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一个人。

若你真想看一个人请继续。

行色杂乱。

不嫌烦请往下看。

2011年3月31日星期四

公车味道记

庆幸今天没遇见‘撕撕乐帅哥’,优惠结束了还是时间太早?
才搭着电梯远远就看见冲过去的列车。既然火车头会冲,我也只好冲过关卡飞奔下楼梯,直接跑进最靠近的厢房。
(靖雯你的文字太长一串了,看了后我的思绪受到了影响-.-)
谁还理得接近的是哪个厢,门开着座位多进就是了。有男有女加上门窗没贴纸显然不在是女性车厢,但贪它座位宽阔车厢空旷空调状态良好,坐到左右都没人的座位就很开心了。

然后我很不愿意用这个词,然后一阵算浓烈的味道扑鼻而来。就是。。。嗯。
向左右望,都是友族同胞。穿着怎样我没话说那是个人喜好,仰头就睡还是合眼小悃我没意见那是个人作息,可是。。可是怎么个个看起来都让人信不过? 他们闭目我到处望,他们在暗我在明?总之我总有和他们下巴有点差别的感觉,虽然都叫毛毛的

其实常常搭车都会看到一种现况,华裔搭客实在很少。就算有,也是女性为多。所以我极度不喜欢搭上首尾两个厢是说得过去的,友族因为饮食习惯的差异会有不一样的‘味道’,而生理上也很自然的散发出一种。。不能说是魅力呀。
千错万错我鼻子的错,他连些些细微的味道也不放过!
倒是女性们得脂粉味,我勉强还能忍受。。
但被他们各式各样浓郁的味道刺激得连打喷嚏也不是一次两次的事了。。

2011年3月30日星期三

轻松一下,STUDY WEEK XD

 打开手机储存卡,
找出了这照片。
超好吃的印度rojak,就在加影通往士毛月路途中,一个叫‘pahling’? 的路口,大树下。他卖cendol也很好喝,隔壁档uncle的炒果条也够好吃。可是要切记,好吃的炒果条在印度素食档隔壁,是独立档口,老板自己炒、自己招呼、自己端,而不是隔壁另一边看似一家人另一档。 另一边的酿豆腐很有家乡味,亲切得很好吃,平时有经济米粉、猪肠粉、咖喱清汤之类的,就是一种纯朴的味道,不做作。再隔壁那一档有卖甘蔗水、糖水那一些,档主的女婿就是在卖另一档炒果条。嗯。。。uncle的味道吸引人得太多了,年轻人。。。加油
 兜了那么大圈,想说的就是,前天肚子痛直到今天还没完全痊愈的罪魁祸首是那个。。那个对我的胃来说有点太辣的印度rojak。
要说的还是:很好吃很好吃很好吃,痊愈之后我还要吃 -_________-
右上角黑黑的是老板的手臂,一个吃全素的善良印度大叔,连鸡蛋都不吃,听说是不能吃但我没留心听他说原因。

 杀不威---潜艇堡!(明明不是说还没痊愈吗)
是啊,可是和靖雯一起出去,不增肥哪里能行?
于是乎,QUICK-CUT --〉大闹 POPULAR + 废话书评一大堆之后,我们走向让人形象(吃相)零蛋的SUBWAY快餐店。一边吃一边嚷嘴撑大得很酸,一边还要悄声嘀咕隔壁桌两个外国男人各自吃个14寸大潜艇堡,我们一人7寸都吃得嘴不想动撑得人不想动了。

 还有一路上都在吵说很想喝咖啡。经过星八克时那阵味道也太浓郁了一些,等着理发时还有一阵莫名的巧克力味,比咖啡更香更浓更吸引人。
想要和这本书制个约定,假使我下一次去中国能遇见你,抑或是下一次大众书展让我遇见折扣至少30%的你,我答应你一定会带你回家。你很好,太好了,可这时候的我还是不想把你买下=s
看到1Q84,再看看价钱,心想:我自己去台湾带回来!

那个包包脏得太多人看不过眼也就算数,隐忍已久的主人终于受不了。
不倒出来不知道,我包里的东西也太多了,但还是不觉得有任何一样多余。
这才是问题所在,看不到问题点所以一直都没办法把问题解决。
不能再脏下去的有包包,还有一双穿的帅气、洗起来却累得趴地的白鞋。第一次买白鞋穿,却不是最后一次=) 但绝对是最后一次洗这一个包和这一双鞋,要命!
千不甘万不愿的还有洗头,明明不喜欢每一天洗头,但是持续了接近一个星期。
我在浪费水浪费资源浪费我的力气还有我头皮分泌的油脂。头发很容易干燥坏掉!

