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一个人。

若你真想看一个人请继续。

行色杂乱。

不嫌烦请往下看。

2010年12月27日星期一

能出让。

什么浪漫诗人,越读越不对劲。
说我不懂欣赏也好,造诣没那么高也罢,那文字怎么读我都不觉得美。
只有淡淡的恶心,是我的读后感。
他的名那么高,很受文学界赞赏,曾拿的文学科课程里就有他的文章,学他的思想,还有他的文笔。
倒是我说话和脑海里浮出的文字有一些他的格式。

大半本都是诗篇,散文也好长。小说还没想去读。
那诗篇每一篇都要恋爱,没有一点清新畅快。
他的爱,让人直坠冰窟,像地域。
或许像他述说的:这是一个什么样的世界,
--容不得恋爱,容不得恋爱!


若是你很欣赏,我愿意以二十元出让。


镀金的驴肝肺,不如作罢来得诚恳!
作罢!

我未来的房

我的房,
将要有雪白的墙,
还有放阳光把满室照亮的窗!

我不容得拥挤,
容不下拥挤,
不让我的亲爱透不过气。

2010年12月25日星期六

圣诞日-记

早早起床直坐5小时的车,在小贩收摊前到槟城吃了不好吃的午餐。
只有几档还在营业,只有那点心档有水准,吃到好吃的菜馃而已。云吞面没味道,MAngo kerabu简直是辣椒捞芒果,吃得我全家口喷火。
随着从酒店路过光明日报、LORONG SELAMAT、UMNO、MASJID JAMEK,去到光大打个转,再往前走。整个路程看似很远又好像不远,加上对自己自信满满:去中国旅行连走一整天练回来的,深信着走着走这就到了。
还真地走着走着就到KOMTAR了。我是行人,一路上车子摩多从我身边飙着过,还真得不太敢把肥仔相机拿出来照,很有拍照价值的建筑物一间一间地我从他们前慢慢走过,心底暗暗喊遗憾。结果转了很大一圈回来,我只拍了那一堆很不好吃的辣椒。

原是想越过光大去吃超好吃的CENDOL, 虽然说到SUBANG那一带的GIANT也吃得到,但在炎炎烈阳下站着捧着一碗煎蕊冰吃得满手都是椰浆,那滋味怎么来说都是不一样。更何况在临走之前,还能向老板要求一颗冷冰冰、甜滋滋的大雪球:霜丸 带着离开呢!
虽然那并不是我小时候的滋味和现在的回忆,但是我贪那份爽快。

2010年12月24日星期五

平安,不平庸

冬至过了,明天是圣诞节,今晚是平安夜。
点不点烛光?平安夜是不是要在烛光下唱佳音?
有没有这样的说法我不知道,只是忽然想到黑夜里闪烁的光芒有种祥和中的激情。
对了,想起20天前大学里的圣诞趴,那个大伙儿吟唱着歌谣的夜,我手里可是握着根蜡烛。
今晚只想窝在冷气房里,观看闪闪烛光燃烧精油,薰个香气满满的卧室。

今天我又花了一整个下午,搓汤圆。
原来糯米粉那么难斟酌,粉太多揉不动,水太多黏嗒嗒,搞得满手是份。
老样子,分出一半的粉团染成淡红,拿了两块巧克力切成小方块,把淡红色粉团都搓成小圆团,白色包上巧克力馅儿搓成大个子汤圆,方形和算盘状的当然都空心。

这边厢搓粉团,那边厢烧着的汤水却块干涸了,谁叫我一个人要顾完所有步骤?
那斑兰叶一看就知是我弄的,那么多片姜也是一看就懂是我加的,但是糖嘛,我不理。。
所以这锅汤圆只有甜度不由我操控。





搞什么鬼,冬至早就过了,今天是平安夜!
管它的,当天的汤圆我吃不够,今晚客人将到我家,他们今天未必有吃到汤圆。
反正我做得不多,反正我没庆圣诞,所以这个平安夜决不平庸。
由汤圆陪我度过。
爱吃的不是汤圆,而是那份感觉,那份不平庸。

2010年12月23日星期四

要一碗温馨

屋子里还弥漫浓浓斑兰香,冬至搓的不只是汤圆。

原来不只是我啊,别人也有搓不圆汤圆的时候。

晶莹可爱


最多的还是汤圆,接下来是汤方、汤扁。
圆者浑圆,象征团圆与圆融。
方者正方,象征方方正正。
扁着形如算盘子,为数最少,象征偶尔也该精打细算,但非每时每刻。
过去了五个小时才在这清晨上载图片与文字,所以不需和任何人争艳,这是我的位置、我的颜色、我的选择。

