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一个人。

若你真想看一个人请继续。

行色杂乱。

不嫌烦请往下看。

2012年12月4日星期二

Sarah~

我听着歪歪介绍的歌, 歪着脑袋摇头晃脑。
人家早改了网名可我依然喜欢这样唤她,我想她应该也不会太介意吧。

这种冰凉凉的气候是自己身体这时候最讨厌的温度,嘴里一直讨着甜的、暖的、高热量的,停不下来。比较特别的在于对咖啡的要求,只觉得americano好衬好衬,很香、很暖,却也好苦。
我不知道味觉神经到底如何转换,挑剔非常的他有时也太随便;偶尔变成蚂蚁,另一些时候却嫉甜如仇。
最近这些日子的自己不再好饮醇暖香如心底、拿奶香浓浓的拿铁,舌尖只依恋着于我心中象征孤身独人的苦底子。
只有美式咖啡,慰藉得了现在的我。

单独往那沙发上一坐,凑进满鼻子的香和攀上舌津的甘,把不好的你都挥走了。
下午的决定是对的。



在她的歌中我第一次找到共鸣
还是只要和咖啡cafe茶水酒精之类的扯上关系我便来者不拒?
对于《女人经痛时》这种题材我还是站得远远的
可看着听着这样的标题歌声配乐 我还是忍不住找出了歌词
边读边听边晃脑瓜
连着冰冰的空气和贴着小腿的地板
还有屁股下的热枕头
配上口中那股香苦暖

嗯 什么都不重要了


上午听见那忙碌之中的圣诞歌
心中祈愿
希望这是个平静安详喜乐的月份,
十二月。




詞/曲:Emily Sparks

I saw her mother this morning
At the downtown cafe
Staring blankly
Down in mourning
Had her cup of gourmet coffee
And she asked me
What her baby'd been missing
And I shake my head
Can't think of nothing
But candy wrappers
Tucked into the folds of the bed
And how I don't see them around
Since Sarah left town

Now people always think they know you
And they're almost always wrong
Tried to bend you till they broke you
So she moved along
And sometimes I see them around
Since Sarah left town
Trying to track her down
Sarah, SarahSarah, Sarah

She's chasing her soul
Not running away
If you'd just let her go
She'll know the way

And I saw her mother this morning
She looked me in the eye
She said: “you know sometimes,
I think I hear her laughing

And all I can do is cry”
And it's a funny thing about people
How everyone has a song
And he sings it every moment
But we don't hear it until he's gone
And sometimes I see them around
Since Sarah left town
They're humming with heads hanging down

Sarah, Sarah
Sarah, Sarah

2012年11月4日星期日

侬今葬花人笑痴

宝玉听罢,不由怔住。

--------------------------------------
这阵子湿冷得出奇,
温度还没在脑子皮肤刻出记忆,
却画出了点迹。

十二钗和宝哥儿里
遍的俱是绫缎银金
这里虽没如意玉具
但只棉绒球影

就一支铁勾叠
软在己心。


我说这冷得惆怅的天气,
很巧的出现在这段悠闲日子里。
这原本我最爱的雨,
怎么就忽然让人觉得冷又腻?

2012年10月23日星期二

土司假期

我得到了一段小小的假期,
计划着出走,
哪里都好。

昨晚回到家出奇的早睡,今早也醒得早。原本打算一早爬起来享受假期,却还是败给超级苏胡的床褥,在里面足足窝上三小时。
起身,给自己烘面包,铺上一层起司片再把小托架拿开,
我要酥酥脆脆的土司。

想起那次看的电影,生在一个奇怪家庭的小男孩,厌倦了每日土司。于是
于是...
我忘了剧情。
总之后来他离开那个家庭,
因为没来由的厌恶继母。
我看不懂这部戏,
其中一个原因可怪罪于全无字幕。

好多事情想做
全部都能完成吗?

2012年10月17日星期三

学人写饮食日记 + 小事

早餐:苹果一个,板面一碗(面+半熟蛋+半个吉子+一匙猪肉碎+江鱼仔+一条苋菜+少许辣椒干)+半杯旧街场即溶白咖啡
午餐:稀麦片半碗
点心:热狗面包一个
午茶:
晚餐:

现在想去跑个十五分钟。
执行力有没有?

应改算是有,但不成形因为下雨。
但还是在走廊做了十分钟我最熟悉的运动,颈脸湿湿了进屋里喝口水就懒得再出去,果然运动很需要同伴或其他理由呵?
很久没有练习剑,一个月后比赛,惨。
回来踢踢腿,拉拉筋,看时间自己喘气超过半小时,收工。

今早在图书馆万全找不到位子, 邪笑读书风气那么好吗?
 分明是僧多粥少.... 等了一小时巴士却只等了一分钟火车,扯平。加上有美女温柔的嗓音,我喜欢大阴天下午搭新火车回家,没有喝到贡茶是今天小遗憾。
而昨天下午喝了杯超冻嘛嘛莱姆冰茶,人生第一杯味道是淡了些但胜在清爽,痛快。
回家后却发现身体在投诉。啊啊啊啊啊 =.=

2012年10月12日星期五

哪儿来的 哪儿去?