也是累了。八朵玫瑰加些许薰衣草小丁,让我肠胃歇息休息放松吧。。大挑战要来了。

2011年3月29日星期二

没有标题。。

这个时候很饿。很想来顿下午茶,最好有些小点心。

从昨天下午断断续续地睡到今天,除了说话几乎没有多余的活动。
不想吃粥了。

*很以外的今天抓到一些多出来的时间,时间用好便是多。后来在衣衫变湿的时候反而觉得干净、清爽。我想那是体内的感觉。
就这样,从等车变成了等人。

也好,至少在凉快的环境里感受草鞋带来的凉快。
时间逐渐缩短,拥有的悠闲不多了。对于时间和闲逸,我很贪婪。
只是有些黏褡,和汗滴的味道,我不喜欢,而且马尾是湿的。想洗个大澡,再躺在床上睡个美觉。
她要给读者的平和,我似乎收到了。
我希望我真切的拥有,而不是在脑袋里而已。
并不很了解这样方下出走该有的的条件和能力。我是安于现状的人,现实的,不太爱改变,又有不满现状的矛盾。这应该不再能用‘阿Q精神’来概括,总觉得这既复杂了些由单纯了些,还是矛盾。*
*这段是昨天在早上写来的,离开健身房之后。
哪料得到爽快之后竟是灾,虽然我如愿洗了澡睡了午觉。

昨天早上写了这一段。谁料到,不过一餐就成了这下场。就连平时最简单的一餐花生酱和牛油擦面包都只能观望,想吃不敢吃,还有kaya。昨晚医生说或许有些脱水状态是正常的,奶制品也最好不要碰,最好不要吃那些帮助消化的食物如番薯南瓜,就是说我今天再怎么想喝下午茶也不该去碰咖啡。

现在头上的发挂着湿漉漉。有人说生病不该洗头吗?只知道出过一阵大汗还不能洗干净也太恶心了。虽然说最近头洗得很频密,是有点担心发质失常。反正我今天一锭药丸也没吃,看着白色袋子里想到我没吐没泻没烧的,吃他们干啥?

2011年3月27日星期日

破功。

第一年,我舒舒服服的躺在床,迷迷糊糊的在九点多睡着。时间结束家人开了灯,我照睡我的大觉。
第二年,关得黑漆漆的家更吵
而今年,回到家我直直进屋把东西放下,灯不小心被开了一下再被关上。不到一小时我到开关处按了一下。
不是很好的心情,就拒绝参与
功课写了没有好几句,我让自己变成野魂游荡。。

2011年3月26日星期六

no good

才看完靖雯借我的第二本书,深吸一口气。
像个姐姐爱护妹妹的方式,她搜集了评论了女生们的故事。
我承认一开始时看不下去,所以抱着靖雯的书拖了很久。现在想看书,很奇怪,既然她被放置在案上就拿来看了。可能。。有我说不出也不想表明的可能,15个故事我一章章地看,看了想,试图一边消化一边吸收。
没有practical的经验,读一读theory和人家写的journal是个不错的途径,至少能让自己了解得多一点,目光视野广阔一些,面对事情处理时也比较有头绪,不至于在当下慌了呆住变成个可笑的傻妞。
15个警惕,要谨慎。
除了谨慎还能说什么呢?
这本当然不是教科书。
不是言情本。

刀倒咖啡

《等一个人咖啡》里阿不思是个泡咖啡高手
是个女同志
她不喝咖啡。
她说她胃不好,所以不喝咖啡
她评断一杯咖啡的好坏都凭自自己的嗅觉。

她的女朋友是女主角最后的男朋友的前女友
她的老板开的咖啡店名就叫作《等一个人咖啡》
老板娘依照离去的爱人说的话开了这家咖啡厅
那一个被等待的人来了 她把店收掉 不留恋

反而店里以前的奥客 后来开了一家咖啡馆
店门口贴着‘征阿不思 征思莹’
他喜欢店里的咖啡师 喜欢‘等一个人咖啡’。

露出刀光的锋芒
九道。

我喜欢不甜的咖啡
变态的苦味
我带她坐飞机回家


没有标题。。

线段掉入杯里,我不知道。我怎么了?
词穷了,活动少了,生活空了,心里虚了
勾勾织织,遍出的都不是能够成形的梦。

2011年3月25日星期五

镜中路

还记得以前常看新国连续剧,有一套叫做《镜中人》。
范文芳饰演假扮人格分裂的女子。
对于剧情的印象已模糊了,只一直记得的一首歌,片头曲,范文芳唱的--《路》。

对于其他人来说这首歌怎么怎么样部重要,当时对歌没什么感觉的,只是常常在片头曲开始时就坐在电视机前,歌曲一句一句地听,歌词一个字一个字地看。
被歌词吸住了。

‘路灯关进窗台/摇醒我的无奈/这城市只剩下尘埃’
‘没有爱的城市漆黑整片天空的精彩/再多的色彩也调和不出绚丽的未来’

