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一个人。

若你真想看一个人请继续。

行色杂乱。

不嫌烦请往下看。

2010年4月26日星期一

祈祷咯~

今天最后一次学车,怎么旧一点的kancil难驾那么多的?
上斜坡没有meter没有感觉没有声音,败!
parking 转完 steering 又不一样,又是败!
差别好大。。。
只有three point turn 差不多一样。。。
方向盘小小条的,难握。
车窗高坐垫矮,上斜坡时要探出头去看轮子好不顺利。。
还有很笨、可气可笑的,就是探头时被安全带卡到颈 ~___~
唉。。我也解释不了为什么我的状况时好时坏,明明很精神,也能出错。。累了吗?哪我明天应该喝杯咖啡。。。还是‘蛮牛’??XD
不然,瑶瑶代言的白马马力夯好了 ! 哈哈~

希望明天能精神集中(???)加上意念(??????) ‘护航我过关’~!
还是谁想上我的身?谁要帮我考? 哈哈!

前几天纳闷过手掌为什么脱皮,今天懂了。虽然没有脱皮,却只有痛。哈哈!

今天睡醒就觉得嘴角有点痛,要长ulcer的感觉,起床还去弄烘面包吃=不怕死。

[最近很疯钩绒线,可是钩钩拆拆地费很多很多时间才完成一样小作品。好懒惰,等我有mood才upload 图片 ;-p] 












2010年4月23日星期五

累得好过瘾

上个拜五一早去学车,结束后回家坐坐吃午餐,后又和kumo9/kump1 的‘一家四口’会面。
两个女生吵着不要玩bowling, 结果我round 1拿了一个‘X’haha!!
四个人终于有机会团聚了。坐下来,随便聊,就是狂笑~ 是不是被湾仔里的其他人瞪瞪瞪,没人理了^^
就算是凌晨才睡,隔天早上一样拖着身体揉着眼睛回学校。是时候开始练底架了,精疲力尽好过瘾。累归累,那种感觉谁也给不到,什么也比不了。老师教我的新架一路,希望能记得牢。
一起送jx去补习,回到熟悉不过的地方,我的课堂。同样的场景,同样的老师上着同样一堂课,甚至连笔记也一模一样,oxidation and reduction。望着以前自己的座位,又想到当时的冷。
这堂课结束了。学生交学费、问难题,解决完了老师才收拾好东西出来。
‘咦。。虹绫?在等妹妹补习啊?’wow 老师厉害,还记得我的名。
‘嗯。。等表弟。’
‘噢。。那你现在要读什么?读着了?’
呃呵呵,他自己也是nutrition出身,顺道向我解释。nutrition出路不外乎fitness centre、直销、guide运动员饮食、卖药等,也有做类似药剂师的工作,他不喜欢,结果变成现在的老师。要读很多生物、医学的东西哦!预料中的事。dietetics呢,在马来西亚的出路会比nutrition好很多,在医院也有工作,可是一直面对病人、还会要处理病人的排泄物@_@!!!啊呀!  food science 和 nutrition 天差地远,完全不同的东西?? sport science 则是要完成nutrition学士之后的事。妈就趁机问:有人建议她读精算,你觉得她ok吗?
他答:她的addmaths 是拿。。A-还是A....?
我答:-_- A+.
他答:我想。。应该能啦。虽然读完精算学出来就有个几千块的薪水,可是要考那个精算师的执照很难,考完那10张paper 薪水就十多千起跳。但是十个人去考没几个人pass...

七点多,终于翔补完习了,还没到必胜客就被人家打来追问:到了没啊,很饿啊的。一听就懂不是我阿表的声音(虽然是她的号码)盖了电话才想到是sp hui的声音 X D 
详情在这里 =p
最后两个小孩子在玩兔子~ =.=''
sphui家人很迟还没到,我上了车却被踢出来,叫我去陪她-_____- 汗  