牛儿
坐着 卧着 趴着
背景是模糊的

牛儿
知道过去的 不再了
但很多的可是
没有答案。

一个人静静地
静静地坐在静静的商场

冷气冰冰的
冰冰地喝上冰冰的茶

夹一本书
足矣

2012年10月5日星期五

latte 的莫名其妙


嗯,我是咖啡控,最近还愈发严重。
偏偏麦卡菲就在那么靠近、那么远,
我用好大又好小的力气才抓住自己,
不要去得那么频密。

我爱豆子醇香,
不爱任何糖奶干扰。
偏偏,
在那个饿着肚子的清晨,
独自行到麦卡菲,
鬼使神差地选上最牛奶的拿铁。

却醉了。
当阿拉比卡遇上鲜牛奶。

2012年9月28日星期五

猫咪害怕陌生人

决定了,选好鞋子就下楼。
戴上手表,才方便控制时间。



我下楼,向左跑了半圈,
又向右走了半圈,却走不成一个圆。
绕到对面的双层屋花园,走走看看之际突然兴起
一下仰起了头,才惊觉自己好久不曾望天。
望向前方时目光扫过铺上白棉的蔚蓝底不算,
你只是随便瞄过,并不是正眼看着她。
你要定睛,屏息,把自己视框当成广角镜,
细看各框角圈起的朵云。
你自己知道他有否在你心中脑里逗留片刻,
或许十分之一秒也不到。



一小团黑影,在翠绿树下有对灵动眼睛。
项下挂着闪亮铃铛,两颊和大尾巴上的毛柔蓬柔蓬的。
缓缓凑前,他一如所料般跳起,
往自家跑去的身手比预期矫健得太多太多了。

2012年9月13日星期四

麦卡菲

今早  心情
像期待的天气
虽不致望眼欲穿
却有着很重的期盼

脚步已刻意放缓
一步 一步的才像M字并肩
相伴。


醇醇香香
解我的渴
和活在台湾那种
能随手得杯好咖啡相伴的盼。


*之前kota damansara McCafe开张时送的杯子哪儿去了呢?
 我只想要那个迷你size, expresso的容量就好。



来把指甲刷上卡布奇诺色吧!!

2012年9月6日星期四

Moment, 声音和我事


关上花洒,我想说说今早不洗脸的事。
想说我闻见茶香的事。
想说我的脚和尼娜的事。
想说草莓的事。
想说“我想学”之事。
关上花洒前,我想写很多很多发生在我身上的事。

然而,我倒清有很多蚂蚁尸的水杯把它给空去,泡上不导致失眠(希望)的金枣茶,坐下。
那声没间断。
就在那忽然之间脑里只有一片空白,
想过的字字句句丝毫无剩。
我恼火了。

你大可说要是分量够自然会逗留在脑直到最后,
但我会告诉你草莓也说每个人生活(和人相处)都有自己的模式,你的模式我不可能跟,
只要我不认同。
对,我是魔羯你无须懂,我不可理喻,我这个那个。

属于那分秒片刻的事无论欲望或需求,
只能永远属于那时那秒那分。
毫秒的差异可缪至两个极端的情绪。
人是情绪动物,很多时候不关理性的事。
理性不是情感操控器,那宝贵毫分的粗糙拥有远胜于精致千万倍巧思安排的delay.
没有这种种所谓的“惊喜”,否则又青怎会强调和重提“moment”一词。
逝去的moment等于死去。


----------------------------------------------------------------------------------------


不管我前一秒有过多赞的灵感,撞上生活杂事之连续不断碎碎念之声全然跟随大江离去远走不回头。
寂静不受打扰的个人空间是生活之必需,请保留。
你要知道连续不中断无可回避的人声是多么的多么的..
不说了。

2012年8月24日星期五

黑梦黑鞋之邪纪


昨夜我发了个梦,梦见自己在大专武术赛时遇见的对手。

她曾在书展清仓瞧见我,而我发现彼此买了一样的贴纸。

在梦里我们或许没会面或交谈,却因某个物件不期而遇。

在梦里,我意外看见她黑色鞋子里贴满贴纸,无比震惊。

粒粒贴纸粘在鞋子垫脚部,每个不同嬉笑表情符号印记。

每个皆是白底衬上泛红脸庞,挂着咪咪无邪纯真的笑脸。

到底正邪还是真?我无从辨认,倒是老记着黑鞋与贴纸。


2012年8月14日星期二

发丝

人说三千发丝乃烦恼泉源,虽过甚,亦不远。
看到朋友边染边听歌,自己也好心痒,
加上最近染发剂大折扣,可偏偏自己舍不得留了一年多的黑发。

有时会想,若换个性别,若换成光头,烦事会不会少得多?
我想是吧。
或许以后真有那么一天...谁又说得准?

即将往两座岛屿出发,
有了该有的长度,
更有与生俱来的厚度,
还有年头剪得的丝丝层层。
该配合的,只有当时的发质,和海风。

2012年8月2日星期四

这是一个怎样的时代

这是一个物质丰富的时代
孩童点选食物 眼皮不眨不盖

这是一个快餐为道的时代
稍停伐布 手上即多杯瓶碟袋

这是一个物质泛滥的时代
从前‘获得’所带来的喜悦
自人身心上 似乎已消失 不再。

你说无奈
他说悲哀
可这就是我们现今生活的时代。

2012年7月29日星期日

连接

中学和现在相隔久也不久。
大家相别的时光久也不久。
当时的感情其实近也不近,
牵连至今可说变近也不近。

我们以前以为会一直这样走下去,
后来发现好像不是。
我们觉得彼此距离已经越行越远,
站坐在彼此身旁,
却发现
仿佛昨日才相别。

看似已改变,
其实丝毫未变。

看似从未改变,
许久之前已行之甚远。

2012年7月27日星期五

塔罗女皇

总觉得这图标有莫名的吸引力。
常接触我的人都知道如果我是杰利老鼠,会把我引开的会是咖啡味而未必是起司香。多年以前,每每路过她家连锁店,都会由潜意识地放慢脚步大吸几口气。近年作了稍些改动,变为停靠在她家店员看不见的墙边连接连接无线网,尤其是等人如厕时,大解网瘾。

至于我称为流行冰的飞乐冰,我对于甜奶咖啡冰并没多大的瘾,就是甜甜碎冰饮。
虽然逢周五还是买半价买得不亦乐乎。
实在难以理解吼。
黑摩卡,黑摩卡,黑摩卡到很腻了,居然能够接受摩卡朴若莱倪这种自己一贯没好感的榛果饮料。
就是有种奇怪特殊的味道,我记得第一次喝时自己不能接受。
昨天第一次点 《叁·法兰西斯可》 热饮,手痒点杯大美式,不止烫痛舌尖、同行投诉,还尝到变凉时的酸苦味。
啊啊啊啊啊,顿时觉得咖啡味道好可怕。
不细细尝的话,还真的觉得他和快餐咖啡相去不远。

