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一个人。

若你真想看一个人请继续。

行色杂乱。

不嫌烦请往下看。

2011年5月31日星期二

X

地面上有落下的一根长发。
被扫掉,好吧
要不就留在那边。

想找一些东西放进肚子。
桌上一捆线和头发一样静静地躺着。
电脑前的耳机也是。

书本自己玩着叠乐高
太无聊
他们不想被冷落。

2011年5月29日星期日

陌生人*一个人

等车时,何一个陌生人聊上。
下了车很自然和对方走在一起,往同一个地方去,两人都是第一次。
一直走一直说,路过的建筑很气派。
萍水相逢的邂逅,
然后回首
不再见。
很闲很闲地聊天, 和一个只有今天相识的人。

*随后自己逛大街、吃汉堡
等下找甜点、找饮料
逛书展去
就和自己作伴。
不嗜甜,吃的甜却变多,还从黑咖啡转成三合一。

*******************************************************************

面包烤得温暖香脆,夹着爽口的冷冻鲜蔬,只搭蟹柳也很满足。
第一次一个人坐在窄小的快餐店咬很大个潜艇堡,一边还在簿子写东西,很爽。
之前觉得蟹柳口味很腻,而它现在甜得正是时候  (咬到辣椒,辣~)
爱这种自在。
沾到满面酱汁,塞得满嘴都是
只有一个人的想法存在,那时候发挥的空间和力量实在太大。

看到华裔男子用餐后拿起托盘走向垃圾桶,饱餐后不留一丝痕迹。
我只在这家速食连锁店看过着现象
虽然早就知道国外速食餐饮业早就流行这样做。
本地极少人这么做。
我一贯当‘大众’。
吃完写够之后,我转身把包装纸投进桶。

只是价格转换成马币太贵了。
谁叫我马不争气。

2011年5月24日星期二

绿茶 听歌。林凡的重伤

原来绿茶配歌那么暖。
这几天想喝豆汤,不管哪色豆不管有没有入口 谁在乎

没想着什么,无意地喝着热绿茶,茶已泡得涩了。
有一点难理解最近怎么了,没什么事情般如常生活着,却很迷糊。一含进这口茶,好像有醒了的力量。
我就喜欢一口一口喝,温度一直降,每一口的味道都有小差别。这次没把茶包拿开,我相信他很温和,所以我受展现出来的每一个他。
等到轻松入嘴的温度,每一口都涩了。凉得多一点,那个涩味就厚一些。贯穿在里的茶香越来越内敛,越来越难抓住我喜欢的那股味道。
越来越涩,好久以后才慢慢回甘。
很少很少,很慢很慢。

2011年5月17日星期二

月牙湾

我的下午热到不行,却偏偏想起冰凉的月,《月牙湾》。
想要水流想疯了。
听见窗外的小雨滴,他们叫得很清脆。可我还是觉得体温很高,又想要把热的过错推给衬衫,因为次次穿它都没一次觉得凉快。要不要把我变小草,去屋外土地上蹲着洗雨浴?

妖姬 也是歌姬。 回家接连播放几首,找出歌词对照着再听几遍,这是最近听歌的程序,照着这流程一次听上同个歌手的好几首歌,每一首歌都重复好多遍。
同时胡思乱想,趁脑袋有空间时多做这些闲事。每一次让头脑空闲时都该备着笔记,要知道想法们都只是用‘飘’的经过脑门,像舢板游过月牙湾,循着涟漪不一定找得出船只的去向。
我听见欧阳峰的故乡,也不断感受到异国风情。
今天,让我醉在他们的词里,依循曲调歌声铺的路。我要小心,不要被路牌指去错误方向,一面走、一面看着地图,还要记得自己的脚印。

有时候,不是因为有多喜欢,只是因为特别而记得。
只是.因为.独特.

