD
燕尾真的像剪刀,很漂亮
照片拍得不好,那个毛有点geli=.=
p/s: 燕子啄泥是太极剑里的一个招式名称。


 菩提叶后,法轮常转。

心型的叶,有些孔、有些损害
不再完美无瑕的心,难道就不美了吗?


 地上的菩提绿叶
叶落了,一样能美,一样吸引人。 

挂着希望的树丫

 祈愿的丝带

屋顶上还有鸟雀
喜欢那两个灯笼下挂着中国结~
不知道明年会不会还在。


 鸟儿在歇息
传统结艺也能承载重量


彤红背后
归飞哑哑枝上啼
平静的一块地,树上鸟儿也不乱啼。

 在多年前的戏里,女主角都是穿着过膝长裙坐在那里,
长裙和她的长发一样顺着风向轻柔地飘,
她还时时低头
单手轻搂踩脚车的男生的腰。。 

 而这里,却是记着男主角手心汗水的地方,
还有他力量刻下的印记
用力握紧,用心掌控,带领着女生往对的道路上驶去。。





拍得照片,惹得满脚包.....
呼~ 终于写完了。
>>第一篇:还俗<<

2011年2月18日星期五

活着 真实?

Q
原来Q是一个框框,吞噬了人。不知哪一捺是不是人为求生而断下的尾巴?
却还是逃不过宿命,逃不过当代思想,逃不过当年黑暗的社会现况。
不知道是不是现实的束缚,人都忠于现状,却又不满现状。


虽然议论之下能从脑袋里激出许多平时看不见的理,可我有点不习惯。
不习惯这对话模式
我是惯性动物,在习惯之下最能淡定从容

合上眼随便说一个
潜意识应该会告诉自己最好的选择。



“所以那些自杀的
我们别笑他
别轻视他们
因为,他们的痛
我们没有亲自体会到
感觉到”
这是X说的。

人的巅峰状态
自然极限
智慧水平
能不能提升、会不会毁坏
算不算悲哀、该不该甘心



大便不通,别人帮不到他。但若他向他人要求救援或者任何帮忙呢


所想的会是中立而向上的,但那些想法和文字跑得可真快呵,在头脑里飞快地奔驰,连个尾巴也难抓。

2011年2月17日星期四

游刃

我幸运。
就算自己是再怎么沉闷的人,还是经常笑弯腰。
圈子不算大,朋友不算多,我却越来越确定质量高于数量。
不会是走到哪里都说‘嗨’,但我能经常在走道上直视迎来人的双眼而微笑。
在人群中惜话如金是常有的事,走着聊着时转角后的人突然走来说:没看到人就懂你们几个到了。
有意无意之间,把自己铸成沧海上的一座孤岛。
见到面,坐下来,直到数小时后话音没落过,笑声没停过,最后还要深深吸一口气大力呼出,搓一搓面部的肌肉。这时候空气和液态空间没差别,我们都自在悠游着
听说网络世界是危险的,从最早期msn、论坛、friendster、facebook甚至部落格,我还能累积了好一些的网友。有些是泛泛之交,有些甚至交心了。。
至于有没有怀疑过,有没有警惕过,这不是随便拿来聊的课题。心里的尺要怎么量?不同的面孔要怎么认?


电视上节目里女生们身着中装吹奏着,青花瓷制的乐器多美,声音多脆。


有温度的杯子让人心更暖,填着水的杯子让手心更实。
这个城市很拥挤,连一口空气都注满不同的味道。
有一片森林,换我们一口干净的呼吸,自己的身体却不断被削弱。
有一湖水,解我们一口纯净的渴,自己的肠道却不断被毒杀。
有一片的善意,还不如静静置放家中,才不至于被外界荼恶。
是不是因为这样,在最熟悉放松的家中电脑前,人才更真实、更交心?
还是只有岁月和时间,才能让人一步一步地松防,把门一点一点地打开,一丝一丝的阳光才慢慢被注入人与人之间的感情中。

还要去那个人间,偏远的人间。
今天会是一个嚷嚷的元宵?
如果我喝着奶茶、咖啡,不要怀疑我可能对着你微笑。

2011年2月15日星期二

date u for valetine's? pleasure.

黑衣的人往杯里滚烫的热茶-O 里 吹一口气,雾气布满眼镜。
后来,埋头不知写什么,对面坐着一样戴眼镜,喝着甜香咖啡的女生,不同的是她读着苹果绿色的书。

我才勉强喝下几口热红茶,
抬头看到她的咖啡见低了。
(都不懂是什么耐高温的嘴)
我也续了杯咖啡,颜色和香味都久违了。
一大杯里加半包糖,微少的甜刚好掩盖住抵受不了的苦。
低头一阵子,还是被咖啡在口里反噬的苦味吓到。
心跳已逐渐加快,可这时候是咖啡最美的温度。

那本苹果绿的书皮上有只很可爱的狗,很吸引人
可是我家那本深雪还没看,又捧了一大堆“老书”回家。
在纸堆里度余生?