早上聚餐,照列和店伙解释‘不甜的热咖啡’,表姐夫还说:还好你没可怕到喝kopi-O.
呃。。
知道真相后他第一就问:那你是不是会去星巴克叫那些americano?
还来不及笑,就有人大声答到:她会,她会,她跟本就会!
在国际连锁咖啡店里,本小姐只点过一次美式咖啡。
很贵你懂不懂。


2012年7月24日星期二

深夜

墙钟之间划上笔直一线,笔记腰间也挺挺。
一盏灯,一把扇;我抱着褪成粉系的朱红色,捏着枕沿掐成角角。

我想吃豆花
想吃夕阳橙色芝士圈
想买浑圆鼓鼓的番茄口味玉米膨化饼
还有自己不吃的薯片。

我等着秒针跑,分针滚,时针慢吞吞,
舍不得
舍不得隔天是闲的日子。
我是月亮,由星追
还是自己在茫空乱跑?

蒲公英
轻轻荡
漫漫游
草涧去
水面浮
风起也在空中定
美美的。

还有那一楂抹不去的红。


六月二一一块三


记得那一天告诉她:kopi tak mau gula.

他问:你要kopi-C?

不是。

我要kopi不要糖。

还是有甜的哦

嗯。

嗯。

是近来喝到最好喝的一杯。

她问:最近喜好变甜了?

嗯。

2012年6月21日星期四

梦烟霾


我梦见我俩只有咫尺遥
间仲却是娑白一片




烟颗似只疏疏拟列
我却看不清你的脸




窒息之前
骤然发现蚊油重于湮硝味。




那是向我白素妈借来的图。

2012年6月14日星期四

独人,读活

倚靠亭柱,眺望铁轨尽头等一盏两灯, 等它步步愈近。
摇摇晃晃,感受窗外天色沉、厢内顶上原子灯瞬间骤亮的感受。
踏出外,吸进一口天黑的空气,
我觉得自己正在度假或旅行,
虽然事实完全不是....


晚餐后还是回去盯电脑的生活,
偶尔回想等车时硬挤傻迫出来那种,假的休闲。
只能发呆的那截时光,好像很闲般,在天黑的路旁看车灯、街灯,看路上行人匆匆过,
当个生命和城市的旁观者。

2012年6月8日星期五

我摘下了头

我摘下了头
按次序把眼耳口鼻排列整齐
(让隐身已久的山顶羊篡身)

我揭开了身
要心脏尽全力把温热血液涣撒漫天
(把一切所有淹没湮灭)

我提起双足
期待谁能带走脚下尘埃
(哪怕一小阵微风)

2012年5月20日星期日

秘密布岚赤

我们抢美好。
期望抓得住属于自己的,
就算只是那么少那么少。

在意吧。
用力吧。
姿态丑了吧。

用她的声音隔绝,
秘密。
越细腻越悲。

2012年5月17日星期四

伦敦的爱情

想要贴一首自己看自己的歌,《鱼的泪》--蓝又时
找不到一个理想的影片,想想也就作罢。
就在这个晚上,谷歌她的两张专辑封面、封底,
为的只是找出歌曲排序。
让自己像听CD一样把它们听一遍。
想做很久的事之一。
很自然地选了个自己听不腻的声音,
选一个自己听过每一首歌的专辑,
对每一首歌的喜爱都不分轻重,
只分得出情绪。
从一架电脑转到另一架,
都把它们听个遍。

还是没办法把歌声和画面衔接。
作罢,
只打开耳朵。
除此之外,眼睛只接收文字。
画面在脑海中弥漫放漾;
导播是我,观众是我。

果真是经精心排列的次序。



2012年5月10日星期四

碎念念。

想在凉的地方喝热饮,
而这是个愚蠢奢侈的想法。
想想,
身处在一个恰好气温的场所,
一切温暖而安静,
我非要把它丢弃,
去个寒彻骨的不毛地,
就为衬托那丁点零星的温存。
舍弃拥有之大,
强追不属于己之微小,
可怜。

2012年5月5日星期六

我并没有准备盆子罐子
就捧着一层树胶一层棉
走近两口深枯老井
静静盘腿坐低。

 声低低地说,
 对板子轻轻碰碰点点
跌落的丝丝屑屑
只想捡起。 

我一面捡, 一面挑, 一面挥往空中飘
很细, 很轻。
纵使如此, 还是刺痛了枯涸老井,
淌出泊泊水泉。

2012年5月1日星期二

月语簿, 不知道第几册


23/4/2012 电脑开偶像剧手机看推特,戴纯白耳机听窗外的雨。休假的孤独的夜。啊啊啊泡沫剧看多了说的话,还看着戏里提失根的兰花。
29/2/2012 最喜欢下午趴在电视桌前,望住飘着的落地窗帘。 我要的不过是早上跟着阳光醒, 下午呆在家,夜晚跟着月光睡,如是而已。
14/1/2012 狗很傻,一根骨头他就认定你爱他,死心塌地对你摇尾巴。猫很孤独,万千宠爱她依然小心翼翼躲你很远。在猫的眼里,狗花心,谁对他好谁就是主人。在狗的眼里,猫娇宠,一次欺凌会悄悄恨你一辈子。猫不懂狗,狗其实不是花心,是善良。狗也不懂猫,猫不是不会爱,是不敢爱。互赠日记的今天?
13/1/2012 我就这样渐渐渐渐习惯。
6/1/2011 她走过来劈头就说:坐得那么舒服。我悄悄心里在说:你又胖了。咔咔咔
27/12/2011 微博看见这句:我空有一身泡妞本事,可惜自己是个妞。
16/10/2011 歌的力量太大
11/10/2011 27开始推,25 埋根?我自己推自己也只跟了一个人。
28/9/2011 六点咯 不回笼行不?
27/9/2011 来一味 我不懂得着手处理的难题。
23/9/2011 你 就这样地这样去问一个女孩子?
2/9/2011 烧啊,对书的欲望继续燃烧!
是时候下功夫学酒。。。
也该找时间学泡好咖啡....
1/9/2011 惯性固执,不愿求新求变。Blogger换了新界面,还想死赖在歌剧浏览器不愿把网络浏览家搬到google chrome...明知那个快新好。
25/8/2011 巴士遇见那个笑声很爽朗的那个Alvl男生自己一个什么也不带乘车去逛书局买英文书。
14/8/2011 奇怪,电视开着我的书看不下去。。
15/7/2011 晒 没有烟层阻隔的太阳。谁说女生一定要sun block
2/7/2011 咖啡是子弹...
22/5/2011 才发现我是不需要电影的爆米花。
16/6/2011 最近疯疯癫癫...
15/5/2011 童话,嘿。。。
9/5/2011 <3 Cabaret
8/5/2011 淡奶变酸奶+不喜欢咖啡有糖来搅局
在人家的文行里读到这句:
喜欢喝苦咖啡的人希望真实地感受生活,酸甜苦辣,个中滋味,从不抗拒。而喜欢在咖啡里面加很多的奶茶和白糖的人,则是对生活有不解的激情、用天真和甜美去体会生活的人。
5/5/2011 我能聊,但未必有聊天的意愿。