寂寞的爱/在狂欢中苍白

谁陪我跳舞 谁又陪我同路

谁陪我结束 谁又陪我迷路

谁陪我祝福 谁又陪我麻木

 颜色越深,份量越重。
原来文字能这样组合这样写的吗,我是不是束缚在什么框框中。
很深刻。

记得那两句词当时是常常浮上来,盘旋着,带着‘字怎么能这样用’的问号。

巴上曲

在巴士上看《草鞋记》的序,但忍不住用耳机大声听歌。
又那么巧,这么宁静的书写时播出E神的《浮夸》。是演唱会版本,我听了好一段时候才发现的,歇斯底里,很煽情呢。
还很狂妄,这是当然的。

One take歌王唱了中文版的浮夸,不同个性歌路风格味道当然截然不同。林是大家认可的歌王,唱起中文版我当然喜欢,中文听起来亲切多了,虽然有些听不习惯,在不熟悉浮夸之前。
后来倒也爱那于狂妄不同的傲气。

这时身边的空位被个黄皮肤男生坐了,正当我还埋在头发里写字时。不自在,我收起了册子。一阵味道扑鼻而来,我不喜欢,又觉得这时候不好意思擦香水,这么做太明显了。不料,一阵子之后他下车了,车子还没开动咧。

下一首爱情转移的时候另一个女生坐到我身旁。我坐在窗边,当然。在这之前,我早在自己手腕擦上香香的味道。
车子开动了,当窦窦开始唱《你和我和她之间》
我不记得歌名写的是他还是她。

2011年3月20日星期日

这咖啡已是最后一包了,很不舍。
在台湾时喝到好喝的白咖啡,made in malaysia,无奈回到亲爱的祖国后怎么样也找不到。
诡异。
只带了几小包回来,撑了半年多。。
包装可爱就算了,不是重点。
味道香浓甘苦,奶和糖都刚好得美妙。
不舍得。
可还剩两口就完了。。
难得我会喜欢的三合一。。

有一点风花雪月

起床的上午,有一点想要饮料配早餐的欲望。
前一晚有一点被感染上旅行的心情,有一点找回想要却要不到的轻松。
这是这一阵子能力不足的压力,让我突然想念举家旅游的感觉,身在其中时没多大感觉,回想起来更怀念那份惬意,那段完全放松的时光。
想起昨晚终于弄好了那一小块青苹果,06年拥有的mp4同时鬼使神差邪门的就不听话,就像是默默陪伴主人,鞠躬尽瘁尔后委身下退。另一个在别人家但同时买下的mp4在好几年前就坏了,而我家这官不久前才慢慢的从记忆部分开始衰下,插上卡继续用时记忆卡也仅存一半可使用的容量。电池偶尔闹脾气,但时常充电是太简单的工作。
而昨晚完全不听使唤。
也好,淘汰得心安理得,一切是那么顺其自然。

昨夜 夜夜
戴个大个白色耳机,斜躺在床,听自己刚一首首挑出的歌,每一首都喜欢,就是指尖不太适应,不适应这个轻灵小巧。挪个身还要在枕被间翻着问:咦?去了哪里?
手和眼睛忙碌着。
开封极纯极净极纤细的白色线卷,握着最小的钩子,右手腕忙碌地转动。
人的确斜躺在被窝里,眼皮垂下了一半,空气凉凉的,只少了些玫瑰花香,手边最好用白色杯子,盛着黑咖啡,再不然清茶也可以。
该用新的织法了。 虽然我传统,喜欢踏实,但还属喜新厌旧的人 。可是不太喜欢改变固执的习惯。
我不喜欢刺眼的灯光,以后可等要矇张纸。。
那晚的月亮圆,也大,我却欣赏不起那个圆满明亮。
还是现实地为青苹果织衣裳实在 。
听着很多很多情歌,读了很多我喜欢的女博客,突然想起中五时文学课上的采莲曲。
那几幅采莲图,若干年后现在的我才来感触。。
嘿嘿,还是很享受早早离开电脑。。。虽然一样夜睡,很难改正熬夜的坏习惯。
时间不多了。

一段时间没在听《青花瓷》,
但还是很喜欢这一段
‘窗外芭蕉惹骤雨 门环惹铜绿  而我路过那江南小镇惹了你
在泼墨山水画里 你从墨色深处被隐去’
在瓶底书汉隶仿前朝的飘逸 你眼带笑意

很难眼带笑意

肚里只有白开水
该吃早餐了。

2011年3月12日星期六

天色,12/3/2011

今天的天特别不一样。
傍晚出门一抬头,迟疑了一阵,忍不住掏出手机对天空按一下。收入口袋向前走没几步,咦?
有彩虹!
不愿克制动作的重复。
望向天空另一边,却看不见另一端彩虹。
心仿佛缺了一角。

前几天是雨天,一大早出门就在朋友车上看见完整的虹彩,有点迷蒙但漂亮,难得,久违了。
可是多久没见到彩虹呢。
当时是很兴奋的。

白色云朵,染成橙色、灰色,并没有遮盖住蔚蓝的天原本的脸。
细细的叶出自哪阵风的剪刀?