我要吃。

冷冷的早上手痒,开了无名小站优格生活页,还要去开纯喫茶的试喝文
看得多么痛心疾首,自己上次游台湾时错过这款热门茶饮。。
我们马来西亚的茶饮不是贵得要命就是甜得掉牙!
终于饿得受不了,随手拿起桌上的面包。看起来就是块扎实的谷类面包,上面铺满亚麻籽,拿起来有重量,对他味道只有一般的期许。
不过看起来是有成本、不随便的面包,只是我对这种类型的面包失望的次数太多。。。
咬进嘴里嚼两下,直接被cheese的味道吓一跳!那种慢慢从舌头卷进去的起司香,不会让人腻。扎实口感又伴着弹性,有面包该有的软,却没有掉一地的面包屑。面包里有全麦香,还有起司味道的缠绕,拌在一起好丰富。。。好饱满。
有个小屑卡在牙齿上,谁知道就连这很细微面包分子也有卷得紧密的起司全麦面包香!
亚麻籽很多,很满,不是那种没诚意的生亚麻籽,也不是品质低劣的亚麻籽,大口咬下细细嚼满嘴都是它的香!
你知道口感多好吗
你知道三道我很喜欢的香气缠绕而在舌尖上一道化开的感觉吗
我这才知道什么叫面包的美妙!!!
舌头一下子在面包皮面上滑了一下
我尝到醇厚的味道!!
难道有加进一点点的酒?!
啊啊啊啊啊啊啊陶醉在面包里........
对于自己没有生在台湾的怨念消除了一大半。
这是好吃的薯粉饼,昨天夜里上网时有半瓶进了我肚子里。ss2星期一的夜市买得到,摊主很骄傲得这么说:吃过我的饼的人都会到回来买...

我有一切缺点。

容得下一切,因为没有界限。
容不下沙尘,因为没有空间。
矛盾和极端就是在两端跳跃,没有平衡点所以不会有平衡的那一天。

把栅栏统统砸烂,我不介意。
发生过的事既存在,也消逝。

这瞬间,就算歌舞欢唱
一转眼,就像看见落发脱下
空悲切













不过是铁器。就算尖锐,有了水和氧气就锈了。

2011年5月15日星期日

我听见楼下的喷嚏声

是个男人的声音,音量和我比较起来有点逊。大清早,你怕冷吗?
我不同。

耳里脑里常飘出歌曲,舌尖鼻上也莫名尝到奇怪好滋味。那些都藏在记忆村库,闸子破了吧?空空的闸子连一点东西都装不好,人家要的是回忆满得溢出,而不是因破损而泄漏。上次不过和林芯仪一样被篮球打了一下,头里的盒子不该就这样破损,该发生的状况是篮球员的抛球力量应该透过头和球的接触注进我身里,好像侯佩岑在《美味关系》里对周渝民说:“师父你渡功力给我哦”,在他的手掌碰着她额头的时候。

楼下是种族人数略少的友族,很吵的同胞。我不怪他开得稍微大声的英文儿歌在我家也播放的清清楚楚,小孩偶尔哭闹也可以理解,可是男女高声喊着对骂、男主人对小孩子大吼、接着还听见小孩像监狱里犯人一样用力摇铁花同时尖声哭叫,这时候我总觉得地在震,好像墙身梁柱随时被他们打碎,他们天花板塌下的同时我将从自己家里坠到他们家去。

奇怪的是,这种念家经的状况大都发生在摩托车引擎声发出的前后,车主是个男士。难不成只有男主人在时,小孩才会哭才会叫,一般时候都好好的?还有的是,这住户迁入的第一、二个周末,我听说喝酒喝叽里咕噜打打闹闹的声响在我家睡房窗户下不到凌晨4、5点不止息。当然,告诉我的人自然不到他们停歇是没进入到睡眠。

想起昨天到餐馆茶肆吃晚餐,到了宵夜时段来了几桌我们的友族,一坐下来凉凉的夜空里全都噼里啪啦噼里啪啦的响。低头在吃的我原本没有发现,只感觉到群人走过,直到一股餐点以外的气味飘进鼻里,我猛地抬头转身,视线还没落定就听见圈舌的高音调。经过一段时间这声似乎更饱满完整,原来酒家又来了另一桌食客,与我们隔个几张台。
有时候一种现象是不是只能用民族特性来解释?