2012年4月28日星期六

下个星期去英国。

到它了,两分半而已,短短的歌。
犹豫了颜色很久最后决定把指甲剪掉。原是想修掉亚健康边边,最后和以往一样越剪越开心,舒服。
梁文音这样唱过:如果用一把指甲剪简单剪掉你的讨厌/我可以多些时间/和自己相处好一点。
于是我说出来了,我喜欢剪指甲。

甲上横纹越来越多,如上所说,亚建康。
书里这么说过:营养师老是觉得人们处在亚建康状态,我再大大声地说:我不是营养师,所以说亚健康的人是我自己。
做了越来越多不属于我的事,可是又那么地自然,似乎原原本本属于我。
‘你说我已改变太多’。
轮着播都是她的声,希望她不投诉累。

2012年4月23日星期一

DOUBLE MOCHA

一切从鞋子说起。
他喊着‘小姐,小姐!’冲上去,她不回头笔直前走,在她三十岁生日当天。
他递上她买咖啡时漏提的袋子,她有了很美好的早晨作开始。
“小姐,你的高跟鞋很漂亮,我一直盯着瞧所以看见你留在地上的袋子。”

原来这是她新来的助理,体贴又得力。
后来知道他是GAY, 她哭惨了。

‘这是最后一杯DOUBLE MOCHA了。’
‘如果我喜欢女生,那一定是你。’
后来她推荐他升任中区区长,离台北远远的。
离她远远的,如他所愿的职位。
她知道自己不算垫脚的,因为清楚他的实力。

没有DOUBLE MOCHA.
我给自己泡个小杯浓美禄,别再说我了,我只用个小杯还不泡满。
这个下着雨的傍晚,休假。

2012年4月18日星期三

没了, 还是太迟?

自己烘的蒜茸牛油面包, 好咸,和昨天买的不一样。
楼上又倒水了,滴滴答答啪啪一直不会停,好想催眠自己说这是场雨。
新换的紫蓝色指甲有块小伤口,在纳闷是不是昨天剥扁豆纤维时刮伤。
想到昨晚的剧情,想到昨晚泡了杯咸咸的黑咖啡,想到电脑软体读不到最后三集。
起身给自己泡一大杯红茶觉得好淡,确信早餐店里的更香醇。
没多少人懂我喝茶吧?除非和我是极度相熟。
要和S开头的她说,我会陪你的。
下一碗的烧仙草,我会和谁一起吃呀?

下楼去,看见摊子空荡荡的。

2012年4月16日星期一

用啃半个苹果的时间煮麦片

瞧,下雨了,生活多美好。
我想边吃边写却一口接一口的,停不下来。

没错,又是起司麦片,差别在于这次是午餐,而我也没有睡到中午才起身。
才把头发洗好就急着离开浴室,因为是在太冷。看到热水器,想到她每次说我们:神经病,大热天开到酱鬼烫,烫死人咩。
又想到今天早上在朋友的朋友部落里看到这么一句话:我是个大热天也要冲热水的笨蛋 顿时觉得好认同。
“只有水是热的才能把毛孔里的肮脏释放出来”我这么想的。
洗了热水澡,一身舒畅的放松。
所以我更是急着要一碗热热的麦片粥让自己暖和。

一样先搁着直到能直接入口,里面起司也完全软化。先放两口入嘴也都再也不能停口。
想起刚才自己的手指又闹了笑话:搅拌锅里的麦片时觉得指梢特别热烫,再想想也就明暸那是它黑黑的缘故。
想一想,这事只有自己才会觉得好笑吧。
长长了,一些边边角角也开始剥落,很难看。
我不喜欢卸甲油,不喜欢卸妆,尤其是深色的指甲油。

硬 蝶飞舞

一连看几部电影不是我的作风。
可只要我喜欢这样的感觉,再多的又有谁在乎呢?

喜欢让自己喜欢的地方多加几个,喜欢自己喜欢的风景环境多加几幅,喜欢自己的憧憬多加几个待定。
好美。

升级硬碟,然后和所有没备份的资料影片说掰,在不知情的情况下。
你来问我吧,我会告诉你硬碟里装着什么。
都是回忆,说不再见了。
我像阿镔在《遗憾》中唱的那样爱让往事跟随怕过去白费吗?
我的确不会删除丢弃任何过往记忆。
可是知道时,也只‘噢’这么一个反应。