少见

喝完热美禄不久,在网络的部落格界游荡。没来由的突然间一句话,她说她吓一跳,说我有很多没来由的突然间,很无理头,很吓人,很莫名其妙。
我没来有地说突然间好想喝三合一咖啡,加了足够分量的奶精,但不要像拿铁一样,那太过火了。我要顺醇浓香,橱柜里包装咖啡的选择不多,我现在不想泡海南咖啡。
只想要简简单单,一撕一冲一搅,够味的香香浓浓又顺喉,要那个不需要心思去解析的味道,这时没有要尝它的甘,没有心思去享受“口水带回来的甜味”。
又不想那么heavy,一整大包其实是重负担;不想大大杯子映出少得可怜的咖啡,不喜欢那盖不掉的清水的味道。
选择不起眼不夺目的它,那个居家又随便的它。
倒进半包全马出名的白咖啡,加入早晨的沸水。
现在的水温我不确定,像女生的心情一样。

呀,打完了字却快要凉掉了。
喝完没有温度的它,脑门似乎有东西在旋转。

2011年3月11日星期五

有一天,雨一天。。

丝雨似飞絮
片片点点堆满心头

檐楞边缘挂着剔透晶澈
伞下的手握紧,却轻灵
生怕捏损易碎的心

2011年3月5日星期六

转接。

登陆后,视窗上排蓝色的appearance bar上都会显示着两个字:转接。

在阅读一个非常“特别”的部落格,看到一排很多部落客都写过的文字:
在面子书与微薄风行之后, 越来越少人写部落格。
很多部落格都被荒废着,文字表达也局限在140字以内。
手机越来越聪明,去到什么地方都能替你大肆宣告自己的消息。

还是不太习惯,不怎么愿意自己拥有这项习惯。
不敢说从没期望过能随时适时透过指尖更新自己的状态,不计地点地捕抓网络上的消息,但我敢肯定自己在这方面的想法和热度一天天的递减。
了解我的手机也很聪明,他并没有免费连接脸书这项功能。
早晨有联想到这样一句话:时势造英雄还是英雄造时势?人格的完整形成还是很依赖环境的。

至于这类‘敞开’风气的完整形成,会不会是源自于人们爱‘曝露’的本性?
倒不如说人人都有过高调的想法,享受被瞩目的感觉。
一种期望被重视的心理。

2011年3月4日星期五

简单睡觉

午后,带着浓香热饮爬上沙发,但它是木制的,很硬。
有一点点战胜橘色窗帘厚重布质的阳光走进客厅,坐在电视机,我对着她笑。
电视里在笑,我也在笑。瘫下后还要爬起来去洗刚用过杯子,还要洗新买的水瓶子。
我用旧茶叶擦拭瓶壁,翠绿的颜色们让人心情明亮。
在小小家里绕,想起了开门进去倒在床褥上,还是要开电风扇。
不习惯。
姿势调整了又调整,还是睡不惯;转身滚下我的窝床,那是什么样的天堂阿。
有时会喜欢下午的颜色,淡淡的橘如果没有炽热将很舒服。
脸颊贴着枕头,在想:如果有新来的,或是有离开的,我不会不喜欢,只是会不习惯--不喜欢那份不习惯。虽然明知道说习惯可以培养,习惯是培养出来的。

一下子就快快爬起来,打开门匆忙抓着跑过的文字的尾巴。
追着追到电脑前,追到这里。
提着杯耳的习惯是右手,伸出左手一定与杯身相握。
明明很饱呢。吃了好多东西,却还是很想再吃其他的东西。

一个我在家喝水用的杯子,对她有了依赖,收藏了她也藏匿了喝水的习惯。
打开那个紫色的部落格来读,突然好期待自己生日时能买到一个小蛋糕,午夜时就我和自己点蜡烛许愿吹蜡烛切蛋糕。没有公式,祝福就留在电子仪器上。

还要继续追逐着,追向跑得更快的时间。
睡个傍晚时分的午觉去。

2011年3月1日星期二

望着 就好...

不由得幽幽叹气
一口一口地
叹。。。

养不长,护不住
一步一步而
去。。

远远望着
有多一秒是一秒
其他的不要去在乎了。。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关注者

月语簿

20/5/2012

没有书房的人, 没有独立空间的人啊何其可悲。
只能索求他人睡下之后的时间。
有健康交换, 目前还算有的唯一资产, 给你吧。
给你当消遣, 给你当娱乐。
我只能不介意, 我拥有的唯一选择。
若稍想护己, 就坐等挨受千夫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