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一个人。

若你真想看一个人请继续。

行色杂乱。

不嫌烦请往下看。

2011年7月30日星期六

你很会讲,但你怎么做?

人都是这样的。
谁不是数落别人厉害,自己做的却不比对方好上多少?
要不就不会传下这句话:待人从宽律己严。

当某一个家长在批评别人对待孩子的方式不对时,都看不见自己其实一直犯着同样的错。先是则怪别人一直给自己的胖小孩添饭菜,明明已超出分量却都没停手的意思;自己还不是一样把高油盐糖的食物递给对方,背后还要说别人太宠孩子。

自己明白害处却刻意忽略。
再不醒,毁掉的会是你自己和那无辜小孩的性命和健康。

垃圾食物和饮料,住手吧,洗手啊
没益处的高糖甜食,小孩没要求时千万不能给。
那胖小孩被害得很无辜,因为是你们错误教育的结果。
克制 永远都是必要的。
选择 一定要有原因。
概念 喜好 都需要培养。
成形的习惯 是王道。

裕文 我选的天空

要细品的歌、声、词
又轻松
搭任何饮料都合适。

2011年7月28日星期四

月.阳

有人说太阳是温暖的, 予人光、热、生存条件。
有人说月是冰凉的, 身在黑夜里, 冻得难以亲近。

我记得多年前看过这样的一个画面: 女子对皇帝说, 他时而像阳 是暖烘烘的, 亲切且让人温暖开心; 而更多时候他更像月, 只有冰冷, 无法接近。她愿他一直是太阳, 但昼夜不可能永不替换。
我见了只觉得纳闷: 那个热度只会把人灼伤吧! 如果女子是飞蛾, 那么... 只能说这是她的宿命。
总觉得... 夜的沁凉一直都让人舒爽, 可我忽略了严冬里的人, 唯有阳光与温热存在他们才得以存活; 唯有凉夜的降临, 活在酷热炎夏的人才得以喘息。

我始终相信, 只有平衡、和谐 我们才会平稳顺当地活下去, 带领运载着人们前行的车辆船只只有在平衡的状态才能前进不倾斜, 建筑要有平稳的支撑才不坍塌 不是吗?

就像你我都不会阻止昼夜相替换。
我们谁都没资格做出伤害地球的事, 还有 我们能拒绝。

2011年7月23日星期六

这一种黑色的辽阔

灯是一个颜色
夜空只是黑压压的
你看的见图里有个湖吗?
有高速公路
还有火车轨道。

黑夜足够强大
所以他成了主角。
一个人的世界也很强大
所以我老成为自己世界的主角。

有着一种黑色的辽阔
其实这样的生活很不错。
空间不必太大
没有碍眼的垃圾就行
然后外面只要有风景就行。
反正 我的眼睛会告诉我该看还是不
脑袋会抉择

2011年7月22日星期五

星期四。

这次我选了个有窗帘的座位, 让小小的冷气吹向窗, 透进来的晨曦一丝丝的。

一页一页的风景我却连一根枝叶都印不进我脑袋
湖面上立着的应该是几只白鹭。

说是建得多么高级堂皇, 却连个遮雨的棚都没有, 我就这样湿透了, 一个懒惰撑伞过一条小马路的我。先前我赞叹这里的祥和平静, 原来这不过是晴时不知雨时愁。
早晨我以为这是个炎阳天, 而刚才我哼唱的是潘版 "两个女孩"。而关于原唱的歌, 我喜欢现在的天空: 有光亮却不是艳阳, 有灰灰的云层 还很有分量。
我就等着列车, 自顾自地盘腿坐在石蹬上, 在手机里完成着这个篇章。头低着, 大大的风吹着, 我的头发一直很用力在飘在飞。

话说这里天天都有撕撕了, 本小姐今天心情不错接过一张跨步向前继续走, "miss 你帮我在这上头签个名好吗" "你要就给我拿着走不然就拿回去" 对方默默收下, 而我持续前进。
你不能怪我凶。
哦, 对方当然口操华语, 而我记得眼睛告诉我他是印裔青年。

好饿哦, 我想吃 penang road gaint cendol. 等下要去买奶茶。红或绿?