突然才想到:啊啊啊啊啊啊我的照片!
心痛的只有自己的拍的照片


惨~

突然闻到咖啡香

睡很饱所以起了个大早,先是把小维尼抱很紧很紧舍不得放开,起来再到沙发上捏着四方枕的边角角继续放空,才甘愿起身,望了望时钟,拾起几个银角下楼买两包椰浆饭。
庆幸到了那个时间她还没收摊。
后来我说不要塑料袋,她眼大口圆地看我小心捧着两个角形包,还顾着紫白色的钥匙袋,偶尔用大肚腩顶一顶饭包,越过停车场越过游乐园很慢地冲上梯级,还看不到下楼时遇见的小白猫。
Moi dah habis belajar ah?
ehhhkm..haha
小白猫在两户人家的厨房窗户间仓惶失措,不安地跳动,我瞄见她项上圈个银色铃铛,相当别致。
或许走道昏暗,光线不足,她瞳孔睁得很圆很远,很精灵却显得不安。
我把饭包凑近让她闻闻气味,她还是没打算放下戒心让人接近。
一贯地我转身走了,这一切只发生在几秒钟的刹那之间。

吃饱了,感觉到口里欠一份滋味,却没动力没打算开煤气沾湿手。
回来电脑前查电邮箱,里面静静躺了封我等着的邮件,心里一阵喜悦。
期望那还是趟快乐行,那么花多了时间也算值得。
行程确定,就该记入笔记里。我看过这么一句话:善用笔记,别老依赖你的脑袋。
我尽可能照做吧。
一打开看见笔卡在钢圈中不上也不下,顿时气笑不得。
不过在角落搁了一星期而已哦。
谁叫我买了便宜笔,笔盖会分家,又没什么其他好用的笔纤细得能容身于钢圈之中,才造就了这副局面。

Photobucket

就像那伯伯说的,颜色卖相不怎么样,可香气很够味道很足。
看起来真的不开胃。
很赞的本地味哦~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不知道学了谁,弄好手边的饮料或食物都没有马上入口。
就是要先搁在那边几分钟。
一直觉得他们那样被冷落,如果有感受,一定不好受。
每一次刚完成时迫不及待地入口,十中有九次让唇、舌或牙龈烫伤。
更可笑的,莫过于每天早上让给麦片烫痛,我又偏爱煮得滚热热的rolled oat,加片芝士,绝赞。
我就是喜欢咬粗纤维,虽然一样讨厌地瓜中粗粗的丝。
用完加个苹果或香蕉,我暗暗满足于这样的配搭,有均衡有可口。
最喜欢溶得牵丝阳光般暖洋香滑的芝士,纵使知道它钠含量高啦,含有大量脂肪啦之类的。
我满足。
要求的就是个满足。
而已
不多
对吗?
它还蕴着香,虽然口感已冰凉。

*浇好沸水从厨房出来,在电脑桌上摸下找也看不到相机,很不犹豫地就冲到电视桌上的笔记旁牵上手机回去。
手指离开快门按键又一年了吧?


草草记下这一次的程序,加上没什么构图的心情,背景也随便,将就将就吧。

Photobucket
(1)一匙半的粉末

Photobucket
(2)热水灌满

Photobucket
(3)滤开

哎 忘了奶精,又倒回钢杯里把瓷杯洗干净重倒重滤。
这也好,少一些沉淀粉碎末。

Photobucket
喏,加了奶精再拌匀,颜色不诱人,香气很实在很真诚。

Photobucket
然后搁着,放凉着。

这一位口味是重的。
只属于闲暇早晨,象征着没有负担。


2012年4月7日星期六

属于自己的极品

阔别部落好久的时间,这次回来,难得的转变是我能够先找到想要的标题再叙述,而不是胡诌半天再歪着脑袋想标题。
之前参与的客座讲座里这么提过:女性面试时倾歪脑袋很容易让人觉得有勾引的意图。
哦~

常常有人这么说我:
你都是先入为主,永远认为自己的最好;
吃的、喝的,总是最喜欢自己的选择和自己经手的,不管是DIY冲泡饮料,还是在外点餐。
我手里的,味道永远最好。

纯粹想纪录:
在一个懒周末的阴早晨,有事要忙还是睡得很迟。
起身刚煮好麦片,才来约我说要不要去吃板面。
洗好早餐的锅碗确定锅里没有剩热水,才着手冲泡咖啡,这次多加了半匙粉,还让一包奶精在另个杯里静静等待,再往另个装着茶叶的杯里冲热水。
滤的时候心里一直哎呀尖叫,惨了惨了太多水,一定满出来,下次不可以没有杯量这样泡得那么随性了。
不止还有漂浮的粉末渣,一整个颜色看起来很奇怪,超没信心的感觉。
无奈地搅拌均匀,洗好滤网,嗅一鼻,摄一口,咦。
咦。。?极品!
一个万全我喜欢的味道!
所以说,信自己的感觉照着走准没错。
这豆子不是多么高级的精品咖啡,只不过是我们西马海边小村落里的手炒南洋老咖啡,我坚持要买没加糖炒、颜色口味偏淡却更蕴香的那包。结果另一个她也坚持带回另一包和糖炒的,听说泡出来的咖啡颜色更深口味更浓厚,老板心酸地说:现在的人都不懂,都认为泡出来颜色厚厚的才是真的好咖啡,天知道他们看的其实是糖。炒的时候加越多糖泡的咖啡颜色越深,商家成本更低因为不需多量咖啡粉。这些饮客都不懂。
我也不懂,那一包还收在盒子里没开封。
没有多么讲究的选豆烘焙研磨,清晰得看得见粉末粗细不一,可感觉就是暖香。
一贯没有用糖。
和我喜欢的快餐咖啡口味有出入,可我更喜欢它,这是我家咖啡的味道。

她揶揄我,这么说:什么时候要去细沙蓝海边,吹着海风喝咖啡?
我心里补一句:还要翘个二郎腿扎马尾,还要把酒奉陪~


纯粹得就像台湾茶饮品牌那样:[纯粹·喝]。
最近很看上他们家新推出的产品:可可摩卡,瓶身是绝对的艳红色。
同期推出的另一款新口味,是深度烘焙奶茶。
谁能带给我?