大个子的包了香蕉、黑糖,还有巧克力,纯粹做个记录。

想起在中国吃的拌面,拿了花生酱混着吃,浓郁、香甜。


要记录的还有一个。
那一夜,我们见了面;一起逛街,一起疯癫。
留下的图片不多,埋堆的时间不长,而人数也不齐,但是他就是那份感觉。
谁也取代不了,那种相隔再久也挥不去的味道。

2010年12月20日星期一

结是节,节才是结。

渐渐感受到年终假期的氛围。
有人放假,有人度假,有人回乡。他人度过假日的方式未必和自己一样,但如果能让我安静呆在家,那就是对我最大的慈悲。
那段时候常听到抱怨,诉说家里无聊、多想外出,逛街聊天透气都好。这个年龄的人多么想念旧时朋友我知道,自己也深陷其中。这不再是一日三秋的说法,秋天过了,而冬天也即将结束,掉落满地的凤凰花化泥已多时。
多就没聚会了呢,很多事情是说不上的。

天气渐变渐冷,看重传统节庆的一定在搓汤圆,冬至在华人世界里是个大日子。冷天里吃热乎乎甜滋滋黏嗒嗒的汤圆,更暖的应该是家人围聚在一起的感情。天气就算很冷,一家人聚在一起,就算只是呼气也会把空气哈暖,锅子里汤圆散发的热气加上他的能量和卡路里也会提升环境温度。
小时候就很喜欢搓汤圆,搓的时候比吃的时候开心。以前会喜欢甜甜的糖水,可是现在看清了加进锅子里的白砂糖会有些心寒。原来我喜欢的是玩粉团,用糯米粉捏出各式奇形怪状的玩物,那不叫汤圆。他们和一般汤圆一样在糖水锅里翻腾,但并没有汤圆浑圆饱满的外形。最喜欢最方便也最常做的是正方形粉团,我叫它们‘汤方’。我还记得有一次和表妹们一起搓,作了屋子、抱枕枕头、香蕉、米奇老鼠,还有看不出分不清的物体,还有已记不起的形状。。

但是那种自认为走在时尚尖端的人未必看重冬至。对于他们,寒冷的冬季有最美的圣诞,白色季节里要狂欢。装扮一番后跑趴、玩得深夜不归?我不知道。我当个小老百姓,会做的不过是逛街看圣诞树,顶多在布置得绚璨的树前拍照,和身边的人讨论哪个购物广场的布置然后惊叹。这是个热得冒汗的国家,或许只有在入夜时候,当灯泡们发出节庆的光亮,当听见身边的人在互相邀约,当走过的广场一间间地把饰物摆上,把主体颜色更换成白、绿、红,当家人把圣诞帽从橱柜里搜出来。。。

年尾里两个重大节日聚在一起,算不算东西两方世界完美结合?
东方人庆冬至也庆圣诞,西方人我就不好说,自己并不熟悉那国家、那文化、那思想。
但这两个节日在当代华人心中应该同比重才是,不该有了狂欢的季节就忽略自己家延续了上千年的习俗。


情结情节,有感情才能结成一块儿,由感情系起一个个传统节日。





这竟是我最想听的圣诞歌,呵~

2010年12月18日星期六

午夜的疲累想要的不多。

有一种午夜的疲累。
照理说,这疲劳会出现在一个想睡又被烦事扰住的午夜,凉爽而劳累,又带着一颗兴奋的心。
今天回到五年常在的候车亭,自己已经缺席好几个月,太极拳好像被我荒废了,而友谊有没有变遥远?

回到家,我对家人说:我今天讲了好多话。
当时不过才是下午呵。
一个点了好多肉类的午餐只有一样青菜,我自己是被胡椒和姜的辛辣香味熏得很开心,希望他们也很开心。一时倒忘了自己忌酒了,可是刚才的菜肴里却有花雕。不能吃海鲜的时候,忽然想起那锅辣汤里好像是有墨鱼的。反正我也不确定,反正听说煮过之后酒精会被挥发,一切就先照吃下肚再说。

并没有做什么有损劳力的事,只不过意思意思‘表演’一套比赛用的简化传统套路,还念念念了一整个上午,就如同刚才写过:今天讲了好多话。
脑袋需要放空?
他的主人我,整个人应该要放空。
要轻轻松松地出去玩?
不必麻烦。

就算只是空空地在窗边听歌,吹吹风,那种悠闲和惬意就会一直跟着我。
昨天下午难得有了闲,现在蜜瓜口味的布丁正软软滑滑地躺在冰箱里,唔唔。。要去吃了呀。
其实我对这类加水加粉加奶加糖煮一下就好的软化冰凉型甜点还是很喜欢,前提是要合我口味,而且不要太甜,颜色也不能太夸张。这次第一次去买水果豆花布丁粉,随后这包汾和淡奶被收藏好久,才终于得以见人。
对它不太有信心,所以这次只做半包,分量不多但刚好。
有点甜但刚好。
故意放少一点水,但刚好。
淡奶放得比半罐多了点,但刚好。

