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一个人。

若你真想看一个人请继续。

行色杂乱。

不嫌烦请往下看。

2015年2月8日星期日

到年边了

这个月份特别短,二月就过了三分之一。
上一个周末因连假的关系,一连去了好多商场,访了好多家店,买了不少衣物。虽早对优衣库厌倦,却找不到更合适的选择。
最重要的,也是吃了好多国家的料理。

我没有连假,却也因友人兴致多吃几餐料理,喝多几杯茶啡。
过完漫长的两个星期,星期五终于有个好终结。除了大半天在外边溜达,捞了生还品龙虾,浓郁的虾膏我还真不敢恭维,小尝一口了只能整个搬给钥。坐在另一边的安接着也默默勺起了碟中另一只虾头,俐落解决。
“你走宝了” 有人这样说。
“反正这趟你也是来一起骗吃喝的” 我傻笑。

还是比较喜欢周五夜晚,和说走就走的朋友。
一封信息过后,我三两下把碗里菜扒进嘴,起身换衣交代一句立马冲下楼,四望找不到人影。
原来摆了个小乌龙,我把群聊里的“rich” 错看成抵达。

“又说不点咖啡。” 我对侍者指着菜单上的long black,交代要小杯,热的,然后他这样说。
“怕腻。” 把一小口creme brulee cheesecake 放入口,心里就噼噼叭叭放烟花,每次去苏珊店里吃不下甜点的小遗憾就这样补上了。和纯黑咖啡交替,蛋糕口感恰好的轻绵香滑更迸出漂亮蝴蝶。
“肥死你。” 又被揶揄,可我心甘情愿。
后来他递过一张纸钞,我回他一句:你会请我喝咖啡的。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关注者

月语簿

20/5/2012

没有书房的人, 没有独立空间的人啊何其可悲。
只能索求他人睡下之后的时间。
有健康交换, 目前还算有的唯一资产, 给你吧。
给你当消遣, 给你当娱乐。
我只能不介意, 我拥有的唯一选择。
若稍想护己, 就坐等挨受千夫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