饮料一直是我最爱的手信,尤其是来自中港台日澳韩。


2012年4月6日星期五

烟的点点圈圈

刻意选上三合一即饮,想要简单点的咖啡。
生活本来就该简单。

伍大叔口中喷出一光圈,他含着根长香烟。
瞬间我望向后面,
案前无香,可是燃香的味道我清晰闻见。

清香三柱,烟袅袅;
[圣杰]又在电视出现,不就让人想起[女王不下班]的木屋和枫红吗?
还是选择伍佰的《挪威》,不是中文我没法入脑。

眼睛涩涩的。


让我将你心儿摘下

她说

看看铁窗外路灯微光,感叹今晚窗帘没有拉上。
我拿下耳机,放下电话,起身出来厅上。
扎马尾、开笔电。

常会看着mv幻想自己在台湾,逛着便利商店选饮料,或是排队买咖啡。
现实中,手边每一杯热饮都由自己冲泡,牡丹印图的白瓷杯并不会由净白温暖的纸杯替代。
他那个深夜递咖啡的情境,在我的世界里不曾有过发生的机会。
茶饮、便当、灰外套,在这里都套不上。
苦苦香香的滋味,在这个夜里也用不上。
杂志、桌椅、关东煮,
那样的路灯、大树、街道我也行过走过。

想再选件针织素色外套裹住自己。
换副黑边粗框镜躲在后面,
剪一撮头发好让它遮盖住印堂。

她说,他说。



2012年3月25日星期日

凑前听见泡泡破掉的声音

把粉末倒进杯,加上半杯热水搅匀再冲满,最后在泡沫上撒层可可粉。
这回不再有耐性撒得均匀漂亮,没有整堆丢上去已经很不错。
有滚回来部落已经很不错。
我喜欢满嘴丰厚泡沫浓浓暖暖香香,还有一丝不显著的咖啡苦,好微小而已。
还没真正确定咖啡馆的卡布奇诺,到那时候才能确定手边这杯即冲是不是真的对味。
多几个星期我的周末就回来了!

2012年3月23日星期五

电车不动

我们家买了新火车。
每辆有六个箱子。
设计简单,颜色明亮,大体以白色为主。
白色之外有很直接的红蓝黄,基本色调。
所以是红蓝黄白,国旗上镶着的颜色。
厢内白色灯光很亮很亮,我该说它刺目好呢,还是干净啊?
最好是亮得照得毛贼不再出手。

我们家的新火车椅子薄薄的,坐包裹上宝蓝色绒布,上有星星点点红黄当点缀。
唯一说服我说自己的屁股没有放在板子或硬铁上的理由,只是没有冰冰凉的感觉。
唯一说服我说自己靠的是椅背的理由,只是他有些许依着背部的弧线。
车墙是刺眼的苍白,地板的天蓝好像蒙了层灰。
隐隐觉得不对劲,
这不是新火车吗?地板怎么那么旧?
没有抛光哦?
没有那层薄蜡发亮的感觉。

一直一直在说服我自己,这是新火车、新火车、新火车,好难。
开跑一星期左右对不?

小小声地告诉你,这可是我们家的新火车哦!要期待知道吗。要期待哦!
拜托拜托,新旧火车是长是短都没那么重要,小女只求辆辆准点就好,辆辆空调运作良好就更完美,沙丁鱼式罚站我也甘愿。
拜托拜托,人生苦短,时间控制最重要,生命有限。

啊啊忘了记下选这标题的主要原因:
我们的新火车慢跑新火车慢跑新火车慢跑归慢跑但请你不要停下,短短两站距离停下电源停下车,你带给乘客的惊吓远远超越搭乘新车的兴奋和期待。

2012年2月24日星期五

打一遍部落格

[花忆前身] 繁体版, 电车站;
牛仔短裤 粗框镜,让座。
我很刻意瞄见她是新纪元中文系学生。曾经我以为自己会成为她同学,或学姐学妹。
BUM 包头鞋,长袖薄衫;
白、瘦、高;
短发;
好气质。
她的五官很精致,背一个大托特包,黑底色防水布料,上面满满英文字。

到站前,车窗出现雨点的痕迹,我又相信天公疼我这句话,可转头又想到待会路过的街道没有篷,还有去到要去的地方后如果下着大雨不仅不用出去买饮料,下车时还会淋湿。天公真的疼惜我?
上电火车前才抱怨天气太热阳太晒。
扎着马尾,家人们说的我的扫把下滴上好多凉雨珠,步行到候车站然后站定之后不只呼吸变急促,白袍上也慢慢感觉到蒸气。经过那片小竹林时故意走得很慢很慢很慢,给少得可怜的凉意自我放大。
我讨厌炎热,所以这种天气好美好美, 在家就好。
只有像昨天那样在冷气馆里冻得快结冰,我才会享受缓步行走于下午绝烈阳光下,到山上学生食堂点热饮。

Kopi-Kurang-Manis.
颜色不对。
她是不是觉得糖量放得少了怕失衡,所以多加炼乳,甜得想呕。
要不是皮夹很薄,我早坐进fraiche.
第一个下巴士的女生提个中型豹纹箱,还挂着长尾巴。

电光火石

很灿烂很灿烂过一会就消散.
我们都看过烟火.
我们都曾经感叹.

遗留满天烟弥漫
就算再来多少次灿烂,
夜也会往返黑暗.

不知道谁才是茶的那种香,
就只是悄悄走过
不经意留下了长长久久绵绵的淡香。

2012年2月21日星期二

殷红。

没戴眼镜我只看得见模糊影子
要不回不要紧 你拿去
我不想找你
不想让你找

只有够浓香的黑咖啡才够资格说早安
才叫得醒我,
其他神马的都是浮云。



我巴死了一只蚊子,手背上遗留一只脚。

2012年2月15日星期三

心型圈

等歌都旧了才去喜欢
是不是因为等到声音沉淀了
感觉才是最纯粹?

11.15 fraiche
这位瘦瘦的干练多了,
嗓音又厚沉实着。
要更改我来访时间?