2011年2月13日星期日

还俗

没怎么特别熏陶,也没有什么进修,只不过睡了一觉,似乎有物换星移?
在花海灯会里游走一天,在丛丛书堆里撕撕粘粘;任佛歌法语在耳朵边绕啊绕,最后在佛身佛殿旁睡上一觉。。
收了工,出了寺,回程不颠簸,不过上错天桥走错路。车里的收音机照列传出人声歌曲,可是晃了一下:明明熟悉的流行歌曲,却有一层陌生的感觉。
原来迷迷糊糊的无意之间,也能让人身心沉淀。。
佛家之地还真是个好去处,只不过偏僻了些,路程远。。。
去前去后,都一样觉得夕阳的光线很美,那是不需要留下拥有的美。
有人说,我看起来还蛮适合参加禅修的。怎么看呢?
就算不想去喜欢熙攘相嚷的环境,也能喜欢在纷扰中找那一块桃花源,独自狂欢的小地盘,自己心里认同的容身处。人多热闹,少少最好。
很多环境里都能自找清静,所有烦事几乎都能归咎于人为,自私贪婪狂妄心理作用。
大家都是凡人,凡人都难以避免把自身曝露在尘芥之中,还是难以体悟明镜与尘埃。

照片时间来也~~~
佛光的石尊沙弥怎么都特别可爱啊!

挥春比赛公开组,右边起是冠军
心痒手痒~就算明知比不过人家~~
中学组。
上载完才发现忘了弄正。
很喜欢冠军的巧智慧心!
惠心你看有你名字 XD

东禅花海特别美。。

和在台湾时看到的感觉一样,都觉得这花园特别美、特别可爱。
但高雄佛光山里的蓝蓖尼圆满是可爱的小沙弥!

话还有黄花,每朵都好美。。 


 眼前花海灿烂,抬头看见满满的灯笼,
红彤彤的想说少了些过年气氛都不能。


 涟漪。
湖里少了鱼,湖面却很多乱飞的虫子。
有点魔牙乱舞的感觉,加上那个地方暗暗的。
没有鲤鱼,水面一样有涟漪。
美吗?黑暗。 


 娇艳的花,媚得让人滴口水。

抬头看见没有叶子的树,树丫却长满柔美的紫花。
薄得透,清秀
和那些艳艳的年花成了对比。
可她长在枯枝上,不知有多少人看到? 


 采花蜜的蚂蚁吗?
可我见到时它却静止不动。
还是它摆pose想上镜?
看到这张图,脑里蹦出‘巧智慧心’四字。


想起课本里读过这一句:
落红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
薄如纸、清如水的花朵落下
用最轻最柔的方式让以后的花朵更娇更美。


 海海人生,花一样开,人一样活。
远处的小沙弥似乎踏在花海之上,悠游自在
把人世间的烦恼隔绝于天地之外。


柔弱的花朵被枝叶轻轻托住,也是一种美。
 有点像泪珠形的叶子,让人想起
‘多少柔情多少泪’
 这样的曲调。


这花朵长得像山羊脸,我依旧不知花的品种~
XD


 晒书?
想起电视剧里提过‘晒书日’。
特别的摆设,其实是~ 


tada~ 二手书流通处。
社会提倡环保,佛光也提倡‘心保’。
把大家自己不再看的书本汇集在一起,再拿出来义卖
所得的供给于佛陀纪念馆建寺基金。
让不再受宠的旧爱书籍有个好去处,也是买书、爱书人的责任。
加上用木具摆设的这个角落走自然风,
好喜欢这样的设计哦。。

收藏多年的旧书本都会有一种味道,
那种香气在新买书里完全找不到。
是纸质久置的关系?
还是现在的书本已在纸浆里添加不同的化学物质, 所以书本再也没有书香味?

这位子专门摆设文学类书籍,摊主也说:
这种书不爱的人一眼也不看,爱的人却爱得半死。
捧了一叠回家~ 嘿嘿

之前清空送去了一堆童书,还很开心自己挪出了一些位子,让书橱不那么拥挤,怎知道=_=

旧书还真是旧书啊,反差是让我打黑好几个喷嚏,鼻子很痒手却一直翻 ~_~


这些都是以随喜的方式义卖,而卖剩的应该会被送去图书馆。
觉得有些可惜。如果东禅寺在一个角落设立二手书籍流通处,一样来个随喜义卖,那会让更多失宠书本找到新家,而且也环保呀。
还有啊,这样能让踏破铁鞋的人找到许多期盼已久却已停产的书哩。
个人觉得啦。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关注者

月语簿

20/5/2012

没有书房的人, 没有独立空间的人啊何其可悲。
只能索求他人睡下之后的时间。
有健康交换, 目前还算有的唯一资产, 给你吧。
给你当消遣, 给你当娱乐。
我只能不介意, 我拥有的唯一选择。
若稍想护己, 就坐等挨受千夫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