虽然剩下半包一定会做完,但会不会再买第二次?
难说。

2010年12月17日星期五

想念的牢骚

不愿跨出大门的今天,在家里的小角落洗洗刷刷排排擦擦,还有煮一锅甜点,哪里知道只有好几碗。
那些事一早就想做,结果不是因为考试,就是因为。。。过敏,手脚痒得不得了,沉沉睡梦中还会因他们而起身,擦了药膏再骗自己入睡。
现在情况终于好转,到还是不太敢碰触灰尘,不能碰洗涤剂洗碗液好不习惯。
想当初因为那特别的原因,我还常用洗碗液清洗手掌。

甜点送进冰箱却还没凝固,悠悠转转静下来,发现今天时间过得不快,开心。
一抬头,时钟却告诉我下午了,下午了,在几个小时就是傍晚。对呀,天气原本好冰好凉,现在我感到一丝丝热气。
哦,电风扇没开,窗前纱帘很慢很慢地飘动。

咦,脚下又是灰灰沙沙的,还有报纸和头发。
好不顺眼好不自在,灰尘。。。
灰尘啊,很要命的。

我想懒在家的光阴,还我。

连续剧没追完,想看的电影小品也没看,倒是一直出出进进;明天出门后天下山还要网聚,多几天又要离开家了。
对了,还没约她出来。

我要一个安静在家的悠闲假期。。。难吗?
还是要说我不知足?

我要的只有我知道,所以我能够怎么方自己就能怎么快乐。
有些事,告诉不了他人那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好想念玩空气的时候哟,明天能不能?

2010年12月14日星期二

这个早晨好呼吸

睡着之前手痒脚痒,把袜子脱掉再把脚丫露在被单外勉强睡着。
昨晚早两个小时跳进被窝,今早早两个小时从被窝挑起,说是‘因果’也太牵强。
我还发现一件事:常常想好的文章大纲和句子,坐下来敲打键盘时却不是哪一回事儿~

吸~ 呼!
这个早晨,空气好香。贪婪地吸、贪婪地望,巴不得紧紧拥抱自己的时光。于是,迫不及待在清晨起床,倒好一杯温开水,就把屁股黏在椅子上,让指尖对键盘倾吐浓浓的思念。
直到现在,脑袋还是空白,有一种小小的兴奋~

尤其是在心灵与生活上不充实的时候,就算呕写出十万八千个方块字,可是方格之间的文字还是空虚的。
在这个只有早晨的早晨,好像再也没有什么好记录。
只有再去把失掉的补回来,很用力很用力,补得很用力。

2010年12月10日星期五

假期了吗?

 从城镇中望出去的一片天
那时下午了。

 圣诞红?
一年又过了,这久违的季节来临
一年一度。
腾得出逛街的闲情了吗?

 茶杯、辣椒、红酒。。。?
我在哪里?
我是谁???
我是我。
越来越high,话一下子也变多。
过瘾,一下子就过了
几杯进肚?不重要。
我不是好人呐~ 

回到家里的夜,
想起旧爱,看着新欢
唔....
一年又要过去了。

2010年12月9日星期四

9/12/2010

不过突然想记录几个日子。
紧绷的日子,恨不得早日解脱。
一直读一直看,半夜三更不睡觉。
没有前一次,没有下一次;我不爱他。
你走吧。

冷冰冰,考场的紧绷。
冷冰冰,考场的气候。
冷冰冰,考场的氛围。
冷冰冰,监员的眼神。
冷冰冰,一支笔写一个一个字。。。

无奈,人。

杯子杯子,一辈子。



  我亲爱的可爱的深爱着的杯子。
因为我参加了我人生中第一个、唯一一个圣诞派对
就在上个星期的明天。
小熊杯子与杯盖,他的主人很爱。
何况又是屈臣氏出品的圣诞杯呢。
《交换礼物》 
 从我手上传出去,能是个什么样子的礼物?
根本是完美搭配呀。
就像去年生日收到的绝妙搭配一样,一支钢笔和一本笔记,都好爱~~~
谁舍得用?