2012年2月13日星期一

感觉 之二

原来我真的不信感觉,虽然事实一次次证明使我不得不相信。
它甚至让我觉得我不信任的唯一理由只是因为它是感觉,而感觉完全不可靠---无谱可靠。
每一次,每一次都准得太吓人,而我正好每一次都不相信。
我不曾相信,
太没有边际了。
依然不愿说服自己相信,
虽说它依旧如此强烈。
偏偏今天穿着只有黑与白,
太邪门。

[压低冠]

2012年2月12日星期日

缓缓。

是没有很会赏音乐,那也不怎么样。
已经不记得自己是多久以来从这里消失这么长时间,是几乎完全没有更新念头、题材灵感的那种。
想和自己说的话,没有吗?
呢呢喃南碎碎念的时候也不知道哪里去了。
还是有听耳机的时候
还是有独处的时光

噢 对
前阵子都让眼睛忙在改名成小百合的小千代身上,再看她冠上了‘新田’的姓氏,新田小百合。
想象镶着水蓝灰边迷人的瞳孔,追朔记忆里清晰精致的脸,翻找很模糊很模糊的剧情片断。
这种没日没夜的追逐,很享受却也很吓人。
把自己万全封锁着,环境再怎么开敞,是空旷的或是拥挤,我完全看不见。
一个和自己全然不同的情境。
这种疯狂后来也被迫停止,年假结束一切都滚回正常轨道上生活。

水珠子滑下,愣住了。
昨天傍晚,我在室内望着迷蒙的雨。
天知道最近多么蓝,望着离我远远的窗看到朦朦的灰,我看不清,不确定。
就这样晃啊走啊来到像两个我大字形展开双臂那么阔的落地窗前,看大大个的雨滴都打在我面前不算阔却空旷的‘地’上。
对阿,刚才那户远远的窗上挂着细细的水啊,这才确定天下雨了。
水珠子应该在肩头上打湿。
然后要像中三那年一样,浑身泥泞、赤着双脚,围在火边却没人身上是干的。
肩不宽但也受得住湿。
发尾虽然微微卷起,发梢仍挂着小珠。
在雨里欢呼奔腾跳舞,脚插在越来越混浊的草地,每个人脸上都有泥巴,眉头微皱可一下子就舒开,然后嘴角上翘。
湿就湿吧!
我会像以前一样,再点一碗暖胡椒汤。

和风、营火和刚才耳机里蓝又时《鱼的泪》的前奏带去的欧风街道,我又混淆了。
不舍得时光过得那么快又迫不及待。
要像旅游时漫步一样,走得缓缓的,把每一幕每个漂亮街角每股面包咖啡巧克力香牢牢记住。

2012年2月5日星期日

就凭感觉吗

自己觉得存在记忆里的是路线和画面,你问我怎么走,我说不知道。
知道也不告诉你。
我会自己走,按着印象走,岔路前停下环顾四周。

除非重复又重复,要不然死记什么都一样记不牢。

明明不信赖感觉,
还是彻底败给感觉。
不是吗?

就凭感觉,能行吗?

2012年1月25日星期三

咖啡试饮包

嘿嘿~~
游台湾时销售阿姨给我的试饮包,
所以带摩卡回来,而不是伯朗
(有够现实=.=)
结果现在懊恼了,想喝伯朗。
活该
贪小便宜啦!

刚泡了龙年第一杯咖啡(不是三合一哦),
才滤好就小心地喝,不要再烫到了。
煮水、拿粉、冲泡,
再煮第二杯、把第一杯滤好装好,
整理好湿掉的粉末再冲泡第二杯,一气呵成。
多久没这样了?
一样的份量怎么这次有点淡。
我又想念那片土地凉凉的空气和拐角咖啡香了。

这个钟点这么喝会失眠吗?
那个隐隐还在不在?
隐隐觉得会失眠。
希望不会啦,不准失眠。
凉掉了,好苦好酸好涩。

一个橘色的部落格

能找到自己喜欢的部落格很开心。
然而这不常发生。
要够悠闲,要够懒,有自己的想法格调文字又要平易近人。

很多时候好不容易遇上了,欣喜了,人家又好长一段时间没更新。
一个八竿子打不着萍水相逢的人,在远在近有时会在对方家里看到一两个描述,有些直接干脆标上居住地名。
永远不用猜测自己会遇上怎样的部落格,
好像不用去期望逛书展书市书局会遇上什么样的书一样。
或许一次会遇上特别的人?
一个料想不到的封面设计,惊喜的内容,初见面的作者。
也是,会中文的人那么多,撞上怎样的人又能如何预料。

如果翻译成中文,她是不是唤作《寂静之后》?
深夜吗,孤独吗这标题?
好干净。
我干脆久久进去望一次,反而有一次收割几个篇章的惊喜。
她够细腻,够生活,相当细致灿烂。
一个橘色的部落格,好像美里海边的夕阳光。

还有大约一星期的药量,千万不要吃错了。。。
天天泡那样的连续剧,好好的一个人想不变市烩也难。

2012年1月23日星期一

暖脚丫

因为换上应景暖橘色窗帘,初一的阳光准时照进来。冷气的凉风还在,人也依然卧躺在橘黄色床褥上,躲在大牡丹粉色被窝里。
很不情愿地睁眼,合眼;再睁眼,翻出手机看看时间,想到什么,又开了无线网络然后对荧幕点点点个不停。眼皮好像没那么重了,可脖子说他还不想和枕头分开,那好吧。
一阵舒服温暖传上来。这两晚睡的特别香,总算万全把下巴以下万全纳进被单袋里,尤其脚丫要收好。

红樱桃,红葡萄,红苹果。咦,少了红荔枝阿,玉环贵妃哪儿去了?

喜欢这龙,水滋润资润的消掉热气暑气戾气。大家都说最近好热,非常过年的天气和气氛。天那么蓝,云那么白,烘着的炉子偶尔来几丝还算强的风,有时发梢又完全不动。

2012年1月21日星期六

影子

我家闯进一只半大不小猫。
东钻西跑,到处观望还掏抓子,我们两个笑翻了。
傻乎乎的猫咪呀。
会到别人家檐上不会下来,只会喵喵喵。
会乱闯进别人家却不会自己回家的路。
又那么粘人,你不是家猫也不是小猫了啊。
干吗跑去厨房掏我的咖啡呀,然后把豆浆粉撒了一地。
会把爪子套进塑料袋不会拿出来。
最后乖乖呆在塑料袋子里,被带回楼上的主人家。

红草莓。

得赏大草莓。
奇怪的是为什么蓝莓叫蓝莓,草莓却不叫红莓?
蔓越莓又要叫紫莓吗?
诱惑啊。

过年后再光顾可可绿,
来一杯蔓越莓红茶加大小珍珠大杯三分糖和冰。
过年耶,红莓加红茶好了,
葡柚多多你稍等一下hor。
我的集点卡满了,要讨张新的。

又想念台湾那个好冻吸了,我要综合莓果饮!