今天,倒数第二次学驾车了。中午的天空很美,却被一只猫坏了兴致。一只可怜的皮肤病饿猫妈妈 ,一直追着我要往我身上靠 >_< 我明明没食物。。 追错对象了。。应该追那个刚吃完鱼作午餐的他~ 还拼命笑我
还我连拍照都忘了。
顺顺利利的今天,只是上山后还是不顺。有史以来最顺的了~ 还SKIP我最后一次Parking 和 three point turn. on the road 顺了~~~~ 开心~
回家途中,我瞌睡?!!! 被歌剧魅影的男主角传染了。。。吓坏我 。。眼睛差点闭。。可怕

明天他们是毛月的新教会开张哦~ 一间又一间~ 如果我真的能去的话,kajang开时我早就活跃到外星去了。

2010年4月18日星期日

矮瓜外星人


的确,看起来很傻,还有条尾巴呢。
能够包裹着钥匙,不会让它刮花其他东西,又不容易掉出来 就够了。

天 蓝

学车时的天空,总是漂亮的。为什么呢?
我太少到户外了吗? 




某一次的学车前


学车后









公鸡???哈哈~
可爱的地方



最后两张。。应该是在育华的候车亭拍的吧。。
都是载着满满回忆的地方。 

食物

        

不懂要怎么用掉okinawa黑糖,还好想到很久以前买下的agar-agar...我不会做羊羹,所以最简单的方法就是:煮融燕菜丝--加黑塘=搞定。一个女生,不该吃太多太寒凉的东西,只好只煮1/3包,黑糖放两块,却太淡了,没甜味,只有淡淡黑糖味-.-lll
最后一张不是甜品,好像是。。豆 ‘豆支’ 鱼? 不是我喜欢的东西就对了=.= 

为之疯狂2

那个瘾,还是止不住XD

这个。。。是上一次弄netbook垫前,从箱子里翻出棒针玩,又拍了下来XD
很久没玩了,所以到现在我都还不会棒针-.-
虽然曾缠着阿姨教我,但她回去了,再见面时,也把棒针忘光光~
依然懒惰学,虽然在书展看到有教学的书籍,想想也就算了,钩针够玩了~懒得无药可救=p





清华紫光 
娃哈哈
给我的未来的录音笔^^
中国制造又怎样,如果你不屑made in china,干脆不当华人算了。





 理所当然地为他们造衣服
原本想用紫色和白色,后来连我自己也不懂为什么自己加入冰蓝色,只知道有一团线堆在桌子上很碍眼,配起来不难看-.-lll
有冰棒的感觉咧  流口水-ing 


 可是hor, 说真的,紫白配很yam,很芋头 XP


上次去深圳,在家乐福买了右边的哈尔斯保温瓶,还算好用又美观(至少比本地的都好,这里卖得好像都没有品质比它好的---对,是中国货,怎么了?本地看到的,‘漂亮’花俏的一大堆,可你买来用看看)。左边的是最近爸去时带回来的,为了避免我和妈打架争杯用~ swtlll 可是是事实 ~_~   结果现在有个怪现象:我家的保温杯整天被换头=_= 不是我干的(很明显hor)
右边那个曾经是我的,左边那个现在是我的~ 啦啦~
ops重点是现在我正为左边那个家伙造衣服 



我的‘书桌’被毛线们占据了
现在的状况比这张图还糟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为之疯狂?



 
很久很久以前开始疯毛线时买的,收在很有中国味的圆盒子里





这两张是很滑稽的大嘴巴,后来当然拆了 


改成这样,秀气好多XD

 玩太多,把褐色用完了,忽然想到左边那块不知名的东西(N年前钩的),拆掉它就有线用了~娃哈哈

不懂怎么收尾好,又不想把他们的头都缩到一起=.=lll 

褐色家族全家福~幸福哟 ^o^ 一捆绒线应该不止这样吧?剩下的我到底用去哪里了?没印象 >_<lll





----------------------------------------

PART 2叫她白雪好呢,还是白毛红掌的鹅小姐? 


一捆不怎么样的红线,留着碍眼碍位子(好悲哀)
很明显的,这捆红线很少
 (有两捆,想钩一个侧背包)


还好想起这两捆白线~太好了
红白混搭,够鲜艳,也够清新,够夺目。


却是很失败地,这个下场 
忽然想到,无聊~ 
于是乎,我把它拆了
弄成这个,一样不满意

慵懒的咖啡猫冷眼看着这一切
这一次,好似好了很多,却还是缩着的
纳闷
还是把它拆了

这个也好不到哪里去 
暴躁没耐性的我就让他来个这样的下场!
我惹上我的结果=)

这个结果,很悲惨。 




想来挑战我的人好自为之吧。
这可不是白雪公主配上白马王子的童话。
我的白雪可是搭黑马的! 