倒是这次,不忍了,爱她就让它存在得有价值,
让主人欣赏,为主任效劳。
写字看书疲劳时猛然抬头,见了发出会心一笑。
他太可爱了。
懒懒的熊仔戴着睡帽,看这就是舒服。
夜晚看了嘛。。。更想睡觉呀。
但我还得拼搏><
当晚就让清水和温牛奶替她开张
刚才又用它盛了满满一大杯子咖啡
香喷熏晕一杯子,那只熊还是那样懒懒地卧着
还是笑了。

话说回派对当晚,百余学生围成个大圈子左右传递手上的礼物盒。
可主持人一喊‘结束’我心里却跟着呼‘买尬,又是杯子’
前一晚我家又刚加入一位杯成员。。杯子多得是!
好在是她,漂亮可人的杯小熊
谁理得那么多,我就是爱用她,暖暖地解我的渴。
自己带了个温馨节庆派的礼物去,绿色叉叉让百色蕾丝包围,还有个艳到不行的蝴蝶。
最终看到收到礼物的人了,可对方看起来并不适合。。
不适合这样礼物。
小小失望。。 
 当晚大派送,一人一本John C. Maxwell系列书。抽到哪一本就看自己的运气了。



  这不知哪一天猫分量的晚餐,只记得胃很涨、很满,只知道最近晚餐吃不多,变成不再是吃自助餐的料,只是晚餐,只是晚餐吃得不多。

 惠心阿惠心,我要你的红豆。。。。我喜欢你的红豆。。。。。。呜。。




 大象巧克力,从泰国跑来我家,里面包着榛果,香香脆脆。
纵然外形再精致,他的巧克力却过不了我的关,我的味蕾是挑的。
只是油滑滑的,并不是纯醇巧克力的香。
我不爱吃,只爱看着他。




 耶。他们属于这个下午。
梦。寐。以。求。
我不喜欢之前的红豆汤,陈皮味太重,汤太稠。
我喜欢清爽+豆粒分明口感好的~
他们还在锅子里翻腾着~


 yeah.樱桃在我家,意味着有人刚从澳洲飞回来,有些小小的口福。
现在只剩枝干核儿~ 瓦卡卡

2010年12月7日星期二

成精

久不久又会听到他们的警告:你才几岁,钙质流失就知道!
是的,你那么说我不否认。
我的味蕾很挑,很精,精得让人讨厌,让我自己觉得烦。
是的,某某食物吃了一口就放下,油腥味。XXX 吃了没几口推开,好甜。
N品牌三合一咖啡喝了一小口皱眉头,甜哪,我只喝到糖味配上奶精!

他们喝咖啡最少加如一包糖,最少也是半包代糖,加上足分量的两包奶精。
我呢?直接喝下黑呼呼饮料,好爽的温暖。被瞪了一眼,她说我神经病;已看见了,说我成了咖啡精;丙呢?说:你小心啊,最好多吃钙质,能的话多喝些牛奶。
‘嗯啦嗯啦’,我回应着。
是的,咖啡kosong,除了麦当劳咖啡一定会加两包奶精和一包糖,那杯实在苦得让我受不了,偶尔放肆一下无所谓。我还记得自己读过的报章报道和咖啡包装上的营养标签:一杯不加糖和奶精的咖啡热量只有几十卡路里----我不瘦,是个要顾着秤陀上的数字的年轻人!
普通市场上买不到合身衣裳是件恼人的事。

我买超市上卖的AIK CHEONG咖啡袋,在马克杯里一泡就从沸水置放直到温热,不然被我舌尖嫌弃过于淡薄。若真的不方便,那就随便一包三合一咖啡(除了N大品牌)半包粉半杯热---还不是因为听多了那句话:你才几岁!钙质流失!
可是好像曾在报章保健刊里看过不一样的文章哦~
也看过不少‘咖啡利多于弊’之类的报道。
算了,烦人的东西别理太多,一天不超过二杯不足为患,况且不是每天喝。
更何况我是安怡的拥护者呢,不多不少也有那微微的效果。
 恼人的问题还是在我最近的身体状况:喝了咖啡,就算是一小口也会有轻度晕眩;是过敏体质在排斥与抗议么?
我想是吧,那阵晕眩之后换来的是眼睁大大,要想入睡一定得出动温热牛奶半杯。



怪医生,好人。
近期的皮肤不听话。
脚趾很爱起细细的水泡,奇痒无比,渐多渐大甚至蔓延。
痒,痒澈心扉。
痒得无法入眠。
痒得熟睡如猪的我会在夜间起身,进而辗转反侧不能入睡。
痒其实比疼痛还可怕。
在那种情况之下一定要见一见久违的怪医生,毕竟我的皮听话了很久,很多年。好事~
直到今天对什么学位阿~国家啊有了一些些概念,我才特地留意: 人家可是爱尔兰留学回来的内外科general specialist硕士!
其实和蔼的医生,有个怪怪的个性,话多就烦,别人干扰也生气,说着说这就在我屁股上射了一针,让我有些错愕,但也很直率爽快,省事。
像他求诊实在是速战速决的爽快事。
带了瓶子紫色药水和另一样药膏回家,那药水简直就像化学读过的potassium permanganate,用棉花醺了它擦在皮肤上会慢慢变清澈,然后棉花又渐渐变成黯淡的褐色。倒是有个臭臭的怪味,我不太接受他。
若要说个我不满的地方,那就是擦得满手满脚油腻腻,在‘行动上’超级不方便,而这又是个要猛翻笔记的时刻。
不行不行,脚开始很痒了,下线擦药去~

对了,昨晚12小时的睡眠睡得我真是满足~!!!