搭飞机过来的红莓长得长长的,他们说草莓要扁扁的才甜才香。
最扁最红那块发霉了。
我拿起那个瘦瘦长长颜色苍白惨淡浑圆大莓,咬下去更是我喜欢的味道。
嗯,韩国来的比较不酸吗?
不酸就是王道。
我才不嗜甜。
只要香香莓果味,挺挺的口感。
不喜欢软塌塌的。



2012年1月20日星期五

2012年1月13日星期五

2012年1月8日星期日

慢慢飘^^

Photobucket 
每开一层, 都是个惊喜。 满满的~~~! <3
它是我的!
用了两天,很称手也很称心,但还是觉得不可置信,
居然用的上她~~~
爱死了!


不准嫉妒 XP

2012年1月7日星期六

美化成一溜烟

开一瓶啤酒倒进随便一个宝特瓶,爱喝多少就多少,不想继续就丢进冰箱门下摆那格。
其实,有的谁会这样做的?
想到那天在阿姨房里看见一个插着吸管的卡丝帛空铝罐,就觉得好笑。
因为知道她偶尔想喝一些些,体质却不适合冰饮,虽然不确定她是不是和我一样,有时为了解暑,有时想让脑袋小小晃一下,有时。。只不过是闷闷的。
反正你一般不会看见我晃就是了。
还想起了一个月之前看见新国人周末时也是插着习惯,在组屋楼下喝啤酒时自己愣住想笑的心情。
热热的感觉从胃里上升,手边的瓶子也渐渐失掉了冷,我又觉得收口的时候到了。
吃啊吃啊这两天肆无忌禅地吃,觉得痘子啊什么的都迫不及待想冒头,喉头脸庞也热热的。
拉开警报狼烟起?

尘屁冒充烟,也来个烽火戏诸侯。
也只有大美人要那样。

2012年1月6日星期五

应该没有遗留咬吸管的习惯。

谁都喜欢生活闲情逸致,懂活就不会空虚。
茶风越来越盛,我不反感,而只反感自己的嘴馋。
但喜欢随手可得的甜滑香嫩。
时暖时冰凉。
口感风味已经跟得很紧了,为什么价钱不能相近一些呢?
凉凉的雨最喜欢暖滑香嫩的仙草,偶尔塞几粒Q珍珠一起咬。
爱死刚凝结成形又温热的仙草冻,最近又发现他家的豆浆冰沙很香,虽然对我来说有点腻,而且冰的我爱不到他太多。Z.z"
壁那杯是一度让我魂牵梦系的烤奶,也加仙草冻。其实红豆也很对味可这家的甜度我没法接受。我可以要求加Penang Road潮洲煎蕊摊他家的红豆么 =/
对了,我要去冰微糖的。

喏你看,方便才是王道。
当然有集点卡、亲民价,还有够力和人争的品质更重要。
在那个被烤奶烤疯头的时候不知怎的醒了,应该是在宝岛逛时随手买了杯‘好冻吸’的关系。
很轻爽的果香冰茶,和每口满满寒天啊椰果啊果肉屑,一整个惊艳的说。加上拿掉奶精致类的东西,没那么heavy,也更不会腻。
700cc,新台币25元,到现在还念念不忘。下一趟赴台一定会尽量随手买个几杯满街吸满街咬。
这被可可绿地点简单,菜单简单,店面装潢也简单,就一个摊子三张桌子十二张椅子几本杂志,一整个后半段空间留空,店前无时无刻都一大堆大专生走过。
曾经没什么好感,可现在却成了插在那边的树木,拔了一定很空虚。
喜欢那个一整大块的仙草冻,虽然奶茶口味喝起来没有尽善尽美。
喜欢偶尔咬得到的蔓越莓果屑,虽然嫌它贵了些。
最称心的是方便,时时都在,那怕。。。那怕我只想望它一眼(就算只是珍珠的香气)。
不要求一定要拥有在手边,只要知道我要时它都会在,就很足够。
轻轻,清清,不要任何重负荷。

你不要来跟我说塑化剂什么的坏人兴致。

2012年1月1日星期日

说嗨

隐隐听见桃园传来<还是要幸福>,想到刚才自己挤着牙膏的同时听到‘如果。。。’跑出客厅,就好笑。
田馥甄,My Love.
偶尔听见,觉得不爱。
有一次,很无意地把歌词听进去,也很无意地稍微消化了些,才发觉她的特殊味道。
原来是呢喃,是倾诉,是告解,是述说。
那之后,只要发现MyLove飘过,耳朵不住紧抓细嚼。
再听其她的。。还是觉得,我不好这味,除了这两首,还有《花花世界》。
她们算小品吗?
觉得好可爱,可能这是她的新形象?
小清新。
哦对了,‘去年’最后的晚餐之前,路过一家正播放《还》歌的店,不知道是不是就我留意到?


觉得她今晚变了小甜猫,也好像壮了点,可紧实紧实的。
听了现场版,嗯,依然喜欢这首《不哭》。
最惊喜的还是她的经典,《月光》。
弯弯月光下,我轻轻在歌唱。。。
第一个午夜还是清晨,我想念日出的珍珠。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关注者

月语簿

20/5/2012

没有书房的人, 没有独立空间的人啊何其可悲。
只能索求他人睡下之后的时间。
有健康交换, 目前还算有的唯一资产, 给你吧。
给你当消遣, 给你当娱乐。
我只能不介意, 我拥有的唯一选择。
若稍想护己, 就坐等挨受千夫指