我倒不介意你清晨大大的喷嚏声,因为这称作全地球民族的共同语言。

2011年5月12日星期四

清纯堕落、


来来来,诗情画意一下
雨很美
夜很凉
花很香
我不想要历尽沧桑/陶醉梦里紧抓不放陪我好吗
我没梦过红叶森林
有的只是电器边不篝炊烟
也没有热汤
没有美
没有香
没有醉
坐在石桌旁,倒是头在桌沿撞了一下,
晃得太用力。
爵士轻轻,
烧酒一杯两杯三杯
悃个一暝两暝三暝醒来自由飞
人家清晨吃满分早餐套餐时我吃草莓圣代
我在家吃了麦片配着旧街场。
傍晚累了,泡杯小咖啡接着午觉失眠所以才不开灯乱唱。
不要管嘴巴了。
想吃就吃想睡就睡想喝就喝想唱就唱。
虹灯将灭酒也醒,曲终人散回头一别。。。

2011年5月8日星期日

礼拜咖啡二煮

不喜欢咖啡有糖来搅局。
既然淡奶变酸奶,黑色被淘汰,那就冲进一包creamer里。
咖啡是咖啡而不是奶咖啡,所以creamer有辅佐味道的一包就够;
奶茶是奶茶而不要只是茶,所以茶奶要和谐双味须浓郁,甜味要够不要多。
我。怕。甜。
也不要拿铁。

咖啡要煮的,才够味。撕开包装后丢进沸水把火关小不加盖,转身找了包从麦当劳拿回来的奶精倒好,然后把咖啡包以外的黑液体冲进奶精小杯。看杯子里的奶白色越冲越黑而变成黑褐色,眼睛都觉得又香又好喝。
这杯好像比冲进淡奶的咖啡美味哦。
如果这包不是重口味咖啡,如果我是喜欢拿铁的女生,如果我有咖啡师的功力,我家一定会出现很多款特调咖啡如玫瑰薰衣草斑兰叶薄荷口味甚至薏米糙米玄米香咖啡。

话说回来,往尚热的锅里倒进另一小杯水,大火煮滚后转中火,一下子后再关小。忘了说的是其实第一杯和第二杯一样,我不时把锅子拿起然后摇晃,这样均匀一点嘛,还增加水喝咖啡粉碰撞的力道和机率。
后来听说淡口味的咖啡比较适合单喝,我想也是。
我不喜欢喧宾夺主的事件发生,不管什么状况。
就算第二杯一样黑黑的,味道明显薄淡许多,苦味显不出,有衬着白水却清爽的酸。这是种清纯羞涩的感觉,味道却不错,淡得让人能接受。
稀有稀的美好,它不像第一杯的主流和浓烈。
外表黑黑的,可是味道的气质不错哦。

现在的二仔完全丢掉之前的温度,变凉。咖啡酸味很亮,又有盖不掉的隐藏着的苦和咖啡香。虽然大火煮过,但没有讨厌的涩。对了,上一杯也是没有我讨厌的咖啡咸,这样的两杯,味道都很讨喜。

不需要口水带来回甘的甜,只要环绕迂回舌根与口腔的咖啡香,清淡很好,很舒服。
一点都不会急着把它们冲走。
如果二仔够味的咖啡清香配着昨晚的歌剧,更完美。在精彩的演出前面眼睡有多么不爽!
一仰头,把杯里仅存的咖啡干掉。

2011年5月6日星期五

三之一、祝我幸福 杨乃文



祝我幸福

另一种模式的存在

上升维持后下降,似乎是种摆脱不了的模式。

虽然说万事不停变,任何事物都不可能永远维持在现今的状况。或升或降,或进或退,或得或失,短暂的寄存,让人类不会有永远拥有的东西。
不管‘东西’你看不看得见。
试问你曾不变地持续拥有过什么而从来没退色?