2010年12月4日星期六

4-12-2010 下雨的夜肚子饿。

有个瘾想上一上线,不为什么,没有原因。
明明期末考近在转角,饥饿的不只是我现在的胃,还有一整天、一整季的心。
想你啊~
窗外的雨滴声音量调小了,我这颗头还湿湿的,不久前还打了几个喷嚏。
热腾滑顺摆进嘴又会出一生汗,可是香辣辣的滋味把心烧得痒痒痒,真痒。
换衣,出门去;想念的人多两个星期再见,我要参观新屋!




 浓浓香香,然后擦嘴离开。

2010年12月1日星期三

12月始,是早晨。

12月1日,没上课却起了个大早,如此拥有属于自己的时间。
如果到这个时候我还要写那些想当初,那我也太烦了一些。
想当初自己还在中学
想当初还在准备大马文凭考
想当初刚毕业
想当初有个长假悠游闲
想当初到处旅行趴趴走
想当初睡到什么时候是什么时候
想当初有太闲钩勾针钩一整天
想当初,想当初。。。
当初非今时此刻,一大箩筐的事要做。
也不知为何时间多得很的时候闲事也很多,倒不觉得有空白的时候。
那个时候到没有重温旧剧的时候,可现在?
大脚大脚侠女皇后? 看了几集追不下。
吸引人的依旧吸引人,可是时间拿着鞭子怒目瞪着我。
好吧。我离开
离开了依然会回来。

12月1日,2010 要走了。
要纪念我们拥有太多。
我会疯狂得想杀人,可表面像一湖水般平静。一叠一叠的笔记要一张张一字字地生吞,囫囵吞枣你有没有听过。指缝间流失的时间,谁给我补回来?

2010年11月28日星期日

28/11 下午

 我又去了那不怎么样的展览
一样排着长长的龙
有车龙 也有人龙 
 记忆里久违的好滋味
 一样鲜美
 忘了我看不懂这些符号
尤其是这只乌龟
就懵懵懂懂地掏钞票把这本书带回家 
记忆里的
它突然飘了出来。
咦,天下雨了

书香其实很奇妙
去的第一次,遇见豆原的美莹
去的第三次,遇见豆原的主人,文心。
遇见两人的地方都是城邦地盘。
奇妙啊。
奇怪的是书香我去了三次,
更奇怪的是三次我都有收获。
虽然我常常逛书展,每一次书展都逛好几次,每一次都不亦乐乎,而这次很亦啊。
这一届每一次都很没有目的地乱走,心里都是满满的无聊。
若让大家知道我三逛书香,肯定说我神经病。
加上对我来说没什么好逛了,该买的书、想要的书大都在我柜子里,而我的书柜已爆满,马来西亚卖的书我全都嫌贵。
三逛书香是为何呀?
反正入场不付钱,不去白不去。
没有参加任何问答比赛,没有锁定任何书,就是去人群里走呀走的。
今天书香最后一天了,明年见。 

给某人

任你选,任我选。
都一样。
做出选择吧~
无论是绿的自然,还是蓝的书卷
我都爱

2010年11月27日星期六

又是书香

妈咪要去书展,而我逛过了,就带着相机去游街咯~ 但也没什么拍照
其实我只是懒惰写文章~

带了子弹去打仗~
 肚子饿了,那就先吃才去逛~
 和往年一样的上方~
 逛到收档,一贯的作风
 回甘就像现泡,其实我也是冲着她而去~
 终于买了笔帘,难得妈咪点头买给我
哦?50%嘛...原本想买柳公权,但最后一刹那改变主意XD
人家都要收档了我才冲去柜台付钱。

其实我是为了逛书展之后的夜市,哪里知道,唉。

2010年11月26日星期五

咖啡在晕

刚跑了半杯的不加糖咖啡,喝了口,觉得不对。
开始晕眩了。
什么时候开始,我喝了咖啡竟然会头晕?
是某些时候喝太多了吗?
糟了,天花板在旋。。。

2010年11月25日星期四

我想吃蛋糕...

我想吃蛋糕。
想吃一片自己选择口味的蛋糕,独享。
大口吃也好,小口尝也罢,
我想吃蛋糕。
没有顾忌地吃~

我想吃蛋糕........

新阵线

 ondori绒线,不是我要舍弃minlon, 这本来就是竞争!
但只有他们啦,
其他的我都是minlon fans,
谁买东西不看价钱!

