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一个人。

若你真想看一个人请继续。

行色杂乱。

不嫌烦请往下看。

2014年9月29日星期一

只卖咖啡的咖啡馆。

轻音乐,轻轻摆;各桌客人各聊各。
厚厚的嗓音柔柔地唱,滑滑的拿铁顺顺地香。

连锁咖啡厅究竟值不值得消费?我觉得这样的问题不需要答案。
咖啡厅,选的只是心情。
这一天从北部回城,眼见时间尚早,方向盘转了几弯,咱们人就这样站在那个图书馆门口。
内厅满座,楼上吸烟,眼见吧台里溜转着的咖啡师似乎都是外籍,心里不免打了小小折扣。
我依旧来杯大拿铁,虽然她不喜欢。

依旧是熟悉稳定的阿拉比卡香气,味道不过不失;既无特香特美,也不欠缺该有的味。
一种绝对的拿铁味,没有惊吓也没有惊喜。
四周实在吵杂,心里实在放松。
生活的忙碌到底是什么,到底是为什么?
肉体与精神上的残缺比较可怜,还是物质上的富足才能让人心安?
这种问题,到底该有怎样的答案。

倒不如,来到一家咖啡馆,别的什么都不问;
点一杯自己喜欢的咖啡,放空。
装饰美,气氛好,灯光再有感,人多声杂一并毁。
咖啡馆,因此而只有咖啡。

2014年9月21日星期日

我的步调,不需要任何人点头说好。

有时闷闷的。

晚餐太失望。
椰浆饭没有椰浆,饭冷,仁当块冷,虽然味道好。
整碟下肚,浑身不舒服。
我选择来到这家餐馆,贪的就是物美价廉路不遥,换来这样的货色,好失望。

我想说的有太多,时间却太少。生活满满的,却不需刻意安排什么。
说我太自在太享受吗?其实也还好。或许你会说是不是我要的太过多,人若一直这样盼将永远无法满足,也不切实,纯是一个日梦天天的无知女。
可我却不打算因你摇摆呀。

走道稍偏,但我也同时发现,我本以为早已远走的我已悄悄回来,一点一滴的。
生活中的助力很多,阻力也不少。定心剂打一大,命理学说我自2011年尾的衰运在2014年九月将彻底终结,运程将由一星跳至四星,可我据我看来,洁齐这小子对此似乎比我还兴奋。
也罢,我也不好不坏地衰了两年半,终结后是不是大好仍是未知,小小的坏事是出了几件,可迎面压倒的却是对自己更有利的情况。
我越来越开心,就算还是路阻遍遍。

烈日下,我浮在大水池,暗暗回想从前直到出了神再回过神来,再离壁游往池中。
我也终于上岸,默默待在池边,等着步与本。
一阵疲劳,加上湿发拖鞋走大街,满满的休旅感,我一人独享。
天还是扬着雨。我用湿面巾披着头,慢慢地从一边走向另一边。另一边没人,正好让我稳稳坐着,等步本。
眼前大大的池宽宽的天,诺大的观赛席任我横躺,我却直直坐着,盘着腿,理着发,眼盯男厕门,目扫泳池的宽广。右边深水区的练球孩子好勤奋,也技艺精湛,于水中敏捷似陆地,几位女子偶尔上岸,多健美。
而左边的标准池内满是初学泳技的孩童,咿呀咿呀地在雨中吵。
你们多好,我们早就被驱上岸。

而步本终于肯出浴。咱的雪糕吃了一支再一支,香肠鸡块鱼饼吃了一串又一串。找不到拉姆利汉堡有什么要紧,我最终握着杯郁金香拿铁。
梦想的力量你不可挡,阻我步调我将赐你一枪。

2014年9月7日星期日

下了船,仍在摇晃。

不知是因为东岸的关系,还是落雨前夕,六点天已暗。
也不知是我太幸运,还是预期太准确,我只勉强能下海一天。

也罢,首日结束前我已决定,次日待在小船上,读亲爱的人生。
谁料人算不如天算,次日船长带着自己儿子工作,和向导父子叔侄三人同游,聊到开心处,船乱晃。
而我,就在这么一艘乱晃船,一待数小时。