包包 湿了。。

2011年7月19日星期二

晒太阳

晒太阳
出走
我又出走?
很多人睡了, 也有聊天的声音。
我拉开深色的厚窗帘, 路程不长, 所以让浅浅的阳光进来, 反正睡意早被咖啡赶走。 包括我身旁这位, 大部分的人都穿着拖鞋, 而我的脚没有在喊热, 安安分分裹在鞋里。谁想到我入着深山。。。

2011年7月14日星期四

这路线

这条路很长, 路线换了。同时还有汽笛声@我闭上眼摇摇晃晃。巴士怎么在这里卸人呢?
完全不懂路有什么要紧, 跟就是了。我不确定这个人烟稀少的地方算不算荒凉, 它很衬今天还有蓝又时的歌就错不了。感觉上她们是同派同路线的歌声, 而我化不进雷光夏里面; 蓝蓝的歌我都喜欢, 因为是流行路线吗?
巴士冷气很好。
拿下额上的发夹, 披散的刘海可能知道我懒惰理她, 谁理呢
谁认识呀~ 嘿嘿
不知道
什么时候
我背着自己的大相机 旅行去, 带一个不开讯号的手机, 背包里很多我喜欢的食物 最好大部分都是谷类。

下星期还是去买那个衣服吧 注: 不是我穿的。
花若离枝 随缘去。

2011年7月8日星期五

叔·婶

大婶
钢管是给搭客支撑
不至在摇晃时跌下
人家握着 你这样拿来依着靠着算什么意思
没人扶着也就算了
你把人手当肉垫 算什么意思
公共厢内 你和朋友高谈阔论 算什么意思
至于看到男性双手环抱护胸挤过 还真想笑出来

大叔
我知道你急着下车
我知道你在乎安全
可是你人都踏出厢外
还紧握着车里的栏杆
你身后的我也有人在后面推而你长长粗壮的手臂这样横在我面前
要我怎么下车
你是想怎样??
考我凌波舞功?!
还有巴士大叔以后快快来啊, 厢内很闷 这里很晒... 虽然高级安静又漂亮, 一晃神 以为自己身在国外机场…
上了车 坐下 冷气才让我置身于天堂。
你以为你无尾熊抱抱? 

·遗忘

是不是和许多过去结成伴侣
甘心地把自己留在地板上
风 一页页地翻
有意无意间 把自己遗忘

那些岁月 明明不是苍凉
就算断了 散了 拾起接拼
能否再续乐章
回顾之际 蓦然、或嫣然 都不会有沧桑

如峦 如山 静待着 就算只是随手一翻
丛丛绿林为此倒下 为的不会是这样在柜里 痴盼。

2011年7月2日星期六

手帕

纸巾横行,今早我看到一条手帕。
素色格子布。

黑压压
我身着黑衣装 行走我人生中最碎的步
乌鸦。

2011年7月1日星期五

头香

那天冲进车里只能站在门口,困了两站后首次成为第一位下车的乘客。没有鱼贯而拥挤地上梯,周围的空气还很凉;纵然身后有层叠脚步声,我仍着用自己的速度在走。
这时脑里闪过《犀利人妻》第一集的片段:安真从师奶群里搏杀而出,翻墙越殿又滚又跑只为冲到炉前---为老公抢头香。

后来怎么着?
因意外而入院期间,老公紧握她手----
才不是因为爱情
不、 是因为爱情,老公握紧她手,用上强迫的方式
要和安真离婚。
抓着病床上的她的手,要她签字离婚。
为了小三。
在病床上哦。

原是看见部落女客们提到人妻、小三,接着‘小三’之词出现得越来越频密(无论电视、网络甚至平面媒体),加上由朱芯仪演绎这角色,林凡歌声穿插剧中,我想看了。
人算不如天算,缓冲过程比乌龟爬行还慢,于是我
放弃了。

就只看见人妻抢头香。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关注者

月语簿

20/5/2012

没有书房的人, 没有独立空间的人啊何其可悲。
只能索求他人睡下之后的时间。
有健康交换, 目前还算有的唯一资产, 给你吧。
给你当消遣, 给你当娱乐。
我只能不介意, 我拥有的唯一选择。
若稍想护己, 就坐等挨受千夫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