 这是新品,超轻的两头钩针,但要价有点很吓人。
没办法,谁叫我拿多年前的便宜货来比较~
时代不同,品质不同,比什么比?
可是满街都卖得12块多,
吓死人吓死人!
难怪商家不卖银色钩针了!
谁叫我家这个size的两头针和不懂什么一起私奔了呢。。
妈咪又偏好略大的钩针@@

喏~
这就是我要找的,9号最小钩针,就是冲着他去买的~
逛街时找了好几家店都只卖上图金色针,
贵死人~
可是这支要价2令吉,还是有点贵捏....
人家mydin才卖90仙...
可是她有透明塑料盖子,也就让我平衡了一点点~
谁叫我亲爱的MYDIN撤货了
 他原本是我的SUPPLIER捏~
瓦卡卡 
想起几年前、我刚玩钩针编织时
她才卖rm1~

时过境迁啦~
通货膨胀啦~
勾编我的白日梦去啦~ 
我不会原谅扰我清梦的人
新针线,伴我前进的新阵线。 

2010年11月23日星期二

书的气味~

11月23日蕨(Fern)
花語:誠實
花占卜:您是個愛好思考的人,當您板著臉孔一面冷傲的時候,正是您陷入沉思的時候。您嚴肅的外表常被人誤會,而且考慮得太多,不易重新站起來。記住,多笑一笑,您的人際關係會好得多。
花箴言:笑容是化解一切誤會的根源。
和每一年的这个时候一样,时间到了就去绿野的书香书展朝圣
很多马来西亚华人都一样,大家就自动自发参与这些节目
KLCC的也好啦~ 书香也好啦~
甚至大众书局清仓
都是满满的人哦~

很多人都会带着一拖拉柜的书回家
还洋洋得意
Holeen aka 月恋恋做不到,其中一个原因是家里没位子放置
另一个原因是:不能跟荷包过不去~
书不能吃、不能睡

说得天花乱坠,还是年年都带着至少一本书回家。


 这次第一次仔细地逛城邦,知道台湾来的书和人一样精致。
随手翻看摄影书记和杂志,心动不行动。
我一贯的作风:就站着把整本书啃光。
何必买了又嫌占位子?
我手上这本很好啊~ 独自旅行自拍美图,我很期盼的经历,但还是读读就好
虽然值得拥有=) 
现阅现用之:把手机拿得高高地拍摄,却失焦了~ 哇哈~

 气味之love you!篇
和老友鬼鬼光顾老油鬼鬼食档
这是什么感受。
看起来吃不饱的一餐却很撑
油条配热粥比起豆浆油条来好太多了
虽然也是连锁店,但至少有品质控制,价钱合理。
不像一些打着‘旧时味道’的本地连锁快餐大品牌,看似高档、曾经风光
品质和口碑却是一天比一天来得跌
餐饮业最实在的实力还是食物品质,行销搞得再夸张、连锁店开得再多
食物连卖相都让人皱眉头,味道更是夸张糟糕
只会让人



 还是回来书市吧~
午餐后专程回来拍这一本可爱的杂志
话说我俩脸上明明就写着‘学生’两字,
尽责的查票先生还硬硬要看学生卡
左挖右挖费了不少时间呐...

这杂志只剩三本,一本完好,一本很烂,另一本。。
就是上图那样超级破烂
这个角度拍摄只看得出左下角的残缺,可是整本书的它。。
惨不忍睹啊!


 pcHome vs 手工疯杂货
除了那本笨重的钩针编织,我还是第一次购买这类型书籍,还是杂志呢~
第一次购买这种价钱的杂志
第一次这么嚣张地跑去逛街
~~爽啦~~
 可惜的是着系列的手作杂志只有这两期,而其他系列我看不上
不投缘吧?
可是两本也more than enough for me~
够了,其他的留下次再搜购=)
一次买完是很残忍的事,下一次就没空间买书了,那是煎熬。

而pcHome嘛。。
能不能说是为了凑齐三本15块而买?
当然不是咯。
人家名书有主啊~ 

设计也很吸引人的封面
那不是重点。
首要的当然是又多又杂的内容,不冗长
我倒不想买他教导我怎么缝制拼布的书,
我可有很强大的军师和后援团在我后头。
我要的款式、设计和多元化的想法,她有。
当然最最最至关重要的
还是他的价廉物美,
3本15令吉。

右边那本我还没开封呢~~ 
他却还有好几叠存货,怎么两期差别这么多?
一些内里图~ 要就来看看~

另一篇 - 靖雯的游记:不是和家人一起的书展游记,我全文印象最深刻的还是我们早餐午餐的那部分~ 哇哈哈。 
一样是我们的第一次!