现已接近风季,还是近期多雨,浪虽平,波纹却多。
驶船时,船身起降幅度极大,一顿一顿时候也不短,同船女客也极不舒服,开始晕船。
我最怕的还是这个一顿一顿的来回,感觉上骨架器官都快摇散架,加上几小时的晃动晒阳,整个人又晕又粘。
多想翻身跳下大海啊,可是我怕鲨鱼。

终于回岸,终于回房,也终于沐浴。
可我眯起眼,脑袋还是一晃一晃,
一晃一晃。

停浪碎语

二小时,便学会蛙式,比我当年快太多。

不安时期如期而至,未经查看我已知。
我便待在鲨鱼滩之上,一边发呆,一边与小艇司机有一搭没一搭说话。
咸咸的海风,海景美毙我的眼。
不久前的时刻还在海龟背上、群鱼之中悠游,
此刻只敢轻靠船身,眯眼看风。

一片天堂。
有放掉喧哗纷扰、乱金迷眼的城中生活而待在这这么美、这么干净的天地固然有它值得之处。
没有网络,我能活不?
没有咖啡馆,我还是不是我?

出发当日询问珍妮花大姐,可不可能戴着眼镜下海,才决定戴上无色眼球。
而来到海上,领队问起,才严重被警告,说渗入咸水的假眼会痛。
而一切的一切都顺利安全。

屏住呼吸,细尝美丽。
天是蓝,海是蓝,各蓝入同眼,却全然不同。
从船上跳下那刻,还以为脚板会痛;
触底之时心底却惊叹:好绵细啊!这到底是不是沙!
沙是白的,水是深轻,天是淡淡的蓝。
鱼有斑,有黄,有番茄尼莫,斑马尼莫,宝蓝多利,艳黄多利, 还有纯黑色的,我的挚爱。
虽说如此,最亲人的还是大斑小斑,不停在人身边游窜。
而心中念念不忘的,却是为数很少,荧光黄色的小鱼。
试过无数次,轻触小鱼都不行。
迷彩珊瑚岛,冷暖流不停,又如何。

指甲彩绘都剥落了,但这有什么所谓?
这才是像样假期。
不到半年的期间,踏两片海滩,往北去两趟,间中还外飞一次。
洛希、快闪、丢特、耐克,各色各款包都搜刮在手还不打算收手,
像我这样的女生,
此生还有何可求?

浪中躺

一边是绝美山树石,
一边是碧蓝海万里。

从海平线到艇底浪花一直在移动,船身因落雨涨浪颠簸非常。
不禁想起露西的时间、空间与存在一说。
随着船艇前行,白浪花与蓝浪纹从近到远地后移;去得越远,移得越慢;
而身下海水自然与前进速度相抵。


远船小艇,很妙。
伧忙搬货到睡房,细细地结由海风打在长发上,我缓缓地解。
友人倒床便睡。
七小时的夜车行驶,我也渐渐昏。

往浪中央

我乘风破浪,
任细雨飘扬;
看晨阳闪烁,
随颠簸游荡。


2014年9月2日星期二

漫天言。


玉壶仍在,冰心已去;
乘风游枯井。

篱外藤延渐漫天,
你离,我幸;
你留,我命。

但愿此生不识君。

2014年9月1日星期一

旁观

我只愿当旁观者,适时插入,
才够淡泊,
才不内伤。


生命,太复杂。
我只选择简单。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关注者

月语簿

20/5/2012

没有书房的人, 没有独立空间的人啊何其可悲。
只能索求他人睡下之后的时间。
有健康交换, 目前还算有的唯一资产, 给你吧。
给你当消遣, 给你当娱乐。
我只能不介意, 我拥有的唯一选择。
若稍想护己, 就坐等挨受千夫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