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一个人。

若你真想看一个人请继续。

行色杂乱。

不嫌烦请往下看。

2015年1月10日星期六

三首陈奕迅

嘀嗒后头
计划了照做了得到了 时间却太少
多让人心惊。


这么刚巧,三首歌在循环播放的歌单里接连唱。
新下载的是旧歌,歌声口气与情感在耳机里把梦歌的词挥发得淋漓尽致。
最先一曲是预感,我绕回去重听。

轻音前奏,吊高的嗓音有一点点不屑,越来越多不满,越来越明显的拉扯。
后面的痴心有一种半真挚的虚伪,和渐渐加浓的无奈。
拉扯的偏高嗓音,于我是一份小意外。
先前就钟情于全低音的好久不见。从没料想过有这样无奈的半高拉扯。
我想那样的尾声里应该有几分真心,几分期盼,还有明瞭现实里的不可能。


好久不见。
于友人小车上不强的音响下听见已是惊艳,
这无波澜不高亢的喃喃低语,是渗进人心的歌曲。
几经周折下找到里陈扮着卓别林的mv,有我满心的不解加上刚开的眼界。
后来在k房里点唱,才发现是大低音,又是意外发现。
杨的翻唱毕竟太多表演成分,失了真切,只多了煽情,始终进不了人心。
总是不如低喃,藏于内敛之中深痛至麻木里的微煽情。
太年轻,不行。
旧校里的街角,倒还真有咖啡店。
非要小白耳机才听得见这低语中经典的微酸涩。


突然转接成的一曲粤语歌,说着27岁,似乎年岁日大,
感慨渐多我却觉着这仍年轻呀。
可歌者竟就唱着心跳渐少肌肤日弛,这应该还是场太早来的感悟。
这词还是很贴切的。
我更怕  真如歌唱中那么拼搏至尾  真忘了怎么高兴到如歌中大悲 那怎办?

嘀嗒后头
计划了照做了得到了 时间却太少
多让人心惊。

我若真到如此田地,
到变卖了灵魂、上链也没心跳,
谁能让我找回那份昂贵觉悟的时刻,
看破时记里渺渺的一生,
体悟金银机芯谁制造都是一样?


但愿若走上那不幸的道路而无人劝悟时,
我能打开这篇文,
就此勒马。

别名古屋归家。

“当看见词的时候我就知道是它。”

翻着尤管找歌,百无聊赖之下把《离别赋》搜出,
紧接着,品《花旦》。
词所写,歌所唱,一搜就有,也不是新曲。

止水 写的《品中国名伎》已读了好些天,美人的迎送、才女的诗情、悲人的婉约与遁悟是一篇接着一篇。
隐隐约约,牵连着《花旦》,牵扯着情感。

距离餐聚大概还有半天,我正犹豫着要不要把新瞳色戴上,要不要再打一把艾丽莎辫。
原可到临近新场享空旷,
原可到谷中深渊享拥嚷。
可我还眷恋着一杯家烹咖啡的时刻,
也不舍这段午后阳光的阴爽。

我庆幸,尘扰还远,或已经离走。

2015年1月3日星期六

原来你们在追一个皮球。

人在车上,通往难波方向,目的地是京都。

听说京都很美,也听说名古屋尤其城镇不轻易下雪。


昨天的郊区里,我冲向户外,只为了痛快地淋一场大雪。
湿的却是我的小黑,心疼。


今天踏入酒店大厅,心底惊喜地欢呼:
名古屋市内飘大雪!

很轻很细很密很飘,是确确实实的大雪。
再淋一场,畅快。
不妄我昨晚冷得挫咧抖。

我不属于这里。

跑,跑,跑!

什么能让你欢喜
什么能让你温暖
你那么的特别
我也期望我特别
但我是怪人
我是个怪物
为什么我在这里
我可不属于这里。。

Creep - Yoga Lin 的翻唱,于特急列车之上。

浮飘

出发了, 去我朝圣地人的朝圣地。

“岁月离合都是空。哀怨人生说不完
月湾湾  犹原月湾湾”
当舞曲歌后如此唱,天上并无一弯月,
只有几块绵绵的云,像无色棉花糖。

最开心的,好像是因为我的洛希小褐再度出马,
去的还是当年她卖身的那片土。
土色的洛希,再去纯白之地,只不过换了一个岛屿,变成一座城市。

唏嘘当然有,心境也不再相同。
这一次长途我心所惦念的,将会只是冰箱里的那片oreo cheese cake.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关注者

月语簿

20/5/2012

没有书房的人, 没有独立空间的人啊何其可悲。
只能索求他人睡下之后的时间。
有健康交换, 目前还算有的唯一资产, 给你吧。
给你当消遣, 给你当娱乐。
我只能不介意, 我拥有的唯一选择。
若稍想护己, 就坐等挨受千夫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