2010年11月18日星期四

又一个小王子:安东,倪

他唱歌的表情痛痛的,不论是歌里或脸上。
他样子像洋人,名字像华人,但他不是洋人或华人。
他叫倪安东。
他是中美混血儿。
他像无端端冒出来的歌手,其实不是,但也是。他早就在星光5踢馆赛里当超级魔王了,他当时唱的歌尤其是K歌之王和The Blower's Daughter,简单的歌加上清楚明确的情感不知虏走多少颗心。一个素人只露面几次,唱了几首歌,就代言当时非红人不请的麦当劳‘道地的美式咖啡’。

原来不知不觉间也一年多了,过了一年多也惦记了一年多,就如同我之前博文里提过的:星光捧红了多少人又忽略了多少人?被搁着的那些选手,也是有歌迷期盼的。
倪安东的前辈是老萧,敬腾,我说的。
不对吗?他们两个以外,靠踢馆爆红出专辑的也还有小胖林育群,他和我天线不搭,就没被吸引,就这样。
老萧很强,因为他是老萧;可是他性格上的‘转变’差异也太大了?有点难以接受,所以听歌就好。
倪安东比任何人都俊美,英俊而美貌。他的歌声沙沙的,但嘹亮;口吻有点痛,但清楚。很勾魂!他眼睛、整个轮廓很深,像男孩、也像邻家人,可是不对:我活在亚洲!这是怎么一回事?

Sorry That I Loved You
散場的擁抱
都是他的强项曲风,一英一中,要杀完全世界是吗?
mV也都很漂亮很贴切,散場的擁抱 结束前他脸上还挂着一颗泪。

原来这才是看mV的感觉,完全没有听过歌曲,才会一头栽进MV剧情里。
要不然MV每次对我的意义只有歌词,浪费了。
是我的因素还是因为倪安东?
还是他的投入让我观看得投入?

三个不是臭皮匠

近期内能说是‘鬼混’在一起的也只是她们两个,凑在一起吵到癫,就在那渐渐变熟悉的校园。一个是‘纯士毛月新村华小生’,另一个是‘纯加影育华中学生’,还有一个却只有‘在同一间幼稚园入学和毕业’, 三个单独时不说话或只对人笑笑,一起上同一堂课从没专心听完整堂课,永远坐在第一排但在教授前自顾自笑、闹、吵。

每星期一起到快餐店吃早餐,续杯咖啡和茶直到想呕还要带走,有一堂课被取消就去上他人那堂根本不是自己的课,还坦然坐在教授正对面,还要压低声量高谈阔论回味小学时的某某某。那堂客结束后,两个女生饿着肚子等我上完那一堂多出一小时半的课再一起在下午茶时段吃午餐,然后还要‘浦’上一小时多,才轮到他们上课我回家。

在那些应该花时间赎时间的空档,不到图书馆去工作,跑上同一栋楼的高层楼区去浪费时间,甚至在不到2米的距离内在脸书上公开交谈,堪称发神经的举动,还要三个齐齐对着电脑一个脸上没反应,一个露齿笑,另一个简直在狂笑。两个吃饱的和一个饿肚子的哈拉半天后一齐起身,笑着走下楼。

以前当同班同学时三个的话题没有过这么多,现在三个女生各拿不同课系,只有那少得可怜的几堂课同班。个个都是理科出身,却都抛下我一个拿媒体一个拿会计,还齐声说想转校,过分。

庆哈芝。

有难得一天公假,当居里夫人的时间竟比睡眠还少。
从闹哄哄的夜市回来后越来越平静,反正想吃的东西都吃了一半,而想买的就算了,反正夜市的定义对我来说主要是吃。坐在电脑前,腰脊渐渐不直,低下头看见不想看见的长大。
把能淋湿的地方都洗得舒畅,出来后处理了衣物就启动小笔电,再趁空档往脸上抹些有的没的,不忘往嘴里塞支牙刷。刚刚由进去房里点燃香精油,最近香薰都用得很凶,自从楼下的二手烟飘进睡房里,很让人厌恶。
谁说凡事不能对立而相依?就当脏烟飘上来的同时干净无污的空气飘走了,而原本的空间不会爆炸;这表面上看起来只是空气变得越来越臭,可是掀起表象后还是有理可见。
坐在这小圆凳子上了,才纳闷我一双手不能同时打字和刷牙。

真的只有阅读能让人充电,这是经过实践才发表的言论。

2010年11月17日星期三

午夜心中有杯茶

薄如纸白如玉的瓷杯里盛装黑乎乎的咖啡,底下垫个系列瓷碟,很强烈的对比。白衬黑还是黑衬白?
同样的瓷杯能盛装咖啡,不同的是这一杯加了奶,褐色液体披上纯白外衣,有人管她叫雅致。
同一个瓷杯,还能有个不同的意境,当盛进奶茶。
这一对是香浓滑顺....