理论,让人能了解和掌握该道理和论点,却在被掌握了解之后消逝。
那时候文字的存在已没有意义,重点已深切的植入人脑。
看,思想被人提炼成文字,文字负责记载、传承与弘扬,适当的点到达以后瞬间变得不再重要。
因为文字不该变成思想上的束缚。
若是被局限在字的四方框里,那无边际的宇宙空间岂不成了浪费?
意识到框形之后,那框在不在有什么重要?只是表达示范的工具罢了

生物、化学、物理课里都有出现过这样一个理论:
energy cannot be created or destroyed but it can be converted from one form to another form.
这样来说,有些东西好像已消失,但其实是转换成另一种方式存在。
或许移至不同的位置,或许潜藏到身体细胞里面,或许附贴在头发衣角之处。。。

2011年5月5日星期四

KINGKONG

没料到自己选择阅读这样一本书。

其实人有很多不需要。若照书上写的方式来活,这倒不像世界的。虽然说世界本来就是虚无,世界由众缘合成而生而不停地作变化,人吐出最后一口气后一切归零。换句话说,人原本不存在于这世界上,到最后也将从世界上消失,人以外的其他生物也一样,从无、到有、到消亡,而如今都呈现在眼前都是因缘造化。既然原本不存在,以后也不存在,那么现在所拥有的喜怒哀乐至物质精神可说只是短暂拥有,再不舍一切都会因为过去而离去。所以人们,你可以选择向身后的过去说不再见了,或者将自己困在明明已不存在的过去。
为了方便,一切才会存在,却不是真实的存在。

回到这个生活阶段的生活节奏。
一样美好的时间被带去超市消磨掉。
我不是力大无穷的金刚,只是再平凡不过的人。
如果有得选,谁要当金刚。

月语簿、一

24/4/2011 满肚子荔枝布丁 ==

20/4/2011 觉得 玲子很像白素ma..

16/4/2011 恋恋...不舍

14/4/2011 以为头发长了,其实还很短。。

11/4/2011 窝在家,能多久就多久。出门,吃东西,买东西吃。回家。出门,去tesco,买食物,回家继续窝,哪里都不要去,不想去。不想离开家。

10/4/2011 没人泡咖啡给我。。。我自己泡。哼

9/4/2011 一塌糊涂~~~~

8/4/2011 我在家外请为我毛毛雨就好,人在家宅尽情给我倾盆大雨的畅快!+ 什么时候我能自己喝一大杯冰凉的啤酒?

1/4/2011 当朋友还是互相的好,一厢情愿的事我做不到/

26/3/2011数十小颗薰衣草加上三枚玫瑰注入热水,花香好浓 不想喝

才看完靖雯借我的第二本书,深吸一口气。

25/3/2011 回到熟悉而陌生去了的msn

20/3/2011 在‘乐酒’小姐的《遇见转角。直走XXX》留下这样一段话:和你喜欢看他的绘本一样,我也很喜欢看你的部落格^^

不是每个人都有同样的机缘遇到这样的人事物,也不是每个人的眼和文字都能这么锐利而又细腻。。



11/3/2011 知足让自己看起来满足,所以幸福未必源于富足。

5/3/2011 手指上的小伤口,痒痒的。

4/3/2011 悸动,却负重。

1/3/2011 胃里逐渐平复, 而那个原因嘛。。

25/2/2011 读着好几年前写的那些故事,我痴了。

21/2/2011 文字留色彩。。

30/1/2011 雨天如我,湿冷冰凉;我如黑夜,暗涌不惊。

28/1/2011 在背后说某人坏话,是因为不喜欢;连坏话都不说,是不屑。

14/1/2011 有没有真的在想念

4/1/2011天冷,下雨,谁想洗澡?

1/1/2011 孤独是我的坏习惯,而我并没有改过来的意愿。

19/12/2010 超爱布丁!