完成品:




疑问:不是要弄背包吗?
我投降~ 很大,很累,很麻烦。已经不想再想怎么样才能让他不再缩起来。
不会想、不会要、不会喜欢、不会肯做一个大型的作品了。我的极限,只在一个水壶袋~  







我想我疯了。

2010年4月14日星期三

似乎变了

我,似乎变了。变得沉默?深沉?寡言?距离?
虽然说,依然手痒痒拿钩针;依然,吃了酸的耸起肩、吃了辣的咪咪眼,冷的、热的一入嘴,微微受惊。
不知是老套的岁月洗礼,还是逼人的空虚。连月光都洒不上我身,何况那温热的阳?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唯一迎着微风的面,只有在学习驾驶时的凉亭。
偶像剧,照理来说应该是这时候的我的精神食粮。昔日‘美食’今日却黯然无味,却似一直紧牵着我前进的绳索忽然断裂,还了我自由身。
换了,换成了网络,换成了面子书、部落格。小时候老师教的精神食粮--- 书籍喂不饱我,畅游穿梭于大马blog里,我找到一种感觉。可是,我分辨不出是不是因为我离开人太久了,忽然回到人群里,看着人们不同的生活、世界,就像在我自我封闭的墙上找到一扇窗。
离开了, 改变了。脱离了师长管教的学习世界,等着我的是不一样的未来。

昨天替自己写了一封信,可能是我首次认真地用英文写信。我翻了书,翻了字典,写下约400字;删减后,依着要求 只留下不到200。把它寄掉了,今天下午。



不知为何,觉得肺好无力。偶尔在睡眠中还会被胃痛叫醒。是给我的警告吗? 

2010年4月9日星期五

惨啊~

逛到wuliao-ing的部落个时,看到他也学吉他了。
哎哎哎~ 怎么这样~
好不容易有了把吉他,却。。。。。
argh~ 懒得去买。。

下不了手

以前吃麦片都是妈咪弄的,加点糖,好吃。
自从我学会煮水(??),自己泡麦片吃,一段时间后就不加糖了
我真的会大大声喊 少油!少盐!少糖! 的人,也是想体重下一点,衣服尺码小一点的人,不加调味料能吃的东西,我怎么加得下手呢~ 除非,那时我信得过、吃得下、对身体起码不会加上太重的负担的、甚至‘有点用’的,我倒会加的很爽快~ 比如 milo~ 坚果~ 葡萄干(糖份很高哦)~ 差不多就这些了,那些美味的饼干不算健康,但我偶尔也会拿来配XD.牛奶?免了吧。。好恶心。

回到主题。
今天在厨里找到谨存的一包‘多合一’麦片饮品,只弄它来吃(早餐)又好像不够分量,妈咪又在旁边一直叫我弄麦片加那些麦皮来吃,啊~~ 很懒得打开塑料袋、小心翼翼舀出一汤匙 再加进碗,还要捆绑回去>< 麻烦!!
于是乎,干干脆脆撕开‘多合一’麦片,倒进碗里加入热水在加多多匙麦片,搞定~

放凉过后,搬到电脑前,一面吃一面打网志~
久违了,加了糖的麦片的味道。淡了,不太甜,仍然很甜-.-lll
吃剩了最后一口,突然觉得好腻。难怪当时我没加糖,仍然没感觉到差异。
结果,我还是喜欢不加任何东西的麦片,干净,爽口。有麦片自己的味道,仔细地咬,你会发现其实它很脆。