窗外不是乌漆抹黑,远远的还看得见高速大道的路灯。星星依然在天上,可是天空被污染了!就算没有乌烟瘴气,我还是不愿现身,如果我是星星。打开门就光得刺眼,黑得发亮的夜空世界呢?还给我!

怎么,黑色不能发亮吗?
黑色的明亮若太容易被瞧见,星月的光辉会沉默。
黑白阴阳各占一席地,自然和对立的都不会被取代。

家里喝水只用马克杯,喝咖啡、喝奶茶当然也用马克杯。
钢铁、塑料材质的都不常用,就只是不常用,很难找出什么原因。
马克杯偶尔会装玫瑰或薰衣草,但他清澈的时候实在太少。
纯白色的牛奶看起来颜色和杯子一样,却没有过‘融为一体’得感觉。
喜欢马克杯传达的温度,他的厚度还有种厚实感。
咖啡色的咖啡还是要在瓷杯上才可口,尤其是在这种午夜的时候。
还有啊,很居家的马克杯最好置放在浅褐色的宜家木质组合桌子上,桌上最好空旷着。

2010年11月16日星期二

这一定是属于午后的时光

泡一杯台湾岛带回来的咖啡,娓娓道来。倒数第二包了。。
我始终受不了拿铁太重的奶味--《等一个人 咖啡》九把刀著,‘那个肯亚’说。
我举手赞同!
这应该是我读的第一本九把刀,最多第二本;当然,是借回来的,表妹的。
这一杯蓝山拿铁不同,甚至他只是一包三合一咖啡粉,可是他苦得带香,奶滑得好顺。
别理太多,只要没有让人反感的、无论是奶味、糖味。
至少它无过无不及,咖啡香就定在奶香和苦味间,那一个唯一的平衡点。



 很喜欢水滴图右上角的小法轮。
“柔细腻那一套抓不住我,我喜欢铿锵的”---像是属于午后的时光
悠闲啦,闲空啦;无聊啦,手作啦。那些未必是只属于午后的时光,却一定是用闲情冶自己的光阴。






洗了澡,要让头皮松下来。每次洗澡乘车都会想很多事,当然也得到很多灵感,但一件都没记录下来。忽然又想起:以前想过要让一片空间充满文艺气息,让她飘着文学旗帜,后来我想起有句话叫‘高处不胜寒’。 文绉绉,字难嚼,自己看?那样不如去写日记本,还能练习写字呢。天天带着手机看着电脑,右手写的字多还是握的滑鼠更多?
四方形里装线条,里面结构严谨,还能变幻出不同体裁,包装着不同的美。谁去发掘~
资讯时事是重要,但太沉重了。
和科技一样,让人先进、让人好过,叫进步;
至于在深层灵性里,我不知道他会不会成为拖累。



有一本书,让人要仔细阅读他的每一个字。
有一本杂志,很像让人要仔细阅读他的每一个字的一本书。

对于我来说,他每一页都有很新鲜的宁静和新意;有时候像空气,吸得一用力就都溜进肺里,我还没辨认好空气中的味道,也还没记牢吸引我的地方。

对着电脑是很疲倦的事,但很多事都离不开电脑,若离开了电脑就是离开方便,我不喜欢方便离开我。离开了,我会不会好一点?离开了,什么事都难一些。
只要我离开了,明天就会来得慢一点,我的时间又会多一些。





这是一篇很不完整的帖子,很多想法没来得及记下来就不见了。
可我还不是每一篇博文都这样?
天是蓝的,就算阴天是灰色而夜晚漆黑。写作灵感也一样,今天的因没记下而失去,明天又有新念头,因为我们一直生活着。纵然逝去的已挽回不来,可你看看前面,只要你循着生活之路往前走,会涌出来的只有更多。
几个年头过去了?年华来得快、走得快,像洪灾~

很像和之前一篇博文相呼应,但又是那么自然而然发生的事。是不是只有‘缘之说’才能形容这些事?
我说不准呀。

老子又说:道可道,非常道,万法自然。
我老子没这么说。
世界怎么运行,轮不到我们控制和插手,我只知道有造孽一定有报应。人类保护环境,环境就会保护你。今早有人对我说:我讨厌用保利龙杯子喝咖啡,我心想:嗯,很好。


来了就接受,过了就让他走。 每个午后到来,我喜欢。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关注者

月语簿

20/5/2012

没有书房的人, 没有独立空间的人啊何其可悲。
只能索求他人睡下之后的时间。
有健康交换, 目前还算有的唯一资产, 给你吧。
给你当消遣, 给你当娱乐。
我只能不介意, 我拥有的唯一选择。
若稍想护己, 就坐等挨受千夫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