17/12/2010 我好爱呆在家=)

我家好冷噢

我好想念咖啡=(

2/12/2010 你敢让我不好受,我决不会让你好过。

23/11/2010 不是没灵感,而是没动力

19/11/2010 很喘,很惨

16/11/2010 daddy send 武术比赛的照片和访问给我哦~

呼~ 调个颜色那么累,效果却又没多好。

15/11/2010 自给自足是享受

定了机票要远走

13/11/2010 一大堆巧克力的热气被一大堆燕菜糕压了下来,肚子没有生气,开心开心~

还有,德芙巧克力很好吃~~!

第一次这样吃巧克力,爽!

练剑练得晕眩,唉~ 要怎么表演????

12/11/2010 吃了一堆燕菜糕,希望明天肚子不会闹情绪。

原来一直都用不对号。换了小两号的钩针,钩得顺畅多了,效果看起来也更精致。

11/11/2010 我没告诉过任何人,我很喜欢那个称呼。


记录的六个月,组成簿一。 

2011年5月3日星期二

剪刀石头布

回到沿着轨道回家的生活。
和往常一样,车上人耳里大都塞了塞子,不管手上有没有拿着荧幕。
乘客们互相聊天似乎是很久以前才会发生的事。

我,一边戴着耳机,一边像个老人家那样在簿子里写东西,但不一定在意听到的歌曲。
这一次鼻塞,好像鼻子在受难,又好像替鼻子免去嗅到各种怪味道的苦。
而我还是受不了,不喜欢自己头发上的味道,它不属于我。

好多年没听郭美美了。
虽然总觉得自己在游戏人间,却不常游戏。

2011年5月2日星期一

黑云盖

他像什么翅膀,要护着地上的我们。远处看见乌黑和光亮有清楚的界线,偶尔还有刀光似的灯却只亮闪一刹那。我知道滴下来的是汗,豆子般打在挡风镜上,听声响就知道玻璃在喊痛。大滴的一滴一个斑,满镜像开花那样遍布比硬币大的斑点。极细极弱的水滴子却慢慢覆盖其他曝露在空气中的部位,透过不知是光的反射还是折射一下一下好像慢慢变成繁星。

到了这平地起的不高楼。她知道这壳子受不住这阵风着阵雨,从包里搜出紫色围巾把自己圈成个新疆女。伞底下过条窄马路,及膝的裤管下端也溅湿,这人现在不能染风寒了。围巾一直飘一直飘,她踉踉跄跄走上楼,门也不想开,也不回应同屋嗔怪她明知铁门没锁却不出声,让人家白白把钥匙插进去后转个空。她心里想:唔,小腿凉凉的...

进屋打开笔电,转身先去煮杯奶茶,再切块杏仁奶油蛋糕,左手捏着蛋糕右手握着杯子坐到电脑前。
明明说着下雨天最喜欢呆在家最讨厌在家外,现在连家里窗帘也没去开。喉头干干的鼻子也应该还红着,嘴里很大力在咀嚼杏仁片和奶油蛋糕,心里还要想奶茶太淡了,以后茶还是要用两个茶包,淡奶要多放一茶匙。眼还没合起呢,咪咪着望着电脑打着字,刚才不是说要休息、 要早点痊愈吗?不过是杯凉茶也会失眠啊,还是心里根本不像睡?躺着休息也比这样强吧。。。
何必出门呢。

嘴里还想吃片蛋糕,昨晚的巧克力刚买的杏仁片都好。
心里还想着那片大黑云,真的很像护着孩子的翅膀,抵挡光怪兽的袭击,一点一点落下的是守护者的汗滴。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关注者

月语簿

20/5/2012

没有书房的人, 没有独立空间的人啊何其可悲。
只能索求他人睡下之后的时间。
有健康交换, 目前还算有的唯一资产, 给你吧。
给你当消遣, 给你当娱乐。
我只能不介意, 我拥有的唯一选择。
若稍想护己, 就坐等挨受千夫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