看到包装,那是四合一的 natural oat cereal drink。
还是享受回最适合我的麦片kosong。


待会吃昨天弄的冲绳岛黑糖燕菜糕,水和糖都放得太少,口感怪怪的,不甜甜但有黑糖味。
很喜欢很喜欢洗燕菜丝时的感觉,很好玩XD  

2010年4月8日星期四

厨房话

总是在最繁忙的时刻。
她朝电脑的方向喊‘诶,能来帮我切菜吗’
回应她的是‘你要我切我就切咯’
过不多久,她又朝同一个方向喊‘来帮我切菜好吗,啊?’
回应她的,还是‘嗯、哦、啊、好、等下、han la’
过不多久,沾板上传出“咄、咄、咄、”,也不知道一门之外的她听得见与否。
过不多时,一切恢复平静。
不同的是,碟子里的条状青菜变成好多截。
不同的是,一条条的胡萝卜变成了一片片。
不同的是,满是菜渣这沾板变得平滑干净。



隔了一段时间,厨房里传出他的声音:喂,这几个碟子跟我洗起来~

单身 一人

悄悄地来,悄悄地走.
很多时候, 一开电脑就log in msn/facebook跟一大堆好友打招呼.无论是谁主动找对方,很多人都爱‘hi’开头,‘gtg, bye’结束。搞得下线前都要到个别视窗里告别,无奈,麻烦。来得不轻松,走得不干脆,关个电脑都需要十分钟。

偶尔,一上线,却没几个好友在线。孤单不孤单?有些人会觉得寂寞空虚,无聊透顶。当然,我也是,我是人。对一些人类的感觉或想法就算再不屑,也无可避免。毕竟人有人性,人活着的方式,惯性。

有习惯,有寄托,可自己的习惯与寄托不在的时候呢? 重心一下子没有了,茫茫然如行尸走肉。这样活,累不累啊?可不然呢,生活怎么过?

谁叫你去管那么多、那么宽?
谁叫你这么在乎?
谁叫你让执著捆绑自己?

偶尔,悄悄把友谊卸下,乐得轻松自在。
你把对方看得那么重,在对方眼中,你 可能只是个过客。

怎么那么无情呀
等你习惯一个人,喜欢一个人,享受一个人,才会懂单身的乐趣。
某人就算对你多重要,也比不上自己。只有自己把自己调整好,才能活自己的命。
你对我再怎么样,我若不觉得和你投缘,又怎样?

你好,我好。
淡得舒服,畅快。 

2010年4月7日星期三

是不是惆怅 还是绚灿玫瑰


今晚上楼前在楼下逗弄那四只猫咪。
太~可~爱~了~!!!
恰巧手中有个不要了的塑料袋,就拿着它,到猫们面前晃呀晃~
几只傻傻地见了就逃,剩一只呆了呆,伸出前爪搔两搔,就玩开了~ 还能在地上翻滚!
另外三只没胆玩,眼傻傻地瞪着飞来飞去的袋子~
受不了。
宁愿喂蚊子都舍不得上楼~


 大花配大圈,小花配小圈。
不错吧?真的很漂亮~
差一点就带三个回家呢 
在那里看到小圈小花很秀气,怎知回来一戴,大圈才美,小圈太“复古”了,而我的人却在复古和现代之间,两者都很难搭配。算了,学学男生样更好,省得烦。


终于,第四次学车,遇到秀琴,一起学呢~
见到我想见的,做到我想做的了。坐在亭子下,凉风习习,白云飘飘,树叶随风摇,再累再热再晒 也不辛苦。。
一整套,东撞西撞后,才能做得完整。
隔得太久的遗忘,终于被记忆唤醒。
我这个拜二没考啦~ 哈哈  多几个星期才考
怎么能间隔那么久呢。。我也不想的啊。。感觉、记忆、技巧全还他了。。 还好,找得回。不知道,我留下 的是什么印象呢。

剪掉的虚虚发尾,有青春的痕迹吗?
遗留下来的,只是年纪吗?

久违的玩笑,却太短暂
不告而别  那   不能代表什么

反正  只是过客
船过水无痕

一个月后
一年之后
你的记忆里,
未必还有我
必须 清醒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关注者

月语簿

20/5/2012

没有书房的人, 没有独立空间的人啊何其可悲。
只能索求他人睡下之后的时间。
有健康交换, 目前还算有的唯一资产, 给你吧。
给你当消遣, 给你当娱乐。
我只能不介意, 我拥有的唯一选择。
若稍想护己, 就坐等挨受千夫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